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三十一章 终于显灵了
    宗祠食堂中。

    “乐刀哥,我敬你一杯!”

    秦羽、秦当这些上午参加了比赛的孩子父母秦乐鹰、秦乐升等都聚集到秦乐刀、刀玉凤桌子旁,那以前一向和秦乐刀不对付的秦乐鹰正举着酒杯向着秦乐刀敬酒,“这次我家孩子能有今天的成就,哈哈,都是乐刀哥你的功劳啊!”

    “我的功劳?”秦乐刀眯着眼睛。

    “哈哈,我家羽儿说是你的功劳。”秦乐鹰看向一旁和自家儿子坐一起的秦朝,笑了笑一举酒杯,“来,小朝,我也敬你一杯!”

    “好咧!鹰叔叔!”秦朝连接过酒杯,这种度数不高的酒,对他这种小孩也没什么影响。

    “小羽说是我的功劳?”秦乐刀还在迷糊,不过他也没说破,“这秦乐鹰一向和我作对,这事也没必要捅破,就让他误会好了?”秦乐刀笑眯眯的。

    食堂中十分热闹。

    一个上午,三场比赛六个选手都是天才,这其中还有公认的差生。

    整个中午,与会的族人在食堂里吃饭,说的都离不开上午的武会,离不开这一期的十岁男孩,那些家长们,一些书字辈的老人们更是用尽办法从秦龙、秦启等四十多个孩子嘴里掏话。

    可这些孩子一个个嘴风紧得很。

    下午比赛很快开始,依然是秦书武、秦书海主持。

    “秦弛,秦颂上场!”两个男孩微笑着走上赛台,接过裁判递来的砍刀,相对而立。

    “规则就是不许招呼对方的要害,现在,比武开始!”秦书武威严道,话音一落两道身影便窜动了,这一动,突如其来,有如雷霆乍响,比秦羽、秦当崩步出击还要快。

    “嗖!”“嗖!”

    两道身影兔起狐落,秦弛、秦颂的动作和其他人比起来,只有一个字‘幻’。

    “好快!可是……”

    族人们瞪大着眼睛,有着惊喜,可也有一些些失望,秦弛、秦颂的刀法力道可以说是弱得可以,简直就跟九岁孩子没两样,可这身法,快得像猴子一样,特别是一些小范围腾挪转换,都能比得上那些修炼了内力的十一岁男孩。

    “嗯?”

    只见秦弛根本就不接对方砍来的砍刀,而是倒提着刀直接用身体躲!

    “这兔嵬子!”

    秦弛父母看得胆颤心惊,脸都白了!

    不仅秦弛如此,秦颂打着打着,也突然收起刀,直接用身子躲砍过来的刀子,而且脸上还露出享受的微笑。

    时间流逝。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七盏茶之后才生变化。

    “砰!”“砰!”“砰!”“砰!”“砰!”

    两把不温不火的刀突然变得凌厉起来,越来越强横,甚至木屑纷飞!

    “果然!”

    族人们一个个都兴奋起来,“果然第四对秦弛,秦颂也是天才!而且是过秦羽、秦当的天才!”

    “锵!”两把刀齐齐飞上半空,秦弛秦颂身影分开,这场比试也分出了胜负,而最后这一刀双方的力量,已经过了秦则、秦涯最强一击。

    “秦颂胜!”

    “下一个,秦楠、秦凡!”

    而后秦楠,秦凡,秦木,秦时……一对对上场。

    或刀法弱得可以,而后某个时间生变化。

    或刀法差得要命,可是后段却突然换成左手刀,刀法之高,刀力之强惊得人眼珠子都要掉了!

    ……

    每一对上台的男孩都是一开始或让人失望,或给人一点惊喜,或让人恨不得上台踢他们几脚……直到最后才开始威,引爆**!

    无疑,这些让人又爱又恨的十岁男孩,都是在故意耍着他们这些父母长辈们玩,让你一会激动,一会失望,一会兴奋,一会紧张……没一刻安份,没一场是正正规规打的。

    不过——

    最终他们都会让你看到愿意看的,那就是他们也是天才,和秦羽、秦当比不仅毫不逊色,甚至有些完全比他们更强大!

    赛场另一边,演武场上训练的人们,不时就听到武会那边传来的震天惊叹声,听到秦书武那夸张至极的评语!甚至听到二叔公那震动屋瓦的夸张大笑声!

    六场比试后。

    “今天的武会,到此结束!”秦书武大嗓门响起在半空,而后他看向老族长。

    老族长红光满面,武会结束他向来不怎么说话,可今天……

    踏上赛台。

    “我秦书然,蒙各位族人不弃,推举为这族长之位。”老族长话一出口就有股威严,整个会场都安静了下来,“曲指算来已有三十余年,三十余年,我秦家涌现出秦乐刀、秦乐星、秦乐原、秦乐仙等不少豪杰,他们每一个的出现都要让我激动很久,可是今天,秦羽、秦当、秦涯……他们这些孩子的出现,每一个,都比乐刀、比乐星,比乐原他们十岁时更强大!甚至……有些不止强大一倍!”

    老族长很感慨。

    当年秦乐刀、秦乐星等人十岁时,同样是惊艳满场,力量、刀法、身法等等都远远过同龄人,可是他们那时的力量,身体强壮程度,竟然还比不上今天这里表现最差的一位。

    “我们秦家功法,身体就是个碗,碗有多大,才能容纳多大量的内力,身体就是条河,河道越宽,修炼起内功来就越快!”

    “你们这些孩子,现在越强壮,将来修炼起内功来,也比其他人进展更快!”

    老族长的目光缓缓扫过秦朝,秦龙,秦虎……

    “秦厚……”

    老族长最后看向秦厚,“我记得当年三岁你摸骨时,你的骨相是羊骨!这种骨相比猪狗好不了多少,也是个练武废物,可今天……我真的没料到,没料到啊!”老族长非常感慨。

    秦朝的鸡鸭猪狗骨相,变得很强也罢,那孩子本身就是个怪胎,家里父母也都是好汉英豪,可秦厚、可秦俑他们,他们也变得这么强壮!

    其他乐字辈,书字辈族人也看向秦厚,看向秦俑。

    一个原本骨相不咋样的人,突然变得这么强大,虽然远比不上连宰五狼的秦朝,可是这也是很了不起的!放在往年,这是要让人疯的!

    “孩子们,我可以想象,你们一定很努力!有了你们这帮孩子,我秦书然见到老祖宗时也能说上两句话,哈哈,你们知道么,我秦书然当上这个族长以来,一直都是兢兢战战的,唯有今天,是真正的开心,真正的乐到了骨子里!孩子们,你们好样的!”老族长眼里似乎滚动着什么,他深深吸一口气,迷蒙的眼神看向秦朝。

    “这件事,不可能无缘无故生,只可能……是那个孩子!”

    老族长看着秦朝,看着那个自己印象中聪明却最倔的孩子。“四十五个男孩,无论是天才如秦龙、顽皮如秦虎,蛮横如秦启,还是最差的秦俑、秦厚他们,一个个奉你的话如圣旨,这些孩子的变强,怎么可能没你的功劳?”

    “不过,这事先不忙着宣告出去!再看看……”

    老族长收回目光,“好了!今天的比赛就此结束,孩子们,妇女们可以走了,大人们都留下,制刀!”

    这一天,就毁了十八把包木刀,寨中所有这一档次的存货全用光了,必须连夜制造。

    ……

    秦家武会第一天的比武结束,妇女们带着自家孩子纷纷离场,一个个都红光满面,有些嘴都笑得有些抽筋,很多早上来时眉宇间有忧色的,这时也是自内心的笑。

    虽然,今天只比试了九场。

    自家的孩子根本还没上场。

    可是每一个上场的孩子,一直就没有让人真正失望,每一个都是身法快,力量强,刀法好的好苗子,都是天才!一个如此,二个如此,三个四个五个……十八个个个都如此。

    这时,即便是再谨慎的人也会确信。

    确信自己的孩儿既然也在这一个班上,那么绝对也是好苗子,也一定是个天才!

    晚霞满天。

    二叔公在一众老人的拥护下,柱着拐杖走在归家的路上。

    “好孩子呀!”

    “十八个!一连九场,十八个天才,这还不包括秦朝、秦龙、秦虎、秦启这些公认的天才!”

    “这样下去,只要度过这十多年,就算有关家功法改进,强者辈出,我秦家有这一代,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这批孩子是老天送给我们的!我秦家的列祖列宗们终于显灵了!”

    看着满天的云霞,二叔公迷蒙的老眼里满是泪花!

    我秦家,死不了!

    我秦家,只缺武道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