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十五章 我也不想成落汤鸡
    任意为,谈志高、庞如海、韩明秋等众少年拥着东屋十人来到这池塘西南角的边沿,整个池塘中除了先前踏破荷叶处,就以这里睡莲长势最好最茂密。

    阎小柔走到水边,伸出胖嘟嘟的手微微一按,便见那手下的睡莲荷叶凹下去一个坑。

    “太弱了!”阎小柔摇头。

    关诗皓连也探出手轻轻一按。

    “不行!”关诗皓收回手,眉心皱起,“这睡莲承受力虽然比别的荷叶强一点,可走人,根本不行,完全撑不住力,前两关都是我开的头,这一关,我退出。”

    “退出?”

    甘逸夫、孙涛等少年眉心皱起,先前都是关诗皓开的头,而且东屋众人中,脚底功夫,关诗皓也并不是最差的,现在关诗皓一按荷叶什么都没做就退出。

    “我也退出!”一道声音响起。

    高世霸嗡声道:“我本就不擅长脚下功夫,而且我这体型,太重了。”高世霸长得像成人一样,体重至少比秦朝等人重了五六十斤,确实根本无法在这荷叶上走。

    一下子两个退出。

    韩明秋、任意为等人连看向胖墩墩的阎小柔。

    “别看了,你们猜的没错,这一关我也不玩了。”阎小柔连说道。

    众人也明白,阎小柔虽然个子不高,可够胖,这种体重要想在这荷叶上走,脚底功夫要强要何等程度?

    “这一关,我要走的话。”段无丙在池边探出一只脚,轻点了点荷叶,荡起一波水纹,“怕是下场不会比谈志高、马多彦他们好,绝踩不了第二片荷叶,如果你们想看落汤鸡的话倒是不妨为逸夫和海峰兄开路。”显然也是退出。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剩下的两人甘逸夫,秦朝。

    甘逸夫虽然脚底功夫不如秦朝,可好歹上柱时也换了第七盏灯,如果秦朝要走的话,他在前面试路是最好的人选。

    甘逸夫眉一挑蹲下身。

    “这荷叶承受力还可以,大约能承受十一二斤吧!”甘逸夫手掌平按着荷叶中心按了按,而后看向秦朝,“海峰兄,不好走呀,能承受十一二斤的力量,也就是只能承受婴孩的体重,我们这种人一落脚,荷叶无法支撑,就算第一片荷叶不破,第二片能踏上,第三四必然是走不到的。”

    “这荷叶确实没什么支撑力。”马多彦也说道。

    “这一关,需要绝对的真功夫。”甘逸夫沉声道,他看向众人,“我一开始就没打算闯这一关,而且连燕飞都不行,我可不相信奇迹会降临到我头上,所以,海峰兄,我是不会试的,试了也没用,至于你……”甘逸夫眉一耸道,“我相信你能走上三四片荷叶,可要采到莲,怕还是有点勉强……”

    “三四片么?”秦朝用脚点了点水中的荷叶,不过他点的是荷叶的中心。

    “嗯?这承受力……”秦朝眼中精光一闪,先前甘逸夫说能承受十一二斤,可秦朝都用了三十斤力居然还没沉下。

    “怎么样?”

    “要不要试?”

    段无丙、甘逸夫询问道。

    秦朝一笑:“我这人低调,喜欢和大家保持一致,你们让我试,我就试!反正大不了就是喝几口池水而已,无病,逸夫,还有大伙说说,我要不要试?”

    “要不要试?”众人面面相觑。

    “海峰兄!”段无丙低声道,“你向来善于制造奇迹,这一次,我也相信……可是试就没必要了。”说这话时,段无丙向秦朝眨了一下眼。

    如果说这些人里谁相信秦朝能采到莲蓬,段无丙至少比他人更相信秦朝。

    段无丙一开口。

    “海峰兄,你的身手,已经不必要了!”甘逸夫说道。

    “嗯,没必要证明了!”

    “还是早点去状元楼。”

    ……

    关诗皓、阎小柔、高世霸等东屋其余人也连开口,他们和段无丙不同,是完全认为秦朝会掉入水中,甚至走不出四片荷叶的,为秦朝考虑自然不想让他试。

    东屋说话了,其余少年不管心里怎么想,也连劝秦朝不要试了。

    秦朝一耸肩:“其实我也不想成落汤鸡。”

    “哈哈!”

    “明智!”

    一群少年都笑了,莲台点睛在天龙寺,就是他们这一期的师兄,甚至更往前的前辈,整个天龙寺,能做到的也没几个,不去试并不可耻,反而是明智。

    “这睡莲,最重要的是荷杆。”秦朝眯着眼,刚才按荷叶时,他现虽然荷叶其它地方承受力只有十一二斤,根本不能落脚,可最中心,荷杆处,却颇能承力。

    “不过这荷杆弯弯曲曲的,上面一用力,没找准那个点,它便扭曲着滑开,将力卸掉。”

    “可要踏准那个能承受人体重量的那个着力点,又岂是那么容易,所以必须根据荷叶杆子滑开弯曲时不时调整脚底动作,而这……”秦朝虽然自认脚底敏感细腻,可也没太大的把握,一定能走到十多片荷叶外采了莲蓬又回来不落水。

    “而且曲高和寡。”

    比别人强得太多虽然能让人仰视,可同样也把自己和他人之间划出一条鸿沟来,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

    “我现在,虽然出众,可力量有高世霸这样的,轻功有燕飞,还不算太出格。”秦朝现在这种程度只是比高世霸、燕飞强一点点,有高世霸、甘逸夫和燕飞这样的人顶着,自然就显得不那么特例了,也能和众天才平等融洽相处,可强得太多会怎样就说不定了。

    “而且状元楼说不定……”

    状元楼的难题绝对不比好汉堂容易多少,除非像高升泰那次被人放水,可这……这一期基本还找不出那种能让人故意放水的牛人。

    “走,我们去状元楼!”孙涛叫道。

    关诗皓眼睛一亮:“对,状元楼我们还要闯哩!”和这里大多数不同,关诗皓是文武全才,甚至诗文还在他的武学天赋之上,一听去状元楼自然来劲。

    那燕飞哧的一声笑:“不是我们闯,是昌业、九才、启先和忠和去闯,我们只是看客。”

    张九才微微一笑:“放心,这闯状元楼虽然我们达不到你们闯这好汉堂这么震憾,但也不会丢脸,以往的正常水准是定能达到的,甚至还会有惊喜。”张九才对自己的文才很自信。

    “嗯,你们看好了,我也不弱了这一期我们天龙寺寺生的风头的。”段昌业也连说道。

    要闯过状元楼,对张九才、王忠和、杨启先、段昌业来说绝不可能,可来出一份不算丢脸的成绩,他们还是有点信心。

    “那好,我们去状元楼吧,看九才、昌业、忠和、启先你们四位了,哈哈……要是这闯状元楼再交出一份好成绩,那我们这一期就涨脸啦!”

    一个个连转身。

    “让一让,大伙让一让!”

    一群少年分开着人群。

    “嗯?他们?”

    这周围一个个的满脸期待的围观者都有些愣了,秦朝、甘逸夫、还有段无丙、关诗皓脚底下可都不错,而且力量也很强,居然一个都没试,便往状元楼去。

    “靠,这帮小子!”

    “那段海峰明明可以,怎么也……”

    一个个围观的议论着,那店小二这时也连冲上去,拦在众人面前:“几位小哥,怎么不闯了?”

    “不闯!”阎小柔连说道。

    店小二一皱眉:“既然不闯了,还请几位小哥离开前将姓名告之一下,这大伙儿可都想知道几位小英雄的名号哩!”

    “小哥,留下名姓吧!”旁人也起哄,一些人更是又堵住了路,闯好汉堂成绩差的不说,好的必然得留下姓名,不然富贵人家以后想嫁女,那些有事没赶过来,想收衣钵传人的高人隐士都找不到正确的人。

    “我叫阎小柔,你记住了!”阎小柔连道。

    “我,李玉白!”

    “我叫段无病!”

    “我么,甘逸夫!”

    关诗皓、段无丙、甘逸夫也连说道,这三人一说完,店小二这才让开路,那堵在前面的人也只得让开道,毕竟人家不愿意闯,他们除了嘴里点牢骚外,也只能心里遗憾。

    一行少年往东边而去。

    “走,大伙儿也去状元楼看看!”不知人群中谁喊了一嗓子。

    “对,这边不可能再有精彩的呢,还是去那边看看,说不定还有文武全才哩……”顿时人群中一个个大人小孩少女姑娘们,甚至担货,摆地摊的商贩们也全都纷纷跟了过去。

    “这几个孩子应该就是最后一批了,这好汉堂,他们走了,后面应该没人了。”那好汉堂内的食客,很多也笑说着,而这堂中。

    “小二,结帐!”

    “结帐,我要去状元楼!”

    很多食客饭菜才吃到一半便叫着结帐。

    五楼上步风、黄伏都等也纷纷收回视线。

    “这帮小子去状元楼了,我们也去状元楼吧!”那‘小刘伶’刘不醉将手中酒坛喝了个干净,往旁边一放,便站了起来。

    “是该去状元楼看看了,这东屋练武的孩子妖孽,学文的也是妖孽!”黄伏都大声说道。

    “呸!黄伏都你又开始胡说八道了,先前你可没说过这话。”旁边一桌的吴大鹏笑道。

    那黄伏都一瞪眼:“怎么,你这‘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大鹏手’吴万里也来我抬扛,那走着瞧,等下就能看出谁胡说八道。”

    “好呀,要不要赌一赌!”

    “对,有本事打个赌,谁输了收弟子时就得让步!”

    说笑着,这五楼的人纷纷离席,那东上桌的段老、李老、张老也笑呵呵起身。

    “这东屋几个孩子,学武的这么强,尤其是段海峰,他们这么强,和他们住一屋的几个书生,没理由很弱,说不准还真有些能耐。”段老笑呵呵说道。

    “没错,那段海峰着实不得了。”张老一声感叹,“不说他的身手,就那心性,就是个成大事的料。”

    “嗯,十一二岁,正是好炫耀,有点本事唯恐天下不知的年纪,可他……”李老也说道,双眼闪着亮光,“这娃娃,先前洗狮藏了一手不说,接下来的换灯,还有这点睛……”对秦朝的表现李老确实很赞赏。

    踏柱而上,能够始终保持身子重心在脚,就是能一直走下去,偏偏秦朝换个第十盏,能忍住不往下炫耀,而且这次点睛,有了踏柱而行的本领,换作其他孩子怎么也会不服气,要去试试,可秦朝同样忍住了。

    资质好,心性更好!这样的人要是收为弟子,自己这一门将来会如何?完全可以想象得到。

    段老、李老、张老这么想,这五楼其他人大多也是这么想。

    “走!去状元楼!”五楼所有人很快便下了楼,而后一个个快射出,或屋顶,或人群中,闪跞间很快消失在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