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四章 拿好刀子,跟我走
    “狩狼节危险!你别去。”秦乐刀连吼道。

    “对,我家朝儿是文人,不能去打打杀杀!”刀玉凤也说道。

    “娘,你看我这走梅花桩的灵活性,会比不过别家孩子么?而且……”秦朝原本左手是提着十斤重的大砍刀的,这时突然将刀刀刃朝下捏在右手三个指头间,而后这三个指头微微一用力。

    呼!

    仿佛风轮一样。

    那把沉重的厚背砍刀飞旋转起来,而闪着寒光的锋利刀刃便在秦朝五个手指间旋转跳舞。

    秦乐刀、刀玉凤瞳孔猛的涨大。

    秦朝前世,虽然网络极度达,可笔这种东西并没有完全在生活中消失,能写一手漂亮硬笔字在当时是非常酷的,而玩转笔,就是将笔杆子在手心用指头拨弄着转来转去更是流行过一段,秦朝也会玩转笔,只是这次玩的不是笔,而是沉重的大砍刀,这要求可就高多了。

    看着寒光闪闪的锋利刀刃在秦朝五个小手指头上急剧飞旋。

    秦乐刀、刀玉凤心都提了起来。

    “快,快停下!”刀玉凤连紧张叫道。

    秦乐刀也连喝叫着:“臭嵬子,不要手指头了?”

    刀刷的停下。

    “娘,我的力气,在同龄孩子中应该不弱吧!”秦朝抓住刀把笑看着父母。

    秦乐刀、刀玉凤对视一眼,心中骇然。

    十斤重的大砍刀,一些八岁孩子都拿不起,秦朝能拿着这刀当练武的武器,这已经让他们非常惊叹他的力量了,可现在,这刀在秦朝五个手指头上跳舞,刀刃贴着指头却不伤指。

    不说用锋利的刀在指头间转个不停有多难,光说力量,至少可以看出这十斤重的刀在秦朝手里便和普通木刀没什么区别。

    秦朝刚上学第一天,就成了班中的‘小霸王’,夫妻俩虽然高兴秦朝身子骨强,可现在这……

    夫妻俩第一次察觉到秦朝的恐怖力量了。

    “爹,娘!”秦朝又叫道,眼神瞥向东边刀架上那把三十六斤重的大砍刀,别说手中这把刀,就是三十六斤的他都能像刚才那样在手心耍着玩。

    “玉凤,就让朝儿去磨砺磨砺也好!”秦乐刀开口,他秦乐刀也想涨脸,儿子有这神力,当然可以磨砺磨砺,没必要藏着揶着不让去狩狼节。

    刀玉凤脸色微微一松:“朝儿你终归是秦家的人,要见血的,不过这次自己小心点,别太逞强就是。”终归是担心,毕竟力气并不代表动真的就能赢。

    “娘,小朝本来就强,需要逞强么!”

    刀玉凤神情一僵,对秦朝也有些无奈,沉声道:“知道你能,但总得给小龙、小虎他们留点小脸面吧。”

    “这还差不多!”

    秦朝离开后夫妻俩也不再练刀了。

    “玉凤,没必要担心,这小子力气大,胆子更不小,绝不会晕血的。”

    “就是胆子太大了才担心。”

    十斤重大砍刀,锋利的刀刃手指上转,稍一不小心刀锋就能削断手指,谁敢玩?秦朝却敢,刀玉凤就怕秦朝胆子和嘴皮一样不受控,到时一个冲动,独自冲到狼群中,就算是有族中高手在旁照料,谁能保证一定能护得住。

    “朝儿打小聪明,不会不理智的,我倒是在想,他那右手怕有七八十斤力气了,小小年纪,这力气怎么来的?”

    “没有七八十斤,也有五六十斤……确实怪!我们秦家的内功,年纪太小不能修炼,身子骨承受不住,十岁之前身体越强壮越好,朝儿这力气保持下去,修炼内功时事半功倍。”得知秦朝的力量,秦乐刀、刀玉凤也开心。

    三天后。

    “我们秦家狩狼节!”

    私塾里秦凝持着青竹篾,一脸严肃的扫视着整个班的男孩,“三岁摸骨、五岁学文,七朝习武,八岁见血!你们今年都八岁了,作为我们秦家子弟,尤其是男孩儿,不能做孬种,也到了该见见血的时候了!”秦凝声音里有一丝杀气。

    见血,就是杀狼!

    八岁的男孩,已经练了两年武,这个时候有些东西就该接触了,秦家的教育向来是残酷的。

    “你们虽然练了两年武,可是你们只是普通肉身,没有修习过内功,力量度都是垃圾!而狼是凶狠的动物,行动快如闪电,一头成年狼,能够威胁到你们一整班的小屁孩!”

    一班男孩很多都脸色苍白了。

    他们当然知道狼有多凶狠,成年狼,他们这种孩子就算拿刀去砍,也砍不中,狼的动作比他们要快很多。

    一头成年狼,能威胁他们一班的男孩,秦凝所说的一点并无多大夸张。

    “我秦家子弟生来无孬种!”秦凝沉声道,“可是……好汉未必非要走杀人放血的武者道路,走文路,考状元,升官财,同样光耀我秦家门楣,更是好汉。”说着眼神狠狠看向秦朝。

    最后面的角落里,秦朝依然一个人独自端坐,不过他根本就没听秦凝说话。

    桐油桌子上笔墨纸砚俱全,秦朝正端坐着认认真真的写着毛笔字,动作优雅大气,充满着雅致的韵味,一看就是文化人,可秦凝却是很生气,她这话主要就是说给秦朝听的。

    “二姐好好的在鄯阐府做副馆主,年比都没回,这次却突然回来。”

    秦凝瞪着眼,秦雪回来,嘴里说是专程给狩狼节的秦朝带队的,这话秦凝自然是万分不信,可看秦雪模样似乎又不是说谎,这秦凝就想不明白了。

    “我秦家骨子里缺少优雅,喝不进墨水。”

    秦凝瞪眼走向秦朝,“所以走文化路,做出成绩更需要大智慧,大勇气。”秦凝走到秦朝身旁,视线一落到写在纸上的字,瞳孔就是一缩。

    鸿泥雪爪!

    整篇黑色大字,笔画支离破碎的,完全不成字形,就像大雁在雪泥上踏过的爪印。

    秦凝眉心完全皱了起来。“故意的,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秦朝写字好看,可秦龙、秦虎他们这一班全班都知道,好看的只是他写字时的神态动作,优雅、雅致、风度翩翩,仿佛天人合一般,可纸上写出来的字,如鸡爪扒泥。

    可秦朝这么牛的人,怎么会字写得那差劲?

    很多男孩想不通,秦龙、秦虎等一些聪明的人,还有秦凝却知道原因。

    “别人演武场训练,他在写字,别人玩,他在写字,别人上课跟着老师认真读,这秦朝睡够了,便是写字,练得这么勤,又不是笨人蠢货,怎么可能写出这么丑的字,完全不合道理。”

    秦凝仔细看着纸上的笔画,忽然眼神一亮。

    “这笔画有了丝神韵,每一个笔画都接近登堂入室程度了,偏偏整体字却支离破碎。”秦凝咬牙切齿看着秦朝,“这不是故意将字写成这样的么,不就是一个文曲星降世的传言么,吓成这样,孬种!”

    秦朝的字,识字的一看就是皱眉。

    可不识字的一看,却眼前一亮,认为是好字,只因他的笔划有了规则,可字的结构安排却乱七八糟的,一个‘朝’字能写成‘胡十’两个字,完全乱来。

    “啪!”“啪!”

    青竹篾重重落在桌子上,秦凝狠狠的瞪视着秦朝道:“走文人路并不丢脸,所以,今年的狩狼节,有谁愿意退出,现在还来得及!”

    狩狼,每年都有不少人因此丢胳膊丢腿,丢命。

    这时卫生条件不好,孩子很难养大。

    秦家教育再残酷,也不敢拿着人命开玩笑,所以,男孩到了八岁,不参加狩狼节也是被允许的。

    “好了!”秦凝瞪了秦朝一眼,又扫视全班,“现在谁愿意退出!”

    “我!”一个男孩举手站了起来。“秦俑,很好,还有谁?”而后又有几个男孩站了出来,而后便再也没人愿意举手了。

    “秦朝!”秦凝看向秦朝,“你不退出?”

    秦朝停下写字的动作,诧异的看了秦凝一眼道:“那么好玩的事,小朝哥会退出?你脑子秀逗了,当小朝哥傻子不成?”

    “杀狼好玩?”秦凝眉心直跳,一哼鼻子,转身大步走向讲台,“第一批,秦朝、秦树、秦海、秦虎……”她一共念了十个名字,“你们十个一队,由我和秦雪带队,现在拿好刀子,都跟着我走,其余到演武场集合。”

    (谢谢‘玉生烟~’‘98288o98o’‘我是冰海清风’‘会咬狗的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