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二十六章 结果出现
    第二十六章结果出现

    “九人中,已有一个论证完成。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沉重的声音传出,这时巢笑禅也看到了大堂前面挂着的巨大的宣纸。“六”巢笑禅目光落在其中一张写着巨大红色公式的宣纸上。“这个公式结果等六,当等于零时表示有错误,而大于零则是”巢笑禅一颗心狂喜而跳,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

    “笑禅”韩功隐蹙眉叫道。

    旁边一双双眼睛也瞪过来,有些都带着愤怒。

    “这九合会之所举行,就是要论证性本恶错误,这里至少有八成是支持性本善的。”巢笑禅连压抑下脸上的欣喜,目光看向那宣纸旁一道年轻的身影。

    “不可能”

    “一定是出错了”年轻身影捏着拳头低吼。

    “唐甄,安静点”

    “可师叔”

    唐甄看了一眼身旁刘白易,这位孟系一脉地位仅次于郭叙真的老人此刻一张老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九合虽然只有一人完成,还有八个尚在计算中,可是这完成的人没有任何错误,这对孟系来说就是不祥的征兆。

    唐甄缓缓扫了一眼整个大堂。

    “这些人,九合会一开始”唐甄可是记得九合会一开始,一个个堂中监督的人都精神抖擞,兴奋得如刮分战利品的欢庆宴一样,可此刻。

    李士奇拉长着一张驴脸,梅时著目光痴呆的看着自己算出的结论,庄恃己、胡寻鹤、陈明道、李始纯、何易一个个都是沉默着,整个大堂有一种死一般的压抑。

    “难道真的会”唐甄一颗心不停的下沉。

    “放心吧,九合之事,不到最后一刻都有可能出现反转。”刘白易声音缓慢而沙哑,他用力挥了一下手,“唐甄,时间还早着,还要两三天才能结束。你如此毛躁,难道信不过我孟派学说么”

    “是,师叔。”唐甄重重的坐了下来。

    “一定,一定要相信人性本善,不然我们这个世界就太可怕了。”刘白易缓慢而坚定的说道,他缓缓站起身,“你在此等候佳音。师叔年纪大了,就不陪你耗了。”板着脸。嘴角微微翘着,一步一步的缓缓走向大堂外。

    一天,二天三天

    九合会上,李士奇、刘豫、王建一个个人完成了手中的验证,而这些验证,结果为2,为9,为7一个个都是大于零。

    第四天。

    “吴心果前辈也完成了,现在就只剩下何善政一人。看来中饭前就能看到结果。”

    “奋,你觉得最后会是怎样”

    大堂中人很多,整个武道院,中老幼几乎全部都到了堂中,太极社一个个少年都聚集一起,其他人也三五成群,低声议论着。只是和整个大堂气氛格格不入的是西边角落里一群太极社少年个个都眉飞色舞,脸上的喜意谁都能看得出来。

    “看那边,孟圣人,郭圣人,黄圣人来了。”

    门口处,三个老者谈笑着走进来。众人目光齐齐落于郭叙真身上,这一次一旦性本恶成立,受最大冲击的绝对是孟派一系,而孟派一系中郭叙真本身对孟子人性学最为敬仰的笃信,偏偏反对这种人性学,合出性本恶的是他最心爱的弟子。

    一个个目光落在郭叙真脸上,都想看出他的内心想法。

    “哈哈。看来我们没有来迟呀”郭叙真春风满面。

    “老郭,你真不担心”孟述圣揶揄着。郭叙真哈哈一笑:“担心什么,人性善难道还错了不成,我老郭绝不信人是畜生,我想诸位也不会信人和畜生类同吧”

    若是以前众人一定会响应。    整个大堂很多人都是沉默,只有寥寥不多的冲郭叙真笑了笑。“老郭,性本善绝错不了。”“郭老,我支持你,人就是人,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有人性。”

    “老师”唐甄走到郭叙真身前,唐甄脸颊有些消瘦,双眼通红的。

    “唐甄呀,别担心,要相信人性的善良是怎么样也不可能被抿灭的,好了,我们找个地方好好等候吧,奇迹一定会出现的。”

    “对,奇迹一定会出现的”唐甄重重点头。

    孟述圣、郭叙真坐在前排,神态自若的低声说笑着,从他神色上根本看不出一丝异样,大堂中一部份人对着公式的步骤计算着。

    “当年若非董仲舒论证,性本恶本就是占主流思想。”

    “有时想想,人与禽兽比还真善良不了多少,甚至人更可恶”

    也有不少人轻声议论着,甚至压着嗓子吵得面红耳赤,这人群中不时有几个少年走过。

    “哈哈,这些老头子,就是贱。”秦虎、高世霸、阎小柔等一些调皮少年穿梭在整个大堂的人群中,张着耳朵这里听听,那里瞧瞧。“那成老头,三天前还信誓旦旦,说什么性本恶一定会是错的,现在改口改得那个好像他在娘胎里就是支持性本恶的。”“齐伯前天还说人性本善,现在却死死拥护性本恶,和欧阳叔争得都快打起来了。”秦虎、高世霸等少年看着一些人开始改口支持性本恶,心里如喝了蜜一样,秦朝的胜利,好像代表着他们少年派的胜利一样,事实也是如此。

    接近午时。

    “快了,依我推算还有几个思想步骤理清,便结束了。”

    “不要说,这第九个结果快出来了。”

    一个个都停止说话,所有视线齐聚于高悬的大宣纸。

    台前一青衣文士伏案一笔一笔推算着,文士背心已经湿透,额头更是汗如雨下。“这里应该是”“不对,按照常理”“也不对”一个简单的推衍,何善政一遍遍反复计算着。“我这结果一出,便是决定性的,恶成立,善便倒塌,我岂能错,我绝不能错。我一定要计算到所有能计算到的”

    正常一个呼吸便能写出的结果,何善政用了将近一盏茶功夫才落笔。

    “结果等于1。”

    终于巨大宣纸上显现出这么一个结论。

    “轰”

    台前坐着的何善政晕了过去,可是没任何人关注他。

    “大于零”

    “真的大于零”

    红色的字迹十分刺耳,却又那么醒目。

    没有人说话,都是看着那字迹,一些人则是飞的推算着何善政最后步骤的合理性,直到推算出来才收笔呆坐。

    这种死一般的沉寂整整持续了数十个呼吸。一个个推算何善政最后步骤的人都收了笔,没有一人反对。

    “千年”

    “多久了有近千年吧”李士奇仰着头。泪水在眼眶里转动。

    “从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已经经历了多少朝代汉,魏晋吴,五代十国,唐太久了,久得一代代法家传人都几乎忘了我们真正的根子是人性本恶。”泪花在李士奇眼眶中只是转了一圈,便震飞消失,李士奇仰着的脸缓缓收回时。又恢复了驴脸般的阴沉。“嗯”李士奇看向身旁。

    身旁白斑斑的老者浑身颤抖着,双眼精光四暴。

    “哈哈”

    “哈哈,这就是真相”

    “这就是真相呀,可笑,可笑呀,孔丘改春秋而史废,原来不止史废。什么都是假的,什么都是修改过来骗人的,伪善,哈哈,一切都是伪善呀。”

    “可怜我法家先辈,费尽心力。以真诚,以直对人,却抵不过一竖儒。”

    “我法家尊恶而行善,伪儒尊善而行恶”

    老者破口大骂。

    “虞老,慎言。”李士奇连喝叫道。

    “慎言个屁,伪善儒家欺骗了我法家千年,我们不知真相也罢。知道了还要装孙子”虞卫诚破口大骂,而四周

    “我刑家一脉,起于夏商,夏商用刑法,国运绵长,被称之为上古三代,代代皆历千年国运”

    “老祖宗呀,你当年本是持性恶论,可恨那董仲舒,说什么论证了性本善”

    “恶狼披着羊皮,魔头装成仙佛,难怪这天下日夜不宁”

    萧种义、黄坚锐、曾涉溪法家、墨家、刑家一个个亲近性本恶的流派,很多除了领头者外,一个个都破口大骂起来。

    他们这一骂。

    “刘老头,你口口声声性本恶,那我问你,你喜欢杀人放火么”

    “许老不死的,我明确告诉你,我不喜欢杀人放火,是因为我受过了教化”

    “那你的意思是说,没受过教化的人,那些天真可爱的孩子本性就是喜欢杀人放火,而我们一旦教化不力,整个天下便成为了一群杀人放火的恶徒乐园”

    “难道不是,你睁开眼看看史记,看看汉书,看看唐书哪一部不都是写着吃人两字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满天下屠城,一次次被杀得十室九空之事你难道看不见么”

    “没错,你说的都有,可是你睁开你这老狗眼看看,自古至今,是杀得十室九空多,还是太平盛世多一万人中有几人会杀人放火这些你不会算么”

    整个大堂仿佛炸开了锅。

    地位稍低的,不怎么顾及脸面的可以争吵,可地位高,又上了年纪,想到可怕后果的则是沉默居多。本释大师低声念佛,脸容平静,可是双脚下地砖已经凹下半寸。李始纯捋着胡须,看似仙风道骨,可每捋一下胡须,便有一根断掉。

    戴经世、王建、陈思远一个个亲善儒家性本善人性观的都心情不平静。

    “都是他”

    唐甄捏着拳头,双眼红得吓人。

    “都是那段海峰,老师待他何其丰厚,他不思图报也罢”唐甄吼叫起来,猛的跳起,冲向外面。

    “回来”一只瘦骨嶙峋的大手抓住他胳膊。

    “丢脸,一点小事就慌慌张张,看看你老师,好好学习。”刘白易怒声沉喝。“老师”唐甄连看向坐在最前排的郭叙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  谢谢一木过三水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