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五十七章 凤后的叹息
    “各位。﹎  雅>文_8  w·w·w-.-y`awen8.com”王安石飞上高台。

    “三年前嵩阳少室山上,老夫中了此女魅惑妖法,误认她为菩萨下凡,以致酿下大祸。”王安石声如洪钟大铝,飘荡在整个广场,“后来老夫醒悟,可是为时已晚,老夫也曾策划人手行秦公子今天之事,可惜功亏一篑,被妖女所破,今天秦公子行义举,除却假扮菩萨罗汉之妖女魔头,我王安石第一个赞成。”

    “妖女?魅惑?”

    广场上一个个迷茫的看着王安石,看着卓立的秦仙傲和满地的尸体,四个真神下凡的罗汉都死了,很多人完全转不过弯。

    “各位请听我一言。”

    司马光也一个飞身,落在王安石身边。

    一个个连期望的看着司马光,司马光与王安石争斗一辈子,凡是理念、观点往往相左。

    “此妖女魅惑强大无匹,我亦是事后才醒悟过来,后悔莫及,甚而派人击杀妖女,可惜这些人一去不反,显然是遭了妖女的毒手,今天秦公子欲诛妖女,我司马光亦愿效犬马之劳!”

    司马光也认为菩萨是假的?

    广场上一双双目光更加茫然,很多都看向莲座上的菩萨,菩萨依然满脸悲天悯人,无欢无喜,哪里像妖女?

    “我程颐与王介甫、司马君实一样,也曾反抗妖女!”

    “我吕公著三年前少室山上瞎了眼,那只是一时瞎了眼,后来眼睛也就亮了,今天自然不可能再眼瞎第二次,我支持秦公子。”

    “我文彦博虽然未向妖女出过手,可自下了少室山,内心就明白上当了,所以也站秦公子这一边!”

    ……

    刘琴、韩忠彦、赵挺之、苏轼、董汐严、慎独、九衍……一个个大佬踏上高台,与秦朝站一边高声疾呼着表态。

    “老师也认为妖女假扮菩萨,那真还有可能……”

    “不仅王安石、司马光、苏轼、刘琴、秦仙傲认为那是妖女,就连掌门也这么认为。莫非我真的中了她的魅惑功法,所以才?”

    “师叔和祖师他们都是人间智者,秦仙傲更是被菩萨封为席智者,他们都认为上当了。﹏梦想小说网﹍吧  w·w-w-.`y-a·w`en8.com我们真的上当了么?”

    广场不断有人眼神坚定起来,而后看向莲座上的菩萨露出杀机。

    “唉!”

    蓦的一声长叹,声音响起在一个个人耳边。

    “菩萨?”

    “菩萨有话要说!”一些眼神坚定,甚至眼露杀气的又迷茫起来,甚至垂下眼皮。不敢大胆看向莲座上的女子。

    程颐、司马光、王安石等一个个皱眉。

    “这妖女好厉害的魅惑,如此下去恐怕……”一个个心中升起危机感。

    “秦公子,先拿下妖女再说,不然以她的狐媚,拖下去怕是事情会遭!”王安石连向秦朝喝道。

    秦朝微笑看着凤后:“少室山上,我没有出手,是因为秦某为人,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当时情景。你并非无可救药,所以我没出手,可是后来……你让我失望了,如今情势,就算你有百万雄师,亦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你还有什么话说?”

    “秦公子,别废话,先拿下她,再说这些话!”司马光也急了。

    “谁又知道。我所封的席智者,第一先知,不仅智慧天下第一,就是武功……”凤后微笑着说道。声音平静得仿佛无一丝悲喜,“就是武功,也是天下第一,三年前湘江边,你的身手虽然亦是高到匪夷所思,可是与今天相比。无疑小巫见大巫,两者距离不可以道里计,这些人是你手下吧?“

    一个个都看向秦朝身旁不远处的。

    众二级罗汉、比丘退下,其中有几个罗汉、比丘与其他罗汉、比丘不同,并未退得很远,此时众人听凤后这么一说,不由目光都看向这些人。

    “哈哈,好眼力!”

    “没错,老子就是太极社瞿有丰!”

    “听着,不才张九才也!”

    “你这女子,难怪当得了菩萨,骗得了天下,连老大都为你而……有两把刷子,本公子段无丙是也!”

    “咯咯,小女子是秦公子的内人,这位姐姐有礼了!”

    ……

    一个个笑着回应道。梦想小说网8  w·w=w·.=yawen8.com

    秦虎更是向秦朝眨了眨眼:“老大,我的身手还不错吧,没比你低多少吧?”

    瞿有丰?

    张九才?

    段无丙?

    秦仙傲的妻妾?

    听着太极社众人及秦凝等人自报名号,广场一片嗡然,三年前秦仙傲归附凤后时,太极社一些人以及秦仙傲的妻妾消失这事,也是有不少人知道的,只是这消失的人太少了,根本没人把他当回事。

    “是了,先前那个黄虎罗汉一根罗汉棍不知敲了多少人的脑袋,我还以为他是被秦仙傲的武功牵引所致,原来是他自己出手。”

    “那清风比丘原来是秦仙傲内人,刚刚杀起人来真是不眨眼!”

    “驯鹿罗汉的禅杖可是威猛的很,我记得他的禅杖在与秦仙傲对攻时,都没碰到秦仙傲一根汗毛就偏向一旁,我本以为这是秦仙傲的武功太厉害了,原来错了!”

    ……

    一个个恍然大悟,先前秦仙傲神乎其神,几乎如魔术戏法般的武功,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果然是他们。”凤后微笑着,似乎自言自语了一声,而后道,“三年前,你们离开,我并未当回事,想不到……你们很厉害,混入我门下,居然无人知晓,不知可否告知原因?”

    “呸!”秦虎哼的一声,声如雷霆道:“老子六万斤的巨力,要混入这些垃圾之中,还用得着费力?”

    “六万斤?”

    凤后眉头一跳,一直微笑的脸上,笑容僵住了。

    程颐、司马光、王安石、苏轼……一个个眼睛瞪大,看向秦虎,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整个广场响起一片吸气声。“你说六万?”王安石颤着的声音响起,眼睛死死瞪着秦虎,“你刚才说。你有六万斤巨力,还差四万就是十万斤?”

    “哈哈!”秦虎得意洋洋,“没错,就是六万斤。六万斤算什么,苏大人不是摘了一个波粒二象性得分十六万分么?”

    “十六万分?”

    苏轼吼了起来:“波粒二象性那是特殊,你以为天下有几个能像波动说,微粒说,波粒二象性一样的长生果?你说得轻巧。六万斤巨力,这加起来所需要的长生诀得分是六七十万分,你们哪来的这么多长生果?”

    “以前是没多少分,可这三年,老大给我们的任务,大家完成得非常好,所以就有六十万分,这算什么!”秦虎眉飞色舞道。

    “秦仙傲的任务,就是三年摘数十万分?”一个个怪异的看了看秦虎、秦龙、段无丙等人,又看了看秦朝。

    “好了。这些暂且不说。”秦朝淡淡开口,目光冷看着凤后,“你还有什么话要问?”

    “我能有什么话?”凤后低叹,“秦公子,你这样行动,就不怕……”

    “老大的家人,我们早已安排好了,不需你劳心。”秦虎笑道。

    “你秦公子是不怕,那他们呢?”凤后扫向程颐、司马光、王安石、赵挺之……等一个个人,程颐、司马光、王安石等眉头皱起。

    “妖女。只要拿下你,便是树倒猢狲散。”王安石沉声喝叫道,“王某不信,你这妖女死了。那些人还受你魅惑!”

    “没错,天下大势,从来没有拿人质就能成事的。”程颐也喝叫道。

    “只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了你这妖女,你装神弄鬼的一套自然被破,还会有几个听你的话?如果这样我司马家族还有人送命,只能说时也命也。怨命不好!”司马光厉声道。

    “好,诸位真的对贫僧恨之入骨?”凤后低叹摇头,“贫僧自认并未做错任何事,反而一意导人向善,尔等以何理由诛我?”

    “哈哈!”韩忠彦狂笑起来,“你向善?别装着一幅整天悲天悯人的假慈悲模样,看着恶心,你若向善,我问你,我派去杀你的人,现在在哪?”

    “妖女,我新学高手受我指使,刺杀于你,现今何在?”王安石喝道。

    “妖女,我洛学一百零五位先天义士,现今尸骨在哪?”

    “妖女,你以我父亲亲族性命要挟我等,这是善良无害?”

    “妖女,这三年来,你手上染了多少鲜血?三年前少室山上的先天高手,如今在这现场的又少了多少?你敢说这些人之死,与你无关?这台前刚刚死的数百条人命与你无关?”一个个喝叫。

    “这三年,武道界确实死了不少人。”凤后叹声道,“可是死去的是该死的,你们数数看,向来良善,不胡作非为者又死了几个?江湖武林,向来快意恩仇,你不杀我,我亦杀你,贫僧不当这个家,死得多,还是当这个家死得多?”

    众人一愕。

    确实,亲兄弟都会闹矛盾,武者向来火气大,一个门派内部有时都会杀个血流成河,各派之间的纷争更是很少有断绝的,因此正常情况,一年武林中总会死不少人。

    而这三年,有这女人约束,武道界死的武者比正常要少了一半。

    “至于,你们派来暗杀我的人手。”凤后说道,“有些战斗中死了,要么是绝望自杀,要么就是战斗被杀,剩下的我并没有杀绝。”

    “那人何在?为何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因为我关起来了,好吃好喝养着,这若是放在你们身上,你们会这样好心么?”凤后幽幽道,“至于用亲人要挟,那也是没办法,至少,我没有真正伤害他们,你们想想,死了几个亲人?”

    一个个沉默,凤后这么一说,好像她真的是从未有过的大好人,大善人,大家根本就不该这样对她。

    “秦仙傲,我以你父母之命要挟于你,可是你父母依然活得好好的,这可有错?你族人亦无损半根汗毛,这可有错?”

    秦朝眉微微一挑:“历史不能假设,如果三年前湘江边,我不理你,扬长而去,如果这三年,我做得过份,你会如何,真不伤我父母?最重要的是,你以人质要挟,这本就是错,因为别人不知你是否良心还在!”

    “好吧,算你有理。”凤后目光落在台阶上遍地死尸,眼中闪过痛苦之色,“至于刚刚死的这些人,我也不想,可是……你们大家都说说,你们在我的位置,会让束手就缚么?”

    “这……”

    一个个脸色难看,确实,如果换一个位置,他们恐怕也不会叫手下让开,让人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

    程颐、吕公著看向王安石,王安石向来雄辩滔滔,此时眉头皱着。

    “妖女,少室山上,你魅惑众人,自称菩萨,这总没有错吧?”王安石厉喝道。

    一个个连竖起耳,都看着凤后,一切的起因都是那一次少室山上,这女子驾着佛光凭空踏出。(未完待续。)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