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二十三章 学自毛爷爷的法子
    这么站着单手端枪,秦书识、秦书月等老先生可是很明白,非常费力,就算大人都端不了多久,何况一小孩。

    “阴阳是内家拳的源头,不过这端枪我前世也没学过。”

    秦朝学的是正宗古太极,端枪的名堂当年学拳时只是记在心里,并没有实际练过,也没有钻研过,这一次也是因为要教秦家子弟,才狠下心推衍。

    “叮叮叮!”

    铃声响起,秦书识、秦书月等一个个老先生都进入自己班上上课。

    教室前。

    秦朝一手背着,一手抓着枪杆稳稳当当,仿佛一动不动,可如果有人仔细观察便会现,他的身体并非没动。

    而是枪和身体仿佛连成了一片,仿佛波浪一样,形成一种极微弱奇特的韵律在动。

    明阴阳。

    身体是阳,枪就是阴,枪是阳身体即是阴。

    阴阳转换则生生不息。

    时间流逝,教室里一众男孩一直都看着秦朝,渐渐的别说秦厚、秦俑等人,就连秦龙、秦虎都眼里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半节课不歇一口气,特别是秦朝此刻仿佛半睡半醒一样,头上连汗都没滴一滴。

    那杆子真那么轻?

    众人可不是笨蛋,这么端着,别说抓一杆枪,就是直接伸着手这么久了也会酸软,只能放下。

    一节课结束,一个下课时间结束,而后——

    二节课!

    三节课!

    ……

    “嗯?”

    第三节课下课时间,秦雨走向自己在断门山私塾的临时住所,忽然眼神瞥到端枪的秦朝。

    “我早上来上课他就在端,这几次下课都在端,他端了多久?”秦雨也不回临时住处了,就站在远处看着。

    很快一个下课时间结束。

    “这秦朝,就那么抓着一个下课时间,动都没动一下?”秦雨咋着舌,“三妹、二妹说他连杀五狼,我看那时他怕都藏了一手。”秦雨冲向自己上课的班级。

    第四节课一结束,秦朝放下枪杆,眼一扫目瞪口呆的众男孩。

    “以后每人准备一根杆子!”

    “这杆子最重要的是要直,有弹性!硬木不要。”

    “现在,吃饭去!”

    一群男孩兴奋涌出教室。

    ……

    白虎洞中,秦书经正对着一卷锦帛抓脑袋。

    “咔~”门推开。

    “书经,秦朝这孩子最进开始进书房了。”秦老族长走了进来说道。

    “开始借书了,那就好。”秦书经放下手中锦帛,“既然这孩子开始上进了,他们班上那一帮孩子就只能放弃了。”

    “早说好了,我们还能食言不成,只能多给他们一些玩的时间,哎,时间不等人呐,这一次,祁岭的争斗,我们又败了。”长叹声中老族长脸色仿佛都苍老几分。

    “又败了?”秦书经沉默。

    秦老族长微一沉默,低沉声音:“乐钨死了,祁岭争斗中他中了关家‘黑云刀’一招,只挣扎了半天就去了。”

    秦书经再次沉默。

    “族中的意思是祁岭那一块很重要,关家实力又太强,派别人去,想当炮灰都当不了,只是给关家威名添菜而已,我秦家乐字辈能抗得下的,只有‘东山虎’一人。”秦老族长沉声。

    “要让乐刀去?”

    秦书经皱着眉。

    “不行,谁都可以去,就秦乐刀绝不能去。”秦书经连摇头。

    “祁岭就是个火山口,谁去都可能出事,乐刀虽然是我秦家乐字辈第一好汉,可他那点名堂……”秦老族长苦涩摇头,“可能者多劳,族中又……我意也是绝不能让乐刀去,若是以往也罢,可如今有了秦朝这孩子……”

    “秦朝这孩子,脾气大,性子倔,三岁就敢跳河,五岁就气走周广同,赶走秦书知,前一阵子闭关,你也看到了,他不是个好控制的主,这样的孩子,没别办法,我们只能笼络,为了他我们都舍弃了那么多,若是让乐刀出事了,秦朝死了爹,会不会怪族里?以前的努力不是前功尽弃!”秦书经沉声。

    “那好,等下族会,你出面一趟。”秦老族长声如坚铁。

    ……

    断门山椿树林旁漂亮的吊檐屋,这便是私塾里的小藏书馆,此刻这藏书馆中,两个老先生喝着煮茶,读着书。

    “族长和书经这次又一口否定了让秦乐刀去祁岭,他秦乐刀又不是族长的私生子……”

    忽然——

    “吱咔~~~”

    门推开,一个小小男童身影推门而入。

    侃天的声音嘎然而止。

    “小秦朝,这次要借什么书?”温和的声音响起,秦朝一看那端着茶的老者,笑眯眯开口:“同先生,仑先生好,我自己找。”

    “嗯,那你找吧。”

    两个老者说道,低头沉默看书。

    秦朝找到书架前翻看了起来,很看便拿起一本书:“同先生、仑先生,我走啦!”

    “不在这里看?”

    “不啦!”

    秦朝走出门,两个老者仿佛身体都一松,又开始侃大山了。

    “我倒是想在书房里读。”秦朝瞥了眼这漂亮的吊檐屋,自老族长给了秦朝可以任意借阅这私塾里书房的书后,秦朝来了几次,秦朝现每次在这书房里看书,甚至只是寻找要读的书籍,周围看书的私塾先生都一个个如坐针毡浑身不自在。

    秦朝大步离开。

    很快教室里,秦朝回到自己坐位,磨墨,铺纸,同时翻看起新借的书来。

    学问的事是取不得任何巧的。

    秦朝可以照相式记忆,一本书眼扫一遍就能背出,可秦朝十分明白,这离运用自如,像真正的大儒一样随意阅读古文典籍,写诗作词等还差得远。

    要运用,把古文化入脑子,和书法一样,都得练,练到成为身体本能。

    可怎么练?

    秦家寨人向来思想简单,不喜深思,也不喜静坐读书,除了‘书读百遍,其义自现’外,没这方面的经验和更好的方式。当然,书读百遍,其义自现也算不是很差的方法,古人大抵都是如此攻读学问的。

    秦朝用的方法。

    除了‘书读百遍’这一种外。

    来自前世共和国的缔造者之一。

    “**在长沙读书时,最推荐的一种方法就是读古文同时,手中持着笔,不时写下心得,评语、批判……”秦朝眯着眼,被**称之为‘不动笔墨不读书’的方法就算在科技很达的后世,也是学古文,作诗填词不错的方法。

    “写评语,不仅是理思维,更是跟着手中的典籍练习押韵,学着典籍来用词,锻句。”

    喜欢写文章的人都有一个体会,就是那一段时间看什么书,在作文时便会不知不觉中文笔像什么书。边看古典边写评点可以最大限度学习古文的文笔。

    此刻若有人来翻看秦朝的稿纸就会现。

    一句句古文,文理押韵都颇为可观,而且一打打纸,不同稿纸上,文理有的像《论语》,有的像《韩非子》……正是秦朝用‘不动笔墨不读书’方法,在读典籍时,以自己的话写成的古文评点。

    *****

    端大枪、鸡步、颠球都已经传出去了,秦朝开始全心投入到学习中,几乎除了三天一次睡前打拳外,每天早上起床是朗读文章,背文章,其余时间要么是全心全意练字,要么就是拿着笔,一边看书,一边写评语。

    练字同时,练古文诗词的写作。

    疯狂而且痴迷。

    一晃一年。

    这一年中,秦朝惊喜的现,这古文诗词写作,用不动笔墨的方式,效果竟然是不断累积加的。

    早晨。

    演武场很多人还没到,东边空地秦朝行云流水般打着漂亮的基础刀路,几个男孩跟在他身后。

    “小朝,小俑这次狩狼节一回来,你不知道当时他爹,说起来真夸张……”秦虎张手舞脚的。

    “别吹了,全寨的人都知道了。”秦厚怪笑着。

    秦朝一笑,秦俑去年没去参加狩狼,被父亲打断了腿,几个月才能走路,今年秦俑直接第一批就参加了狩狼,而且杀狼时,一闪身,一出刀,那狼都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刀给砍中脖子大动脉,直接翘腿了。这么猛,把当时护卫的十一岁男孩都给弄得懵了一下。

    秦俑回来后,他爹秦乐训见孩子完好无损,哭得稀里哗啦,好不容易收住泪,又听到当时带队的众人兴奋说起秦俑杀狼时的勇猛,又哭了个昏天黑地,一个大男人哭得鼻泪双流,寨子里如今都当成笑话。

    (明天暴一次五章更,下个星期只一个字‘更’,会不正常的大量更,今晚十二点后上一章,大家支持啃魂把这本书写好,推荐票不要浪费了!对幸福武侠来说,推荐票真的很重要,另谢谢‘我是冰海清风’打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