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四章 武道殿
    “记住,我们要去的地方叫做‘武道般若殿’,而全称叫做‘千手观音般若波罗密武道大殿’。”本释大师微笑着转向着门口走去。

    “千手观音般若波罗密武道大殿?啧啧……”秦虎咋了下舌,“这名字太长了吧!”

    “这名字的由来有个典故……”

    本释大师说着,秦朝却是一下怔住了。

    “千手观音般若波罗密武道大殿?是这个名字?怎么会是这个名字?”秦朝脑海中仿佛打开了资料库一样,江湖史传中一些记载接连迸了出来。

    “掘土建寺,应乐峰南现观音石,背生千手,高六丈,人皆奇……”

    “九月,以白石垒基,集铜十万斤,于观音石后建殿……”

    ……

    应乐峰南属于天龙寺的禁地之一,不对秦朝等天龙寺寺子开放,秦朝自是没去过,也曾想过武林史传中的‘千手观音般若波罗密武道大殿’,可是前世去大理旅游,并无此石,因此只是略微一想,便没深想。

    “这‘武道般若殿’有阵法三十六,机关三百,书中讲聪明绝顶之人进入,也会迷失在阵法之中,绝世高手强闯也得丧命阵中,而且这般若殿日夜有天龙寺高僧守护,天龙寺寺生中优异者,于此殿中精研武功……”

    一个个资料浮现。

    武林史传中讲‘武道般若殿’就是天龙寺的武学研究机构,而且这研究机构人员,时间,资金都十分‘庞大无比’,书中甚至称赞这‘研究机构’著叙丰富,成果还算不错。

    也将历年成果都写了出来。

    可看了那些成果后,秦朝很是无语。

    “书中说成果斐然,可那些成果,根本就是小打小闹,段家一阳指威力的提升,直到永乐年间,都没过一半。”在秦朝眼中,那些成果便如给一阳指这个‘软件’打补丁一样,很多都是针对一阳指的各个缺点,一点点的弥补,颠覆性的,大跨越的改进根本就没有。

    “这些成果中……”秦朝忽然瞥向这房中挂着的两幅画。

    武道般若殿的成果中有一个成果,虽然不算很强,可却给秦朝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

    甚至任何看到那个成果由来的人都会深深记住并感叹不已。

    因为那是两幅画。

    “高阳春,一百三十年前一个天资横溢的天龙寺寺生,在天龙寺‘武道般若殿’呆过三十年,后因理念反出天龙寺,被大理武林布必杀令,天下追辑,可这高阳春却屡屡逃过追捕,最后安然而逝。”

    作为天龙寺培养出的寺生,反判出寺的很少见,而高阳春便是一个,原因则是和当时天龙寺武道般若殿的一些人在武学研究上生了争执。

    “这高阳春,在武道般若殿根本没留下任何成果,可是……”

    秦朝眯着眼看着两幅画。

    武林史书中记载,高阳春唯一留给武道般若殿的便是两幅没留任何字,没题任何款的画,而那两幅画,一幅为‘为民请雨’,一幅为‘达摩面壁’,那两幅画其实便是他的成果。

    “高阳春武道想法被当时的武道般若殿其他人嗤之以鼻,便将其融入画中,便是这两幅。”

    高阳春是当时天下少有的绝顶画家,他留下的珍品,即便当时武道般若殿,天龙寺以及大理段家都对他不感冒,可那画还是留下了,只是将画从武道般若殿和天龙寺中移出。

    “为何高阳春要留下两幅画,很多人也怀疑。”

    当时武道殿诸人不是没人怀疑高阳春将他的武学思想融入画中,瞒天过海,只是研究过后,根本找不到,也看不透。

    “直到现在过后的七十年后,才被一个天龙寺的精英寺生现了,而后经过四十年的研究整理,终于理出了那个成果,那一个比赶高阳春出寺的武道殿诸人更强的成果……”

    “而那两幅画,每幅高一丈,长丈七,达摩面壁以枯墨画就,为民请雨则是水染……”

    对照着脑海中的武林史传中的描写,几乎一刹间秦朝便能肯定,高阳春的两幅画便是眼前壁上的两幅。

    本释大师、照真人、郭叙真等人踏出房门,秦虎、秦龙等正要跟着踏出。

    “有丰,鹏阳,邓致、无病!”秦朝低喝了声,“你们几个把这两幅画多看几眼,最好记住再出去。”说着当先一脚踏出房门。

    “记住画?”

    秦龙、秦虎、秦启、段无丙都愣了下。

    “嗯!”

    秦虎轻嗯了声便连仔细看向那画,他现在的全脑记记画已经很强大了,这一幅画真要记住也不用花太多工夫。秦龙、秦启、段无丙也连停下脚,转身看向两幅画,全力记忆着。

    十个呼吸后,秦虎等少年窜出房门,跟上秦朝。

    ……

    天龙寺深处,应乐峰南边的一处林地,秦朝一行人便走在这。

    “这百丈内,便有三个高手,一个藏于树上,一个石洞中,还有一个是……地下。”人群后,秦朝看似不经意的瞥向那几处藏人的地方,这些高手藏于这一块地方,甚至秦朝的耳力都听不到任何不对,能感觉到,只是凭着眼力现一些蛛丝马迹,以及本释大师,照真人等人的眼神微表情猜出来的。

    走过一块巨石。

    “哇!”

    秦虎眼看着前方脚步都趔趄了一下,秦朝一瞥也吸了口气。

    十丈外那是一堵仿佛长城一样,雄浑、巨大、粗犷的砖墙,高七丈,向两旁绵延到参天巨树的深处,不知有多大。

    “这么高的墙,怕是绝顶高手也飞不上去吧?”秦启也低低叫道。

    “记住。”前面郭叙真低声说道,“这墙,即便以后你们的轻功能踏壁而上,也绝不要上。”

    “这墙里面便是武道般若殿,是我天龙寺最森严的地方之一,这里面机关密布,踏墙而上,便会触动机关,机关可不认人的,数百年来,死在这墙下的绝顶高手无以计数,你们不想成为那里面的一员,以后就走正门。”黄通明也沉声说道。

    “正门?”

    众少年四处张望,郭叙真等人却是向着左前方一个门洞走去,那是个高一丈,宽则仅仅能容纳一人进入,甚至太胖太高大的人必须得侧着身子才能走入的深深门洞。

    “这是正门?”

    连秦朝都不由瞪着眼,本释大师先踏入那门洞,一个个走入。

    “嗯?”忽然秦朝眼一缩,这长长的门洞里两侧居然也藏有人。“啧啧,这要是外人进来,只需几位大师站在里面捅枪,便能穿成葫芦串。”秦虎低笑着说道,那门洞侧墙的小房间里僧人却是冷冷瞪着秦朝七人。

    穿过门洞,迎面也是一排床弩对着众人,一路向里,明显可见机关很多,不过大部份都闲置着根本没有装上利箭暗器,郭叙真、孟述圣却只是简单介绍一下,叮嘱众人不要去碰动那些机关。

    没多久,来到一座大院子,一推开门。

    “来了,他们来了!”

    “孟兄,你们可真慢,大伙都等很久了!对了,来了几位小兄弟?那张鹏阳、段无病,段海峰来了么?”铜锣般的声音响起,便见里面窜出一群大汉。

    当先那群大汉眼一扫,直接略过本释大师、孟述圣等人,落到秦朝五人身上眼睛就是一亮。

    “哈哈,你就是段海峰吧,我叫唐甄,我可是注意你很久了,要不是他们不许我打扰你,早就请你喝酒了……”这大汉满脸是笑的快步跨向秦朝。

    “唐甄,别吹牛,我罗嗣成才是真正关注海峰小兄弟很久了。”一条青衣大汉喝叫着窜到秦朝身旁,一把拉住秦朝的手,“来,海峰小兄弟,哥哥给你介绍一下……”这大汉没说完,另一条汉子也窜了过来,眼睛亮的看着秦朝,“海峰兄弟,你能来,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而后——

    “是海峰兄弟来了,哥哥叫范元!”

    “哈哈,海峰小兄弟来了,我这心就放下了!”

    “武道般若殿,就该来几个新人了……”

    ……

    一群大汉如乌鸦开会一样,很多都争相和秦朝说话,可也有一些,看到秦朝后面的秦龙、段无丙眼睛光,还有几个则是窜到秦虎、秦启身旁又是介绍,又是说好话,一个个嘴甜得很。

    看着这争相讨好,甚至笑得有些谄媚的大汉们,几个少年都有些懵了。

    “唐甄大哥太客气了!”

    “善政大哥,还真是不好意思,当时我没留意!”

    秦朝应付着,脑袋突然闪过一道灵光,看着这些大汉顿时笑了起来:“诸位前辈,师叔,师兄们,学生段海峰初来武道般若殿,还请各位多多关照,至于最终进入哪一家,也不会忙着做决定,总得观察上几个月年把,把情况摸透才行。”

    “进入哪一家?”

    秦虎、秦龙、段无丙、秦启一怔。

    “几个月年把?”

    周围争相‘讨好’的大汉也是微微一静,虽然大家同在武道般若殿研究武道,可这里面也是分为很多小团体,按秦朝的话讲就是‘科研组’,这些‘科研组’不止研究‘课题’不同,大多理念也不同,太极社众少年来到这般若殿,第一次年考冲入前七十,这样的人才,尤其是其中还有秦朝这样的。

    这‘科研’和前世一样。

    争的就是人才。

    他们又不是傻子,岂能不争夺?这才有了争相‘献媚’的场景。

    “海峰小兄弟说笑了,其实用不了几个月观察的。”拉着秦朝胳膊的一条大汉笑得眼睛都眯着,“你别看我们这般若殿‘门派’林立,可十个门派加起来,人数都不如我们正统儒家的势力大,我们正统儒家,孟圣人孟老就是当头的……”

    “呸,胡寻鹤你少夸你正统儒家的大了,人多可滥竽充数的更多,哦,孟老,您别生气,我绝不是说你……”这声音一响起——

    “海峰兄,还是来我们这团体,我这也是儒家,而且你老师郭老就是坐我们团体的第一把交椅……”

    “小兄弟们,你要来我这团体,第四把交椅一定归你坐……”

    “呸,你好意思说,你那‘剑’家,总共也就三人,海峰兄弟加入后,坐第四把交椅很高么?海峰兄弟还是来我们‘术’家好,我让你坐第一把交椅……”

    ……

    乱轰轰的声音再次轰炸起众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