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六十章 长亭外古道边
    饭桌前秦雨、刀玉凤脸蛋都红通通的。

    “这么说,很快我秦家的五虎断门刀就能增力万斤以上。”秦雨少有的像个孩子般叫道。刀玉凤也双眼亮晶晶的:“不行,弄完五虎断门刀后,朝儿你也要帮我刀家的功法改一改。”

    “没这么简单。”

    看着兴奋的两女,秦朝微微摇头,“一分辛苦一分收获,武道探索没有捷径可走,我这些天写的是‘逻辑学’,如果要融合入五虎断门刀,先就是要让我刑家的学问体系符合逻辑。”

    “逻辑?”

    “这个词指的是思维规律,就是‘合理’的意思,指的是人们在认识事物的过程中……”秦朝解释起来,只是讲什么是‘逻辑’两女自然听得懂,可一听明白后。

    “难!”“很难!”刀玉凤、秦雨都蹙起眉。

    “当然难,而且让刑家体系符合逻辑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让这用逻辑包装起来的刑家体系合于长生诀,而合长生诀的难度,我打个比喻,算出1加1等于2很容易,可要把这一条‘1+1=2’合上长生诀,要做的公式演算堆起来的稿纸少的也要半柜纸。”

    刀玉凤、秦雨眉心蹙得更紧。

    “用逻辑包装刑家。”秦朝敲着桌子,“我刑家继承的勉强是法家一脉,法家一脉本源是唯物的,尤其是韩非子,完全反对天命论,可偏偏我刑家继承的是被秦始皇改过的法家,而这一脉的思想讲究皇权天授,讲究天命所归。”

    “虽然天命思想贯穿整个中国古代,但用逻辑来讲天命……”秦朝心头叹息,诸子百家学问,《老子》全书都是名言隽语,《庄子》篇篇都是比喻例证,就算是有一些推理和论证的荀子、孟子与西方的哲学著作相比,还是有过多的名言隽语、比喻例证,而且名言隽语一定很简短,比喻例证一定无联系。

    说到底,就是一句话,不会表达明晰一览无遗。

    “一千人读《论语》有一千种注解,每个人都只是他自己的《论语》,至于孔老夫子倒底是说什么意思,只他孔夫子自己知道,要对这些讲逻辑……”

    忽然秦朝眼睛一亮。

    “对了,西方哲学是讲逻辑的,唯心主义思想并不是东方所独有的,西方也有上帝,我记得……”秦朝脑中这时跳出很多资料——

    “十个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托马斯.阿奎那提出的‘上帝存在的五个证明’,那五个证明分别是‘第一推动’、‘因果之链’、‘唯一之必然’、‘最高级的存在’、‘万物之目的’”

    “安伦瑟为了证明上帝存在,提出的是‘本体论’。”

    “近代科学始祖迪卡尔对上帝的论证,我记得……”

    “牛顿的力学体系……”

    ……

    看着脑海中的一个个信息,虽然那些西方哲学家证明‘上帝’存在的论证,详细论证过程秦朝不是都很清楚,可是记得名词和大概,再去推断,比起一切从新开始难度自然要小很多倍,秦朝不相信自己论证不出来。

    “西方论证的是上帝,可和刑家的天命有共通之处,我只要稍稍……嗯?”忽然秦朝抬头看向门口处。

    “大姐,凤姨在么?”

    “三妹来了。”

    秦雨连上前拉开门,只见秦凝站在门外皱眉向内张望,一眼看到秦朝先是愣了一下而后便是喜出望外。

    “秦朝你出关了,什么时候出关的?”秦凝连声询问,走到房内冲刀玉凤叫了声‘凤姨’便围着秦朝上下打量,忽然俏眉皱起,“秦朝,你瘦多了。”

    “凝姐姐,你也瘦了。”秦朝眯着眼一笑,道,“是不是想小朝哥想的?”

    秦凝脸微微一红,嗫嗫不语,刀玉凤咯咯笑了声:“你们聊,要喝茶,吃东西自己拿,我还有事不陪你们年轻人了。”转身快步出门。秦凝低啐了声:“臭美,谁想你了。”转头看向秦雨,“大姐,姐夫出关了是不是功法完成了?”秦雨微一点头。

    “那好。”秦凝眉开眼笑的叫了起来,转头看向秦朝,“秦朝,这两天我们出去玩怎么样?”

    “玩?”

    秦朝总觉得秦凝有些不对劲。

    “对呀。”秦凝说着看向秦雨,“大姐,把姐夫让给我一天没关系吧?”

    “随便。”秦雨微笑,又看向秦朝,“盛朝,你闭关了这么久,也该放松放松,让凝妹陪你出去玩玩也好。”

    “好吧!”

    当天下午秦凝便拉着秦朝出了屋子,四处寻找景色美丽幽静之处闲逛疯玩,第二天也是如此,而第二天下午,秦凝更是将林素也拉了出来。秦凝拉着秦朝往外跑,整个寨子一些人一直都是在等秦朝的第三套功法出现的,可秦朝一直都没出过门,众人也知道他是在闭关。

    此刻出现在寨中各处,好像很闲似的。

    立时便引起了一个个族人的关注,都在猜测秦朝的功法有没有成功?

    出关第三天。

    清晨秦家寨西北边的大路口,两匹高头大马缓缓而行。

    “师父,秦公子,再见了。”林素坐在马背上,不时往身后看过去,她身旁一道俏丽的身影也死死看着身后。

    “这坏蛋还在睡觉吧。”秦凝骑在马背上回望着身后的大路,“真是个笨蛋,人家陪你玩了两天,让你占了那么多便宜,都没查觉人家是要离开了,这次拜公孙先生为师,离开寨子,不知几年后才能回来,那家伙有大姐,有二姐相陪,不知多快活哩,也不晓得会不会忘记我。”

    行程马上就到出寨口,看着空荡荡的山路秦凝眼睛蓦的红了。

    “秦朝,你要不来送人家,下次见面,有你好看的。”秦凝低声嘀咕了一声,忍住眼中涌出的感觉猛的回过头不再看身后大路,可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出现在她眼前。

    “啊!”

    看着马前二丈外站着的少年身影,秦凝忍不住叫了起来。

    “秦朝,你怎么来了?”

    “嘿,我要不来,还听不到某人的心里话哩。”秦朝笑眯眯的一个闪身来到秦凝和林素中间,“凝丫头,我不来的话你想怎么让我好看?咦,你哭了?真心疼!”

    “才没哭哩。”秦凝低语着跳下马,神情有些扭捏的从怀中掏出一个丝馕,“秦朝,看在你总算来了的份上,这个……拿着。”说着往秦朝手上一塞,红着脸低头看着鞋子。“这是……”秦朝连接过,只见那丝馕上绣着一对鸳鸯,拿在手里很柔软,秦朝拿着在鼻间一闻,似兰似麝,有若少女的体香,立时秦朝就明白了,这是秦凝的贴身香包。

    “凝儿,这一次出去多保重,别逞强,族里不用担心,嗯,这个送给你。”秦朝正色收起香馕,从身上掏出一个同心结。

    “嗯。”秦凝接过同心结,眼睛看着秦朝微微泛红。两人对视片刻,秦凝转身跳上马背打马飞奔。

    “林素。”秦朝又转头看向林素,林素低头不语。

    秦朝微微一笑,伸手拉住她微一用力,便将林素拉了下来,“来,这个是给你的。”从身上掏出红色同心结。

    “我……”林素接过同心结,抬起头双眼脉脉看着秦朝,“我没准备……”

    “定情信物其实也可以用别的代替的。”秦朝看着林素眼睛低声说道。“什么?”“站着别动,闭上眼,嘴微微张开……”“啊,唔……”朝阳下两道身影叠合在一起,不知多久,两道身影又散开,而后林素也飞身上马,打马离开。

    “秦凝的性子去无相魔宗,还真是走对路了,这世间怕又多了一个令人头痛的妖女。”秦朝看着远方的山影,心里很有些惆怅,许久,秦朝转身向寨内走去。

    “两天,休息了两天也该继续了。”

    秦朝眼里有一丝急迫,上次闭关,原意是想整理一下高阳春的遗刻,看能不能找些有用的应用到刑家体系内创出更高版本的五虎断门刀给秦冰做聘礼,可没想到一整理,便现了那莲花数合。

    “当时只是感觉那一套‘数合’适合创出‘逻辑学’,这才忍不住去试,现在逻辑学是成功了,可秦冰那里……”

    想着事情的紧迫,秦朝脚步更急,几个呼吸间便到了十多丈外。

    这时秦朝没现,和秦凝、林素分别的地方山顶上站着一个少女。

    “还真是个坏蛋,居然抱着林素……”少女神情凄苦,脑中想着刚刚秦朝拥着林素亲吻的画面,“现在秦凝走了,素妹也走了,我也暂时离开吧,等你把功法完成,我会回来找你的。”

    少女转头向着山下飞奔而去。

    秦家寨中自秦凝被公孙大鹏夫妇带走,秦朝又没再出现过。

    日子一天天过去,寨子里甚至一些人都忘了秦朝还在为秦冰的功法努力。

    (谢谢‘十他’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