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八章 评价
    伊川书院。梦想小说网8>  w-w`w=.-y`a·w=e=n-8=.·c`o-m

    老人手持报纸廊下站立,可以看到程颐身上这青色儒袍有一种独特的韵味,上一次秦朝在丽正书院讲课,一身青袍却格外显眼,眼尖的武道界高手一些看出了其中的不同,司马光当时便询问秦朝缘故。

    秦朝向司马光讲叙后世的一些衣服设计理念,程颐、吕公著、刘琴等都在一旁,自然也记在心里,此刻程颐身上的青袍正是经过改进的儒服。

    “秦仙傲若不狂,就不是他。”程颐笑看着手中的新报纸。

    “此次伊川先生的文章给我的震动主要有三点,其一,他对于格物致知,理一分殊的讲解,尤其是重新定义了‘贱学’这个词的含义,我很欣慰,也很服气,无疑他对于格物致知,理一分殊的理解是符合大道的……”

    “伊川先生对贱学的定义是很恰当,这毋庸置疑,但是我要重点说一下,就是孔子不认可樊须,这本身也是孔子错了。”

    程颐脸色怪异,孔子错了?

    “即便伊川先生对‘贱学’的定义很有道理,但是错了就是错了,错在哪,错在孔子以为稼穑之道,是简单的道,随便一个老农都能轻易教你……”

    “同样是种田,我们大宋,大宋之前历朝历代,都是不同的,如果大家统计数据就可以看到,总体上这种田得到的收获是一直在增长的,所以孔子时代百十亩地才能养活一家,而现在数亩地便能养活一家,这其中原因是什么……”

    程颐脸色微微凝重,虽然程颐不是像司马光一样专攻历史,可也是饱读经史子集的,肚子里藏着的知识是海量的。

    这时稍一想。

    战国时,五口之家需得耕种百亩农田方可维持,即便唐宋相比,唐时每亩产量不过1.5石,而现今每亩2石。唐时耕地一年一种,而大宋各地耕地一年两种,有的地方甚至三种、四种,最高亩产达6至7石。相差何其之大。

    “历朝历代如此,我《神仙国游记》之中,记载的国家,一人种的地可供千百万户食用,这又如何?”

    “我想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学问界深思。光靠泥腿子自己去研究,是不够的……”

    “一句‘樊须请学稼,孔子尤耻之’,误了黎民苍生多少?如果当年孔子不耻稼穑,我们帮着老百姓去研究提高种地产量的方式,汉朝时期就能够有了现今的生产力,而不是一家数百亩地才能维持好的生活……”

    程颐脸色沉凝无比,其实道理大家都懂,只是以前大家视而不见,或者说熟视无睹。>>梦想小说网吧_ ﹍ w·w`w`.-y-a-w·e·n=8=.=c=o=m并没有拿出来讲,或者说没有动力去研究这一些。

    “秦公子,你这么说,我可不同意,一个读书人跑到农田里去研究,那还是读书人么?难道秦公子你自己会去农田?”阿朱询问道。

    程颐脸上露出笑,让读书人去农田浇肥施粪怎么都别扭。

    “民以食为天,我秦仙傲既然要为岭南造福,自然不可能不下田,秦某正在研究一项叫做杂交水稻的东西。”

    杂交水稻?

    程颐眼睛瞪大。这秦仙傲如此身份,居然真的……真的研究起种田来?

    程颐脸色极为凝重。

    不管那什么杂交水稻有没有用,能不能用,单凭秦仙傲的身份。居然会真的亲自研究农事来。

    “可怕,这秦仙傲虽然是个魔头,可是这样的魔头……”

    程颐微微吸了口气,目光继续落在报上。

    “秦公子,什么是杂交水稻,能否透露一下?”

    “大家应该看过段海峰的《物种起源》。里面论及到各种物种之间的差异以及进化交配,这其中也是包含着道理的,授粉,自花授粉……”

    “秦公子,能否讲得通俗一点。”

    “通俗一点就是南方的人不怕热,怕冷,北方的人怕热不怕冷,南方人和北方人结婚的小孩就是杂交的,具有南方人和北方人的优点,杂交水稻就是这个意思,有时间我会详细写文章介绍的。”

    “看来我们不用多久又能欣赏到秦公子的大作了,对于伊川先生的大作,秦公子请继续。”

    “可以看到,稼穑之中也蕴含着天地道理,这些道理不是我瞧不起孔夫子,就是让十个,百个,万个孔夫子一起研究一辈子,可能也弄不明白,所以孔子看不起稼穑之道,其实很没有道理……”

    “所以我认为社会要想快展,我们应该抛弃那些传统的‘贱学贵学’理念……”

    “伊川先生这一次动手做实验,格物致知,最终格出来的知识,我是认可,甚至也认同伊川先生所说的,他的一切都是完美无暇,契合天道,可以入教科书……”

    程颐崩着脸,眼睛里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梦想小说网8  w`w=w-.=y-a=wen8.com

    “老师,看来这秦仙傲还是有些眼光的。”声音响起。

    “本来就是正确的,秦仙傲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程颐微笑道,脸上红光泛,毕竟他程颐虽然极为肯定自己归纳的道理已经是正确无误的,可是外人,很多武道界的学问家并不这么认为,程颐也是听说了的。

    而秦仙傲。

    秦仙傲的光学已经能用来制作望远镜,秦仙傲认为的地球说,也已经得到了证实,所以秦仙傲一句认可,比得上别人千百句。

    大院子内。

    “秦仙傲居然真的认同了程正叔归纳的定理。”司马光瞪着眼,随即笑了起来,“秦仙傲都认为半球实验的原因在于大气压的压强,这么说,这个东西应该没大错了。”

    “空气有重量,大地上空气压在地面上,向着各个方向都有压强……”吕公著眉头一挑,“连秦仙傲这魔头都这么认可?而且这秦仙傲不仅认可正叔的大气压,压强,浮力,压力等等,连他的……”

    “秦仙傲居然连声夸赞程颐的‘无真正真空’说,说程颐推理严密,合乎逻辑。真正做到了将学问严谨化。”王安石微微摇头,“真是难以想象,居然有一天,秦仙傲和程颐你夸我。我夸你,对双方的学说都极为肯定,不过……‘秦魔头’终归还是魔头呀!”

    报上秦仙傲夸完程颐后,就开始挑刺了。

    “伊川先生的这文章确实可以放入《物理》教科书,可是我认为。就这样放入《物理》中,还不够完美。”

    “秦公子这话阿朱可不懂,你先前说他的理论完美无暇,契合大道,这会怎么?”

    “理论是完美,秦某依然这样认为,可对于做学问的人来说,对于传授给弟子门生,做教材,这还不够。因为他缺少了一样关键东西——数学化。”

    “数学化?”不仅阿朱疑惑。

    一个个读着这文章的人也都瞪着眼,程颐眉头皱起。

    他做学问一辈子,就这几年震憾最大,先是秦仙傲提倡《工具论》化,要定理、定义,严格标准化,程颐这一次写这‘万物有质’文章,便完全按《工具论》来,定理、定义、定律都有,秦仙傲居然又来了一个数学化。

    “一门科学。只有当它成功的运用数学时,才能达到真正完善的地步,伊川先生的大气压、压强,浮力难道就不能数据化?”

    “听起来很有意思。秦公子不如举个例子?”

    “我的半球实验,伊川先生说是大气压的压强,让他拉不开,那这压强是多少?大气压是多少?伊川先生在这里讲了影响压强的各种原因,那么这些原因能不能公式化?标准化?压强大小,与受力面积有关。那么多少面积会有多大的力……”

    “只有真正把这些都严格定义了,数字计算与实验完全无误,这才是真正的完美科学……”

    程颐眯着眼,或许秦仙傲最后讲的数学化,有些鸡蛋里挑骨头,可是在严谨治学中这确实是一个缺陷,程颐也无法否认。

    “老师,你别理秦仙傲,这人呀,若是不挑刺,才是太阳打西边出。”游酢轻笑道。

    “秦仙傲讲的有道理,我不是无法数学化,而是标准,没有标准,如何测量,这一切不解决,就是秦仙傲也是无法数据化。”程颐低叹着摇头,视线继续往下看。

    “秦公子,你的话确实很有理,可是我听出来了,伊川先生的理论要想数学化,似乎其中有一个难点。”

    “你很聪明,确实,他这大气压,压强必须有一个标准,就像我们测量距离,也必须以一样东西为标准一样,而且他这气压还不仅仅是标准的问题,更是测量工具的问题……”

    程颐心中点头,其实一开始程颐也有想过如何测量,总能每一次都用半球实验来做标准吧。

    “伊川先生要将理论入《物理》,也罢,这数学化,我便一起帮他解决了吧。”

    “帮伊川先生?不知秦公子?”

    “很快我会放在报上的,就暂时保密。”采访结束,程颐眉角一挑。

    “老师,秦仙傲会用什么来测量大气压?”游酢询问,一个个读着报纸的也心中好奇,大气压除了做半球实验能够证明,还能用什么方法来测量?虽然众人也能够想出一些方法,可是这些方法总不够方便和舒服。

    秦仙傲的采访,很出乎武道界的意料之外,当然这意料之外不是秦仙傲的狂,秦仙傲若不狂,就不对劲,也不是秦仙傲直接说万世师表的孔夫子错了,秦仙傲都能策划倒皇之事,还巴望他多么尊敬圣贤?

    让众人震憾的是,秦仙傲居然自降身份,和泥腿子农民一起进入田间,做孔子所鄙视的‘稼穑’研究,甚至还说出一个新名词‘杂交水稻’。

    一个读书人,不务正业,跑到田头去研究种地,秦仙傲能弄出什么名堂?

    一个个是既怪异又好笑,等着看秦仙傲的笑话。

    而最后秦仙傲居然大肆赞扬程颐的理论正确完美无误,谁都以为他既然这么赞颂,就不会挑刺了,可是最后还是挑了刺,只是这刺,大家虽然不服。

    毕竟秦仙傲所说的‘一切科学,只有当他成功运用数学时,才达到完善的地步’,这话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也是整个武道界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数学化,是个美好的理念。”王安石低叹,“我也想一切数学化,那多漂亮,可不说其他,就说伦理学,你怎么数据化?”

    “秦仙傲要将大气压进行数学化,其实完全没必要,就算你知道某一个地方的大气压有多少,又有什么用?他这完全是画蛇添脚!”司马光哈哈笑着,“秦仙傲就是看正叔成功了,心中不舒服,所以最后才来一个数学化,恶心恶心程正叔一下!”

    “所谓的数学化,听起来很漂亮,其实也就是个没啥大用的东西。”吕公著微笑着放下茶杯。

    “秦仙傲也就是不想让正叔太得意了。”韩忠彦哈哈大笑着。

    数学无疑是重要的,可只是用在测量天文、地理,农田、水利、建筑时偶尔用到,怎么可能能捧到这么高?

    而且,真的一切科学都能用数据化么?

    没人同意。

    即便是再开明的人。

    虽然不认可一切科学数学化这个观念,众人也好奇,这个程颐弄出来的名词‘压强’,秦仙傲会如何来测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