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三章 这才是反击
    月西悬。﹍  >>梦想小说网吧  w·w·w·.=y=a·w=en8.com

    整个大理城以往这时正常人家都已入梦,此时有数十家府邸依然有着灯光,这些正是天龙寺武道院的一些牛人的书房。

    郭府内院的书房依然点着灯,厨房这时也有着灯火。

    “娘,爹如何?”

    “没事的。”环娘低声道,瞟了一眼怯怯的郭奋,心中叹息,这一次观音阁评鉴郭叙真回来后,一直恍恍惚惚的,饭桌上也有些走神,饭后将郭奋叫到书房说了一会话,便起脾气来,而后郭奋出书房后,郭叙真一直虎着脸房中转圈。

    “儿,你在书房和你爹说了什么,他那么大脾气?”

    “这……”郭奋脸色苦了起来,“爹在那里怦击进化论的观点,还逼我也承认,我的想法和他不对,所以……”

    “所以你就反击他?”环娘眉头一皱。

    “我……我只说了一句,我就说了父亲你懂的,老师他都懂,父亲你读过的书,老师也都读过,理解得不比你差,可是老师懂的,你未必懂。”郭奋低着头,“就这一句,父亲便大雷霆。”

    “就这一句?”环娘身子有些僵,她当然明白郭奋没有说错,郭叙真懂的段海峰都懂,段海峰懂的郭叙真未必都懂,而段海峰虽然拜郭叙真为师,可是从郭叙真那里学到的并不多,可正是因为这话是事实,才更让人难以忍受。

    “记住,以后你和你爹说话,要么就事论事,要么闭嘴,这样噎人可不行。”环娘沉声。

    “我知道了。”

    “去睡吧,你爹我会照顾的。”

    书房中郭叙真站在窗口,看着漆空的夜空,心中很沉重:“虽然从儒家理论上推论,儒家的所有道理并没有错,可是从海峰他的理论上去推。梦想小说网8>  w-w`w=.-y`a·w=e=n-8=.·c`o-m进化论也是很有可取之处的。”

    “到底谁对谁错?”

    “儒家能够合长生诀,他那也能够合。性本善能合,性本恶也能合,性本空亦能合。这其中必然一个是真正的最接近真理,那么……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道?”

    “明天新一期《武林风》就刊了,我必须写一篇反击文章,可是……”郭叙真苦笑,郭奋的话其实并没有呛到他。之所以书房转圈,是在思索人是不是人猿进化而来的,偏偏这个问题,无论怎么思索都找不到完全能够让人满意的答案。

    “虽然找不到我那弟子的错误,可是我儒家也没错!而且,这方天地,我大理,大宋早期都不怎么样,都是因儒家兴起,尤其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才变得如此繁荣昌盛的!这是事实,事实远胜雄辩!”郭叙真眼里闪着光。

    ……

    一夜过去,第二天新一期《武林风》出炉,而这一期上直接报导了以段无丙为的太极社成员在长生诀上取得的成果。

    长生诀之事普通老百姓、普通士子阶层是不懂的,《武林风》也只是流传于武道界人手中。

    而《武林风》虽然是大理办的刊物,可因为是因段海峰而办起的刊物,又专注于讨论武道界的各种理论,因此早已经风靡天下,整个儒家文化图的武道界几乎都关注着这一份报纸。

    银杏树下程颐放下手中《新青年》报纸,眉头微微皱着。

    “老师可是担心王介甫的新党和秦仙傲同流合污?”杨时也放下报。这一期的新青年报上重头戏是阿朱阿碧采访新党的大佬章惇对进化论看法的文章。﹏﹎>  >﹎梦想小说网吧  w=ww.yawen8.com

    “新党不是乌合之众,就是鲁莽投机之辈,没几个有真才实学的,他们若是和秦仙傲同流合污。我倒是开心。”程颐沉声道。

    “哦?”杨时微一思索,反应过来,立时就笑了,“也对,秦仙傲欣赏王介甫,正好让新党去祸害他的岭南。不过这岭南……”

    “岭南让人看不透呀。”程颐微微眯着眼,“照情报,那里流窜着一群匪人,劫富济贫,只要是家里有钱的,便拿着开刀……”

    “是啊!”杨时微微蹙眉,从来没有哪一个王朝能够让治下百分百满意,因此,无论哪朝哪代,山大王是层出不穷的,而很多山大王都喜欢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劫富济贫。

    可是这样的匪徒虽然屡灭不尽,可从来没有真正能够坐稳天下的,而这一次岭南出现这样的山大王,秦仙傲又受理了岭南的地盘,按理说该出手或剿或招安,将这些乱来的山大王们给好好收拾好,可是……

    “秦仙傲至今没有大动作,真是看不透呀!”

    “而且那些匪徒也与众不同,不仅劫富济贫,还与那些泥脚子打成一片,更是建立政权……”

    程颐、杨时也是饱读史书的,可是翻遍所有古书,根本找不到任何一个事例能够与岭南的情形对得上。

    “中立,你有没有感觉到这岭南的行事作风与秦仙傲很象?”程颐沉声道。

    “像秦仙傲手笔?”杨时一愣,随即眼睛一亮,“他秦仙傲办报纸,动民运倒皇,这些都是在史书中找不到先例的怪事,而如今岭南那帮山匪‘劫富济贫’,似乎也有些不一样,而这秦仙傲至今没有大动作,这事……可他这样做,倒底意欲何为,难不成还要以山匪治天下?”

    “再看看吧。”程颐低声,其实岭南的情形,只要程颐、杨时得到的消息稍微真实一点,就能看出大概,可是他们在岭南基础薄弱到极点,能够传消息给他们的岭南人都是那些有些家财的,偏偏这些人一肚子怨气,都盼着朝廷,盼着程颐、司马光、吕公著等人为他们声张,自然是将匪徒有多坏说多坏,这么一来,与事实自然就有了出入。

    “刚刚读了报后。”程颐沉声,“我在想我们怦击进化论,而秦仙傲先前却将《物种起源》一书夸得如此离谱,现在不可能不反击,可是……”

    杨时眉心也是一皱:“没错,秦仙傲不可能不反击,可是偏偏到现在他都……”和秦仙傲打过这么多交道,他们自然知道秦仙傲不出手则罢,一出手往往致命,因此秦仙傲越是沉得住气,他们反而越是提心吊胆。

    “老师!”游酢飞奔而来。

    “刚刚新一期《武林风》出来了,这一期的《武林风》……”游酢脸色难看,一伸手递给程颐一份报纸。

    “这一期的《武林风》报导了一件事,大理天龙寺有人在合长生诀上做出成果。”

    “哦?”

    程颐眉一挑,双眼闪出凌厉的光芒,杨时也是脸色凝重。

    合长生诀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事不仅需要智慧,更需要运气,但是一旦成功,就能奠定宗师地位。

    你开宗立派才有资格,才有人捧你,才能找到先天高手护卫,或者习练出能自保的武力,不然,随随便便一个人便以自己的学说开宗立派,不是没人理,就是稍微有一点名气苗头,便被人给‘咔嚓’了。

    他程颐就是因为早年合长生诀有了成果,而程颐兄长程颢也是合长生诀成功了,所以合两人之力创立的洛学,再加上洛学也是在儒家的基础,关学的基础上建立的,才最为人所推崇看重。

    “这天龙寺以往很差劲,几十年不出一次,这一次出了一个段海峰半年三入阁,如今这么快又……”程颐连翻开手中的《武林风》报纸,而后眼睛便瞪圆了,接着手微微颤抖起来。

    “是太极社的……”程颐声音颤。

    “太极社?”杨时双眼凌厉,段海峰半年三入阁,而后又在这大宋和秦仙傲一唱一合,掀起如此大风波,他自然也调查过段海峰,自然知道太极社是段海峰创立的。

    “而且……”程颐声音更是沙哑,眼睛瞪得仿佛看到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老师?”杨时吸着气,“这成果是……”

    “这一次的成果是《物种起源》中的论点。”游酢低沉着声音。

    “啊?”杨时瞪向游酢。

    “定夫,你说的可是真的?《物种起源》才行多久?还没满四个月吧?四个月就……”杨时几乎低吼着。

    游酢沉着脸。

    微一沉默——

    “什么论点?”杨时声音有些颤。

    “‘物种是在变化着的’”游酢沉声,“而且这物种包括我们人类自己。”

    沉默!

    杨时、程颐、游酢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虽然程颐在采访访谈中,肯定了物种是变化的这一结论,可是那个物种并没有包括人类自身进去。

    而洛学是在儒家学说基础之上展起来。

    因此儒家学说中的一些根是没有变的,洛学中人类是不同的,人是‘上天之子’,是可以天人感应,是要以儒家伦理,以三纲五常,以忠孝仁义为行为准则的,这不同其它物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