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七章 程正叔学坏了
    次日一篇《万物有质》的文章出现在报纸上。>  ﹏梦想小说网8  w=w-w=.·yawen8.com

    “洛学有一个观点叫做‘理一分殊’,什么意思?就是说理存在于天地万物之中,一草一木皆有理,万事万物各有一理,此为分殊,物人各自之理都源于天理,此为理一,合起来就叫做‘理一分殊’……”

    一开篇程颐侃侃而谈,说的是程颐的理学思想,众人一愣,这与题目不相干吧。

    “因此我们做学问,要明白‘天理’有自上而下,也有自下而上,可以日月星辰去格,也可从一草一木中去格,以此寻觅最终的天理……”

    “《礼记·大学》中有八目,其二目为格物、致知,就是考察事物,获得知识,可见我儒学之中是极为重视自然科学的,或许有人不同意此看,认为‘贱学’不是儒家一直所鄙视的么?我承认,我儒学鄙视贱学,可此贱学非彼贱学。”

    “何为贱学?就是低效、干枯、重复、愚笨、简单、非道德性的学问……”

    “既然明白了何为贱学,那么大家就应该懂得,自然科学是贱学,也不是贱学,同一自然科学知识,越是难以弄懂,格明白的知识,就越不可能是贱学……”

    看到这一个个恍然。

    “原来是不好意思,所以解释自己研究‘贱学’的理由,好一个正叔,正的反的都是你有理,哈哈哈!”文彦博摇头笑着,“不过,他这样的说法还真的是让人哑口无言!”

    “粗浅易懂的不包含道德的学问就叫贱学!”吕公著眼里闪着亮光,“好一个程正叔,这解释当真是太妙了,没错,孔夫子他老人家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这意思!”

    “当初樊迟询问孔子稼穑之学,孔子鄙视,为何鄙视。如今伊川先生给了一个很好的解释。”董汐严脸色怪异,“这解释就是稼穑之学是随便在路边拉一个人都能够教你的学问,这样的学问,你拿来请教孔子。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伊川先生这个解释从理上讲得通,只是当年……”

    “程颐开始格物,也难怪,儒家学说本身就是个矛盾体,一会说这样。﹎_ _﹍ 梦想小说网8  w·w·w=.-y=a·w·e·n`8.com一会说又是那样,说贱学是贱学,说他不是贱学就不是……”

    “好一张利嘴,难怪人家洛学能如此达……”

    “他这是讨好秦仙傲……”

    “这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程颐居然给秦仙傲正名,给贱学正名……”

    程颐要‘格物’,格自然科学,如果说苏轼写《空气与真空》是一场风暴,那程颐也进入贱学领域,就是一场大地震。尽管他的解释圆融自如,找不出一丁点不妥,可是带给人的冲击是巨大的。

    宰相府内,书房中司马光兴奋的看着手中的报纸。

    “一个地球说,将武道界推入增力上万的时代,若还不醒悟,正叔就不是正叔了!不过正叔对‘贱学’的定义还真是……精僻呀,普通人都能弄懂的学问,还用得着我们读书人来做么?这不是贱学,也得是贱学。”

    司马光抿了一口茶。这才兴奋的看起正文来。

    “两个半球合在一起,抽去里面的物质便拉不开……”

    “苏轼的实验更是给我以震憾,水中如此、空气中也如此,假如是水银中?沙子中?甚至大地之中又会如何……”

    “秦仙傲曾讲自然一致性。我更相信大道至简,因此我认为无论气态、液态或者固态,其中定然有着简单而明了的共性,只是这个共性又是什么……”

    程颐的文章写得很细,将自己如何思索,如何做实验。观察各种现象的过程都写了出来,最后归纳出结果——万物有质!

    “无论固态、液态、气态都是有质量,或者说重量的!”司马光一拍手,“好一个一切物质皆有质量!”

    “不过正叔认为,天地间没有真正的真空,所谓的真空其实也不过是物质比较稀薄或者轻薄而已,这……”司马光眯着眼思索起来。_ 雅﹎文8 ﹍﹍﹏ w=w-w=.yawen8.com

    与此同时。

    “这程颐当真是厉害,他嘴里的秦仙傲可是魔头,是颠覆太平,陷万民于水火的大魔头,灾星,可是……”赵挺之脸色沉凝,“可是他看到了‘地球说’的威力,看到了秦仙傲以往那些文章的好处,转变起来居然……”

    “父亲,程颐的这篇文章倒是学了秦仙傲的狂妄自大,还说他的理是真正的天理,绝无错误,可以写入《物理》教科书中,除了这些外……”

    “哼,你仔细看一看他是如何推理出‘万物有质’的定论的。”赵挺之冷瞟了赵明诚一眼。

    “推理出?”赵明诚皱着眉,他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真是愚不可救!”赵挺之摇头叹气的离开了书房。

    “程颐沦陷了!”刘琴长长一叹,“想不到连程颐都沦陷了。”

    “师父,没这么夸张吧?”

    “不,你看程颐,不仅狂妄学了秦仙傲,就连这‘万物有质’的结论推断过程也是用了什么……”刘琴看着翁白灵。

    翁白灵皱着眉,一遍遍看着报上的文章。

    “笨,想一想《工具论》。”刘琴提醒。

    翁白灵眼睛顿时一亮:“明白了,原来如此,归纳法,三段论,果然都是秦仙傲的那一套,程颐就是将各种看似毫不相关的现象,以严谨的逻辑进行梳理、归纳、总结,最后得出……”

    “你总算明白了,盛名之下无虚士,程颐以前是没开窍,一开了窍,这天下他还是老大!”刘琴摇了摇头,“我还是比不过他呀!”

    “师父比不过,那坏蛋一定能比得过的。”翁白灵笑眯眯道。

    “那坏蛋?”刘琴瞪了翁白灵一眼,“他秦显豪是他秦显豪,我是我,你别扯在一起。”“我懂,我懂!”翁白灵咯咯笑着出了房。

    苏轼看着程颐的文章,许久无语。

    “相公,程颐手下能人甚多,你不必……”

    “朝云。”苏轼朗声一笑,“我苏东坡还没这么小心眼。只是佩服这程正叔呀,你看看,我做实验已经感觉一切都做到了,可是到了他手上……”

    “程颐在水中做半球实验。半球之中装了‘空气’,这一个实验确实是神来之笔。”王朝云很是感慨。

    “水池中的半球实验,半球内装满空气,要拉开也需要不少力气,而将这‘空气’置换成水。就很容易了,哈哈,程正叔这是成精了!”吕公著哈哈大笑着,满脸红光,“这个程正叔又走在我们之前了,还真是让人不得不嫉妒呀!”

    ……

    程颐文中通过各种现象,包括热气球,孔明灯,木材浮水,湿木沉水。金属沉水等等,以及各种条件下的半球实验得出了一系列的定理。

    而后通过这些定理,反过来对世间一个又一个无法解释的事物做了详细的解释,其中最让人震憾的是——

    “秦仙傲的飞天球,一直以来大家都只知道是根据孔明灯而来,也就是放大了的孔明灯,可是更深一层的道理,比如说为何孔明灯能飞?这些就不明白了。”

    “可现在,我们总算明白了。”

    “原来飞天球,是因为物质有热胀冷缩的特性。一旦受热膨胀,物质的密度就会变得轻薄,同样的他们的质量也变得更轻……”

    “受热的空气,比正常的空气要轻。轻者上浮,浊者沉,所以便有了飞天球,好一个程正叔!”

    “好文章,舍除刘琴的《天体运行论》和秦仙傲、段海峰的文章,剩下的就以这一篇为第一!这文逻辑严谨。一切丝丝入扣,而且通俗易懂,唯一的瑕疵就是程颐认为天地间没有真正的‘真空’,也难怪程颐会狂妄自称完美无缺,要求秦仙傲将其录入《物理》教材!”

    武道界一个个做学问的很是震憾,可是读到最后,程颐狂妄自称定理完美,没有缺点,而后要求写入《物理》时,又一个个神色怪异。

    “程正叔学坏了!”

    “虽然程颐只是文末点了一句,‘我认为理论已经完美无暇,契合一切天道,可录入秦公子的初中《物理》中。’,可是伊川先生向来谦虚呀!”

    “自称自己的理论完美,还要求……这个程正叔,真是越老越不正经,难怪人家说老顽童,越老越像小孩!”

    一个个感慨着,也好奇,秦仙傲会如何做?

    会不会挑出刺来?或者不认同伊川先生的定理?

    ‘压强,大气压’这些知识虽然看起来似乎是正确的,可是真的就是‘完美无暇’?而且程颐认为世间没有‘真正的真空’,这也是大部分人不认同的。

    很快下一期《新青年》报行,这一期上著名记者阿朱、阿碧采访了秦仙傲。

    “很惊讶,很震憾!”

    “半球实验是我无意中现的,觉得这个很有趣,里面定然包含着某种道理,只是这道理是什么,一直以来,因为杂务繁忙,而没有时间去思索,不然,只要我稍微能抽出两三天时间放于这上面,也轮不到伊川先生这篇文章……”

    秦仙傲采访中一开口就是狂妄无比,对于这,一个个读者都嗤之以鼻,半球实验的解释,谁没想过?

    整个武道界不说做学问的,就是纯修武技的有时间也在思索,只是一个个都找不出原因。

    事非经过不知难。

    现在程颐归纳出压强,大气压的知识,大家一读就懂,懂了后觉得不过如此,可是人人都知道这是错觉。

    虽然你秦仙傲确实比较忙,短短几年的成就,别人百年都做不成,可是你秦仙傲写小说的时间都有,又是最先现这个现象,连半球都做出来了,会不想?没时间想?

    一个个笑眯眯的跳过这些废话往下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