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司马光的承诺
    一个个学子都没回过神来时——

    “这本书,老夫可以在这里断言,孔夫子写不出。==梦想小说网,*吧www. =”

    司马光夸张的赞语再次响起。

    “孟圣人也写不出,道家圣人老子写不出,庄子写不出,墨子写不出,古往今来,没人能写得出……”

    大院众人更懵了,范祖禹虽然知道司马光和自己一样都心底下比较认可《伦理学原理》的学术价值,可听着司马光说连孔夫子都写不出这书时,也懵了。

    “这样的书,我大宋能出一本已是烧高香了……”

    “你们不迷信书,勇于怀疑,这是好的……”

    “孔圣人都可能出错,这书出错也不是不可能,可是……”

    大院子中司马光吼声如雷,夸赞了一会《伦理学原理》后,便开始针对先前众学子挑出的刺进行驳斥,许久,司马光将众学子所说的所有错漏都批判了一遍,这才脸色稍缓。

    “老夫今天不多说了,你们要游行可以,只是拿此事去游行,以后别再说是老夫门下,老夫丢不起这个脸!”

    一个个学生眼神怪异,您老都这么大脾气,我们还敢游行?脑袋锈逗了么!

    司马光转身走下台。

    “淳甫,你去通知一下阿朱、阿碧。”司马光沉声。

    阿朱,阿碧?

    周围一个个听到的眼睛瞪大,阿朱、阿碧是谁,他们自然知道,新青年报社大名鼎鼎的记者,以前凡是重要人物的采访都是她们两人出马的。

    “老师,你想要接受采访……”

    “没错,也该给天下一个说法了。”司马光缓缓走出院门。

    伊川书院内。

    程颐满脸严肃的站在讲台上,台下一个个学子都很兴奋。

    “这次游行,如果祖师能够给予指点,那就太完美不过了!”

    “祖师给《伦理学原理》来挑刺,一定比我们更加有力!”

    《伦理学原理》一出世。他们便买来攻读,而这一读,没读几天时间都傻眼了。

    伦理学自斯宾诺莎1662年开写后,不断展。到秦朝所处的时代,已经近九百年。这期间,斯宾诺莎写的《伦理学》就用了十多年时间,而后一代代的学者大师将毕生精力投入这伦理学中,哪个没用数十年。

    更何况后世学科专业化。有专门的哲学学科。

    很多学子考入哲学系,将毕生精力都放在这上面,图的就是在这上面有所新现,弄出好的成果,以求对时代有所助益,成名立万。就算这样,真正的伦理学牛人,世界级的大师往往写一本伦理学著作所用时间都是以十年为单位,动辄一本书写了数十年。

    《伦理学原理》中很多知识点,读者看着不起眼。觉得不过如此,可是没出现前,要想弄出来,没有十多年时间是不可能成功的,就算有了数十近百年,没有水到渠成从而灵光一闪的运气,也未必能成功。

    这带来的效果,就是越看到后面,几乎每一个都是新鲜的,都是他们以前从未想过。甚至想也想不透的,可在这里却给出了很惊艳的答案。

    “这本《伦理学原理》我看着虽然很佩服,可肯定是错的,只是我找不到错误。祖师一定能给我答案!”

    “《伦理学原理》我看着很兴奋激动,认为这是讲仁义道德中真正的好书,可是……这应该是假象,毕竟按这书中所讲,那我们现在的道德是不太合理的,可这怎么可能……”

    ……

    一个个都期待激动的看着台上程颐。

    “你们要挑刺。给《伦理学原理》挑错漏,我很开心,也很欢迎,我相信秦仙傲他自己也是很欢迎的。”程颐淡淡开口,声音洪亮有力,只是语气有些怪异。

    “可是!”

    “我们不是流氓,不是地痞,不是恶霸!”

    “我们是君子,是讲道德,读着圣贤书,给天下臣民做榜样的鸿学大儒,即便做不成大儒,可是做个君子总该做得到吧?”

    “什么是君子?”

    “你们读了这么多书,难道不知?君子就是孔圣人心中最理想的人,尚仁尚义,以德为先!”

    “可看看你们,你们这叫做有德?”

    “一本这么好的《伦理学原理》,一个不满二十的年轻人能够写出这么好的一本书,居然惹得我们全书院都来挑错,而且一挑就是数百个错误!”

    程颐这话一出。

    一个个脸上的笑容僵滞了。

    而后——

    “数百个错误,你们厉害呀!”

    “你们还要拿着去贴大字报,搞游行,想要弄得天下皆知,登入史册,青史留名?”

    “这点子谁想出来的?老夫都得佩服你们,秦仙傲若是看了,怕是得开心得给你们跪拜了……”

    ……

    程颐一通大骂,这一骂就是整整两个时辰,最后还是程门四大弟子出面劝走。

    与此同时一个个大佬也像程颐、司马光一样收到消息门下弟子正在组织游行,而后急忙忙前去救火,在这些大佬的压制下,这一场学子游行的运动还未出炉便胎死腹中。

    而这时司马光接受了阿朱、阿碧的采访。

    这一篇采访访谈也几乎原封不动的刊登在报纸上。

    洛阳城三醉楼靠内墙一桌,俊朗青年书生独自饮酒。

    “四书五经,我们该不该读,三纲五常是不是正确无误?如果是正确的,那这《伦理学原理》岂不是就是错的?”

    王剑平眼中有着迷茫,自读《伦理学原理》后,他的迷茫就没断过,上一次众学子撺恿他参与游行,他懵懵懂懂的应了,众学子让他给《伦理学原理》找错漏,他也懵懵懂懂的找了一个应付,只是那连他自己都不信。

    果然没过几天,正当大伙儿要正式出游行时,程颐出现了。

    程颐在伊川书院大雷霆,将所有学子骂了个狗血淋头。虽然当时王剑平正在丽正书院,并没有直接承受程颐的怒火,可是听说了这事后,更加迷茫。

    程颐将众人骂了个狗血淋头。可对于《伦理学原理》并没有做太多的讲解。

    “按《伦理学原理》,我们现在执行的道德标准,无疑是错误不合时宜的,或者说是不够优良的,可是若这都是错的。那千年来……”

    “祖师不对《伦理学原理》中的各观点作评点,只是不许我们游行去说《伦理学原理》的坏话,难道他也和我一样,在怀疑……怀疑我们坚持了千年,行之有效的道德规范不够好?”

    “不……不可能的,老师一生最为维护儒家礼制,怎么可能……”王剑平麻木的往嘴中倒着酒,想要用醉将脑中迷茫冲掉。

    “大哥哥,您买一份报吧!”

    “买报?”王剑平稍微清醒了一点,连往身旁一看。此时店中很多食客都在看报纸,而他旁边一个卖报小男孩正睁着大眼睛看过来。

    “好的。”王剑平连掏出五个铜板。

    “大哥哥,今天可是有阿朱、阿碧采访司马相公的访谈,你买了绝不亏。”卖报男童脆声道。

    “司马光的访谈?”

    王剑平酒一下醒了,连快接过报纸,翻到头版,果然这头版就是司马光的访谈,只见:

    “司马光先生与我联络说是愿意接受采访,将《伦理学原理》一书之事向天下人做个简短的交待,我们很是惊喜。《伦理学原理》这本秦公子说是来自秦仙国度的书籍。我也读过,如果说要写读后感,必然又是一篇‘歌功颂德’的文词,写不如不写。但终归还是要做个交待的,这一次司马光先生愿意就此书接受一些简单的采访,我们自然是十分期待的……”

    开篇是阿朱、阿碧的题记,絮絮叨叨的写了不少,题记后才是访谈笔录。

    “司马先生,虽然您与我们联络时说不接受对倒皇事件的任何采访。但我想天下百姓都很想知道这事您的想法,您能否稍微说一两句?”

    “倒皇事件对老夫来说是个灾难,其中滋味一言难尽,真要说起来,三天三夜也无法尽言心中之意,在此老夫简单说几句。”

    “此事由头在于秦仙傲公子抛出的两道县赏题,说若有人能解此题,他愿代万民缴赋,而百姓以为我司马光阻止此事,此乃天大冤枉,官家、朝廷以及老夫,心心念念何尝不是想要下面百姓好?因此秦公子悬赏一出,老夫便吩咐下去,尽一切力量解答此题,然而可惜得很,像秦仙傲这样的人才天下太少,所以至今未有成果。”

    “司马先生,恕我冒昧插句嘴,我知道您的才智、才学、能力在这个天下是属一属二的,而且您弟子门生众多,都是人才,难道您就没有亲自动手,或让门生弟子动手?”

    “才智属一属二?有他秦仙傲在,有程颐、吕公著、王安石、文彦博等等在,我司马光可不敢谈什么才智高绝,我司马光能有些成就,一来是大家抬家,当然我司马光向来勤奋向学,不敢有丝毫懈怠也是原因之一,更有运气,若说才智,不是没有,但绝不敢说属一属二,此话以后休讲,至于你的问题。”

    “我司马光自幼开蒙是在孔夫子画像前磕了九个头的,孔夫子向以贱学为耻,老夫虽然不会看不起那些稼穑学说,可是违逆圣人,去追求那些东西也是不可能的,但是此次秦公子悬赏,要代苍生缴赋,为苍生福祉着想,老夫后来确实也亲自演算过。”

    “那为何?”

    “惭愧,老夫亲自上阵,依然没有奈何此两题,这方面,老夫确实远不如秦公子。这样吧,借着贵报,老夫在此向天下许诺,如果有哪一位能够解答出这两题,老夫愿意登门请教!”

    看到这王剑平眉微微挑起,司马光短短几句对悬赏的回应,一开始指出自己的心念是为百姓好,也做出了努力,这种应答如果倒皇民运前就出现在报纸上,游行就算有,也不可能展成后来那样。而后阿朱、阿碧将矛头指向司马光本人有没有亲自动手时,司马光的应对更可以说是精彩,这一次他先是说,因孔子教诲,他司马光本是不该亲自动手的,可因事关苍生福祉,这才不得不动手,而最后无功而返,司马光大胆承认自己无能,承认不如秦仙傲。

    最后更许下愿意向能解答悬赏题的人登门请教的承诺。

    做为一国之相,成名数十年的重量级大儒,许下这样的承诺,为国为民的诚心诚意无人会怀疑。

    “他这番采访话若是早半年出现,恐怕……”王剑平心中摇头,目光扫向四周,果然很多人看了这采访稿,都低声感慨起来。

    “司马相公是个好人!”

    “我们当初也是一心一意想着他当宰相,就是看中了他人好,只是……”

    “他没错!”

    “是啊,他没错,我们也没错,错的是他的才能还不够,我们想要过神仙国日子,就不得不反他……”

    ……

    王剑平收回目光,再次看向报纸。

    司马光对倒皇事件又说了数句话后便说清者自清,他司马光一生问心无愧,一切留给历史吧,而后不再多说。

    接着阿朱询问道:“儒家讲六德六行,要求仁义忠孝、礼智信恕,司马光先生,您是读着四书五经长大的,对于伦理道德也是最有言权的,秦公子这一次出了本《伦理学原理》,不知您对此有何看法?”

    司马光会怎么说?王剑平精神一下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