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激水之疾,至于漂石,势也
    “好,好一个只在岭南。梦想小说网吧  w·w`w·.·y=a·w·e=n8.com”

    司马光嘴角微抽,目光落在报上秦仙傲的文章上。

    “我还是小看他了,我以为他的野心不大时,他野心很大,先报纸,后白话,再以教材,拼音,又组建教材编写组……,这明显是颠覆一切,要立比秦始皇统一文字更大的,万世不朽之功的架式,可是我以为他野心够大,终于下定决心阻拦时,他偏偏知道收回拳头,将白话文在岭南进行试点,好一个狡如狐,勇如虎,知进退,明得失……”

    “嗯。”一旁司马康沉着脸,目光闪着愤怒的光芒,“这秦仙傲欺人太甚,我们写了这么多文章,费了如此大力,甚至还邀阿朱阿碧做了访谈,他倒好,一句话‘不合《工具论》’便打得干干净净,偏生这一句,胜却千言万语。”

    “这一句确实胜却千万语。”司马光也点头。

    治国之道,外在环境千变万化,而《工具论》是严谨的东西,要想让道理完全合乎《工具论》,在司马光看来比之写一本《伦理学原理》难了千百倍。

    “不过,他这一次最厉害的反驳还不是这……”

    “哦?”司马康疑惑。

    “他秦仙傲这一次最厉害的反驳是那一句‘相信我秦仙傲’。”司马光沉声道。

    司马康一愕,看向司马光:“这一句?”

    “这话,别人说来天下百姓会当是放屁,可是他秦仙傲!”司马光低沉着声音,“那些忙于生计,没多少时间思索大道理的百姓,最服的就是这‘气场’!好霸气,好气势!这‘气场’也只有秦仙傲才够格,我们都不够!”

    “父亲……”司马康瞪眼看着司马光,“我们是不是过于抬高了秦仙傲?”

    “不!他有《神仙国游记》,有不到二十便比肩苏东坡的诗词成就。﹎> 梦想小说网﹏>吧  w`w`w·.`y=a`w`e`n-8`.=com有《伦理学原理》,有《几何原本》,有两道悬赏题,有倒皇运动的威望……”司马光瞟了司马康一眼。“任何一个人有了这样大的成就,已经可以成神了,秦仙傲在愚夫愚妇眼中为什么不能是神?为什么不能一句‘相信我’便胜却千言万语?”

    “这……”司马康愕然。

    “如果真这样……那我们和他……”司马康摇头。

    “哼!”司马光冷哼,“万物盛极而衰,越是爬得高。摔得就越惨,王安石之鉴你忘了?秦仙傲一步登天,注定了他这一生是个悲剧,看着吧,他威风不了多久,岭南治政,天下人人眼睛都看着,给他一年,二年,甚至三四五年。是可以,可是十年,八年如果还没有起色,甚至更糟的话,就是他狠狠摔下的日子的。”

    “对,岭南,秦仙傲可是至今没理清。”

    司马康脸色一下轻松,岭南的分土地,现在依然糟得很,秦仙傲没本事治好。却在这里搞什么白话文,还说要施展于岭南。

    “不过康儿你……”司马光摇了摇头,“瘦死的骆驼比马肥,有秦仙傲在。即便他跌下神坛,你以后的日子……也未必好过,你要做好准备,多读书,多思索,特别是多向秦仙傲学习。一方面以他为榜样,一方面以他为鉴!”

    “孩儿晓得!”

    司马光点了点头,目光再次落于报上,忽然眼睛瞪得滚圆。

    吕府吕公著悠然的喝着茶,茶几上放着新买的报纸,一旁吕希纯眉头皱着,看着报纸似乎有些不屑,又似乎有些愤怒。

    “这秦仙傲,居然只是一句‘合《工具论》’就想打我们?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吕希纯冷笑,“而且,他当自己是什么人,说什么‘相信我秦仙傲’,真当自己是神?人人都会信你?”

    “父亲,秦仙傲已经被成功冲晕了头,看来他离失败不远了,如今大东京城,怀疑白话文的老百姓可是多得很呀,这秦仙傲居然视而不见,只是一两句话,打叫花子一样。﹎  梦想小说网_吧 > w=w-w`.-y-a-w·en8.com”吕希纯笑道,“不过他还算是有些胸襟,居然把我的话一字不改的刊于报上,这点我不得不佩服他。”

    “是么?”吕公著放下茶,走到窗口。

    “孙子曰:‘激水之疾,至于漂石,势也!’,你真以为秦仙傲该长篇大论的一一反驳你们的观点?”吕公著声音怪异,“康儿,你还是便衣乔装去外面走一圈吧,再听听那些说白话文不妥的老百姓,现在会说什么,秦仙傲一句‘相信我’,会不会起作用,自己看了就知道。”

    “父亲的意思是?秦仙傲这样的回复真的起了作用?”吕希纯瞪着吕公著。

    “去吧,看了就知道了。”

    “这……也罢!”吕希纯一把将没看完的报纸塞入怀中,出了书房。

    吕希哲目光离开报纸:“父亲,秦仙傲的声望已达顶峰,就算他做傻事,也必然被人认为高深莫测,这时他若对我们的《真理报》及访谈,像个女人一样婆婆妈妈,逐条反驳那才是显得格格不入,他这样简单的反驳,虽然有一些霸气和蛮不讲理,可是这才是王者风范,这种不容置疑,才能真正俘虏百姓的心。”

    “你倒是看得透,可惜看得透没用。”吕公著淡淡道,自家这个长子虽然看得透,可是行动稍嫌畏惧软弱。

    “父亲可是在想岭南之事?”

    “嗯,自三分初定,如今我们这里初步入了轨道,联邦政府那里也渐入佳境,可是岭南,好像秦仙傲完全抛弃了岭南一样,这是什么意思?秦仙傲在玩什么?如果我是秦仙傲,我又会如何治理?”

    “或许,秦仙傲也在为岭南头痛吧?”

    “未必!”吕公著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秦仙傲如何治岭南,可是有一点吕公著很清楚。

    “他秦仙傲若是真为岭南头痛,当初就不会一意要岭南为封地。”吕公著思索着回到坐位,喝了口茶,这才拿起报纸目光扫过去。

    “物种起源?”

    吕公著手一颤,呼吸急促,只见——

    “数年之前,大理曾传出消息,说是大理第一人段海峰放出狂言,要解析万物变化之迷……”

    “当时大理不少鸿学大儒以此为笑谈,在我们看来,天地之秘何其玄奥神秘,段海峰虽然才学不凡,毕竟是**凡胎,何曾有三头六臂……”

    “我秦仙傲乍闻此事,也格外惊愕,我高祖去过神仙国,神仙国对于万物变化之道研究颇深,正是因着自然科学的繁荣,才有了……”

    “段海峰要解析天下生灵变化之迷,我是既兴奋,又忐忑,又怀疑……”

    “可是前不久,段海峰已经成书,将此书示于我观看……”

    这篇文章正式公布段海峰的《物种起源》将于数日后在大理、大宋各大城池同步行。

    “这段海峰的《物种起源》真的出来了?”吕公著胸脯剧烈起伏,人类对于自然一向是最为敬畏的,而到了吕公著、司马光他们这个程度,想得更远,他们也知道一些自然规律是可以掌握的,比如浊者下沉,清者上升。

    可是对于生物的变化之道,这是何等的玄奥高深,无可揣测呀,怎么可能一个段海峰区区数年就能给出答案。

    可若是不信,这文中——

    “叹为观止,真是叹为观止,我从没想过,段公子的书会写得如此之妙。”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万物生灵变化之道,说穿了极为简单,可是没说穿之前,谁又能想到?段公子解开了这个天下第一玄奥,便如打开了一扇通往神国的路……”

    “我秦仙傲读书无数,大宋诸子百家,中原之外,西域诸国古籍,再加上神仙国书籍,可是……这本书是我见过最好的……”

    秦仙傲声竭力嘶的吹嘘简直到了不要脸的地步。

    “父亲,这……”吕希哲也看到了《物种起源》的公告,眼睛瞪得铜铃一样,《武林风》这来自大理的报纸,他也是期期不落的。

    而《武林风》上对于学术的争议,更是吕希哲最爱研究,甚至吕希哲、吕公著都是‘秦郭媛’的级粉丝,每次看报都盼着‘秦郭媛’的文章,毕竟现在唯一偶尔能与段海峰打擂,怦击‘理气恽一’的也就秦郭媛这人。

    所以对于《武林风》上曾经最轰动人的预告,段海峰要写《物种起源》,吕希哲也是知道,并且一直记挂在心上。

    “这段海峰真的写出了《物种起源》?”吕希哲惊呼出声,“这怎么可能,而且秦仙傲还看了这书,甚至将其吹上天。”

    “大惊小怪什么!”吕公著低沉着声音。

    “不过区区揭露万物生灵变化之道而已,程颐的洛学,邵雍的百源学派,司马君实的涑水学派,我们的范吕学派不也揭露了天地本源之道?”吕公著沉声道。

    吕希哲身子一颤。

    “也对,我倒忘了这一点。”吕希哲咧嘴而笑,“差点被秦仙傲和段海峰给唬住了。”

    像他们这些做学问的,哪一个不时时刻刻在研究天地大道,百源学派认为‘天由道而生,地由道而成,人物由道而行’,涑水学派认为‘万物皆祖于虚,生于气,气以成体,体以受性……’认为‘天’有意志,称‘天者,万物之也。父之命子不敢逆,君之言臣不敢违’等等,洛学吸收了张载关学的‘气论’,而且认为理是天理,三纲五常为‘天下之定理’……

    这些议题哪一个不是大到极点,都阐释了万物本源之秘?

    可是……

    真的阐述了?真的就很厉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