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八章 他是小朝
    “喝!”

    “哈!”

    刀光闪亮。东来酒楼西一千七百步外,占门面二丈五,红漆大门口有两尊巨虎的府院正是秦家武馆,武馆内部第三进间的内院院子中,合抱参天巨木下,两个少女大汗淋漓的挥着刀。

    “兰丫头,红丫头,你们两个住手。”

    “猛虎下山,出力十分,留力更须二十分,刚刚你们用的力太大了,这刀法不是狠就够的,先休息一下,静静心再练。”

    一个黑衣健妇眼一扫两个少女,她看得出这两个少女似乎今天又受了刺激。

    “是,列妈!”

    两个少女连停下,那矮个少女兰儿看了一眼健妇,见健妇满面红光的,眼角眉梢都是喜,不由道:“列妈,今天家里有喜事么?”

    “是啊,好久没见列妈像这样开心。”圆脸少女也连说道。

    “喜事,还真是件喜事。”列妈笑看了两少女一眼,“你们好好表现,这好事说不准备什么时候就到你们了。”“哦?”两少女顿时更好奇了。“好了,不跟你们说,怕你们练武都不专心,刚刚你们来之前,馆主传了我新的内功功法。”列妈笑说到这笑得合不拢嘴。

    “新内功功法?”少女瞪着列妈,眼里都是羡慕。

    秦家武馆的武功落后是在什么地方,不是招式,而是内功,关家很多年前便提升了普通武馆学徒的内功层次,只有秦家一直都是最差的。

    内功不如人,所以她们在外也抬不起头。

    “你们也别羡慕,馆主说了,我们秦家只是现在落后,很快内功层次就能提上去的。”列妈说道。

    兰儿眼睛一亮,立时意识到列妈的话里意思。

    “列妈,你是说,秦家主家的内功功法改进提升了?”

    只有主家功法提升,传给他们的功法才会相应提升。圆脸少女也意识到这一点,连看着列妈。

    列妈微微一点对:“馆主说,五虎断门刀的功法去年就改进了,只是当时并无法百分百真切确定功法一定会改得更好,所以并没有实惠到我们下层,现在一年过去,那改进的效果已经得到了验证,自然要惠及我们这些普通学徒了。”

    “那不是说,我们俩也很快能修炼更高的内功?”

    两个少女喜得跳了起来。

    “这两丫头。”列妈也笑看着少女,没有平日里的严厉。

    两个少女兴奋了一阵,那兰儿忽然想到列妈的话里含的一层意思,连道:“列妈,你先前说是我们来之前,馆主师叔正要传你内功?难道他没在东来酒楼?”

    “东来酒楼?哪有,馆主今天还一直没出门。”列妈笑说道。

    “哦?”两个少女对视一眼,“列妈,那武馆还有哪位师叔师伯,或者我们师父际去了东来酒楼?”“怎么,”列妈何等精明一下便意识到另有事生,“你们难道又被孙金他们那几个小子缠住了,东来酒楼有人帮你们解围?”“嗯。”少女点了下头。

    “那是谁替你们?”列妈嘀咕着。

    这时——

    “列妈!”

    威严声音响起。

    “你去一趟东来酒楼,帮我打听个事。”只见前面大门推开,走出一个双眼凌厉如鹰的青年人,青年双眼微微一扫院中三人。

    “馆主!”

    列妈,两个少女连恭敬叫道。

    “馆主,这打听?打听什么事?”列妈说道。

    “刚才凝师妹回来时,东来酒楼有人帮她解围,后来杨年功那小子气冲冲上了酒楼,你去打听一下倒底怎么回事,谁帮了凝师妹,后来又是如何,打听清楚,我们秦家可不是知恩不报的人。”

    “帮凝仙子解围。”列妈眉一耸,神色凝重,她可是知道这秦凝师叔虽然年轻,可一身本事,在秦家年轻一辈中是属一属二的,未必弱于馆主。

    “这事一定得问清楚。”列妈连奔出大院。

    列妈出院后没多久,秦斗正指点着兰儿和红儿,忽然秦斗耳朵一动,看向大门处。“小兰,你去看看,我们有客来访了。”秦斗说道。

    “有客?”小兰连冲了出去。

    没多久。

    “馆主,门外来了四人,一个老者,三个少年,那老者自报叫袁明德。”小兰冲进院子说道。

    “袁明德?”

    秦斗脸色一喜,随即吩咐道:“小兰,你去后院跟我凝师妹说一声,而后去厨房,让置办酒宴,要一等的,小红,赶紧叫上朱丰他们几个到门口列队迎接。”一说完,便匆匆冲出院子。

    小兰、小红对视一眼,都很惊讶,这袁明德是何方神圣,怎么武馆这么重视。

    很快。

    “袁伯请。”秦斗领着一个风度不凡的文雅老者,二个少年一个姑娘走进武馆,在那会客大厅落座。

    “袁伯,我昨天就收到家族的传书,说您到了石威府,要去我秦家寨子里走一趟,当时我就想雯儿妹妹在这鄯阐府,您应该会来这里,正准备今天好好让人把这武馆洗刷一遍,张灯结彩,没想到,您这还真是打了小侄一个措手不及呀。”

    “张灯结彩?贤侄真会说笑,老夫又不是来娶亲,对了秦贤侄呀,我家雯儿这丫头在这没给你们添麻烦吧……”

    大厅中寒暄了几句。

    “袁伯来了?”

    只见大门口人影一闪,一个麻衣赤足女子风般冲了进来,一进门,整个大厅似乎色彩都明亮了起来。

    那是一个双腿极高挑,挽着高高堆仙髻,眉目如画,肌肤似雪,让人目眩神驰的美貌女子。

    “来,凝师妹,这位是袁伯。”秦斗连叫道。

    “袁伯!”

    秦凝连上前盈盈行了个礼。

    “你就是凝丫头?好,好,不错,秦书然家的丫头真是不错。”袁明德看着秦凝微微颌,秦家姐妹艳色贤名远播,他其实早就听说了的,来这鄯阐府后,又一听说三位仙子的事,更是欣赏加好奇,当时在酒楼上只是远观,便觉惊艳,现在一近看,心中更是大讶。

    先不说秦凝的姿容。

    就那种气质,秦凝现在皮肤带着病态的苍白和萦弱,可气质却有一种勃勃生机,让人眼睛一落,便有种春天到来百花盛开的感觉。

    “这丫头和朝儿那孩子气质有些相似,朝儿是天才,这凝丫头也不凡,难道真正数百年一出的天才气质都是……”袁明德眼里闪过疑惑。

    “袁伯,凝儿可是久仰您的大名了,要不是怕叨扰了您老人家的清静,早就跑到大理去了,这下好了……”秦凝笑意盈盈说道,和袁明德说了几句。“凝姐姐!”袁雯儿忍不住叫了起来。秦凝这才转过头:“雯儿,我知道你来了,嗯?”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向柳玄鹤。

    “凝仙子!”柳玄鹤脸色一下微微变红,有些扭捏的叫了声。

    秦凝笑了笑,又看向秦朝,顿时一愕。

    “这位小兄弟……”

    秦凝走到袁雯儿身旁:“雯儿,这两个是你朋友么?”虽是如此说,眼神却一直盯着秦朝。

    秦凝天资聪明,记忆人,和秦朝又熟,秦斗没看出秦朝的特殊,可她。

    “这一位……”袁雯儿还没开口,袁明德已笑着说道,“他可是你们的老熟人,怎么,你们认不出?”

    “熟人?”

    秦斗连仔细看向秦朝,一脸茫然。

    秦凝忽然眉一皱:“小兰,你先出去。”“是!”奉茶的少女连快步离开。“凝师妹?”秦斗疑惑道,秦凝只是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秦朝。

    “凝姐姐好眼力。”秦朝忽然咧嘴一笑,声音一出,完全的秦家寨腔调。

    “你是我秦家人?”秦斗连道。

    “秦斗师兄,麻烦你端盆水进来。”秦朝说道,秦斗一点头,闪身出了门,很快一盆水摆在大厅角落里的桌子上,秦朝便就着水盆洗了几下,把浓得不像话的眉毛,和大眼睛还原,又取出嘴里的‘暴牙’,立时一个俊朗的少年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是小……”

    秦凝眼里暴出惊人的光芒。

    袁雯儿‘嗖’的一下跳到了秦朝身前,瞪着眼睛上下打量了几眼,尖叫了起来:“是你,段海峰,没错,就是段海峰,你怎么会?”

    “凝姐,斗师兄,我是小朝呀。”秦朝开口道。

    “小朝?”

    “真是小朝!”

    秦朝离开秦家寨是是十一岁,少年时期正是变化最大,长得最快的时候,眼前少年虽然模样依稀有着几分往日秦朝模样,可秦朝不开口承认,他们还真不敢认。

    “小朝,你们……”秦凝满是欣喜,她们三姐妹和秦朝除了婚姻外,秦朝也是唯一知道她们那个秘密的人,这自然不同。

    “回来也不说一声,还劳烦袁伯相护。”秦凝嗔瞪了秦朝一眼,转头看向袁明德,“袁伯,真麻烦你了。”

    “别误会!”

    袁明德哈哈一笑:“朝儿这孩子,我可没那本事护送,他身手高着呢,是偷跑出来的,我也是刚刚和他碰到。”

    “偷跑出来?”秦斗、秦凝眉一下皱紧,脸色都有些难看。

    袁雯儿却是瞪着大大的眼睛指着秦朝:“你,你不是段海峰么,怎么又是……”秦朝一笑:“段海峰是我,秦朝也是我,雯儿妹妹,不行么?”话一出。

    “段海峰?朝儿你真是段海峰?”

    秦斗、秦凝连道,秦龙、秦虎、秦启、秦树、秦朝五个都入了天龙寺,他们秦家岂能不时刻打听天龙寺新寺生的情况。

    “年考31是你?”

    “太极社是你创立的?”

    秦凝连惊讶问道。

    “不止哩,太极社早期的七人中,除了段无病、郭奋外,都是我秦家人。”秦朝笑说道。

    听着秦朝这话。

    “小龙小虎他们都是……”秦斗、秦凝欣喜得都说不出话来。

    他们既然打听天龙寺新寺生,对于段海峰闯状元楼,创太极社收徒郭奋,狂言,最后年考居然,那些事自然是耳熟能详的,而太极社,现在在整个大理被传得甚至有人说能入其中都是天上星宿,如今太极社有三十六天罡,坐第一把交椅的是段无病,还差七十二地煞没满,可以说普通百姓中家中有孩子的无不想着能进入其中。

    “太极社是小朝你创造的,小龙小虎他们又得到五华楼问政……”秦凝想到其中的好处,眼睛一下雪亮,看着秦朝,嘴角都俏皮的微微翘了起来。

    “啧……”秦斗也咋着舌,眼中光芒四射,“朝师弟,那传说中领袖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的群星之的段海峰,我还真没想过就是你,你不知道外面把段海峰都传成妖孽了。”

    “他本来就是妖孽!”袁雯儿嘀咕声响起,只是这嘀咕简直整个大厅都听得很清楚。

    “哈哈!”袁明德一声大笑,“这次雯儿还真没说错,你们秦家这一辈呀,妖孽太多了,而这小子,就是个大妖孽,当然,凝丫头,盛斗贤侄你们也是妖孽。”

    ……

    “开……开心兄?怎么回事?”一旁柳玄鹤看得都有些懵了。

    一会儿段开心变成段海峰,一会儿又是秦朝,段海峰这名字,他柳家虽然隐居大山深处,也似听过,只是他一向不太关心外界之事,只是知道这是个厉害人物,至于如何不得了就不得而知。

    “柳兄,这个呆会我再跟你详说,我先给你介绍一下。”秦朝连说道。

    ……

    在大堂寒暄过后,又吃过酒,这时秦凝等人也知道秦朝、柳玄鹤在东来酒楼的杰作,更是惊讶得不得了,酒席过后。

    一间屋子里。

    秦凝、秦朝坐着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