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二十四章 一定要正本清源
    武道院大堂中,一个个老人在桌上飞计算着。

    “这种验证倒是准确无误。”闻士达第一个放下笔,没多久一个个也先后放下笔,这种普通的验证能够合得上他们早就有心理准备,如果连这个都合不上,就不可能通过观音阁评鉴。

    “抱歉,家里有事,来迟了。”庄恃己满脸陪笑的推门走了进来。“老庄倒是潇洒。”“庄老头,看你满面春风的,莫不是有喜事”很多老人冲着庄恃己叫道,眼里都有莫名的笑意。庄恃己连笑道:“小女的婚事八字还没一撇,哪里有什么喜事,对了这会我来得是不错过了什么”

    众人一笑,没在十三娘上继续打笑庄恃己。

    “诸位,庄老头既然来了,我们便开始吧。”李士奇的声音响起,“我简短说一句话,这一次之所以举行此会,主要是因为合成性本恶的人是段海峰,合性本恶倒没什么,可他表后却又立马收回,这便不太好了。为何收回我们自己都知道定然是合成公式计算有了错漏,可外人天下人怎么看”

    “千百年来,自先贤董仲舒对性本善做出论证,才真正结束永无休止的人性争论,整个天下的武道自此开始了一轮爆式的增长,其繁荣有目共睹,性本善的维持事在必行。”

    “可如今。”

    “因着段海峰的性本恶论证出现却又收回,势必谣言四起,智者不会说什么,可无知的人,不知道的外人,一定会觉得我们天龙寺一群老不死的欺负弱小,使年轻辈的不敢放开手脚去做,即便是做出东西来了,也在压力下不敢拿出来,甚至放出来后立马收回。”

    “我们这些老头子可以不要自己名声。受点委屈没什么,可是这样一来,势必会让整个天下的性本恶观点抬头,使天下重回当年混乱局面。”

    “为了正本清源。为了武道继续的欣欣向荣,我们有必要进行一次九合会。”

    “只有众目睽睽之下,将性本恶错误的数据摆出来,明明白白的放出去,才能撇除一切杂音污语。这事于我,于诸位,于郭圣人,于段海峰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李士奇滔滔不绝又将对秦朝,郭圣人,对各个门派的好处都简略介绍,这才道:“老夫话尽于此,要不要举行九合会,现在举行投票。”

    来这里的本就有一大半打定了主意要进行九合验证,一些没那意愿的经过李士奇一鼓动。也觉得还是验证的好。

    很快

    “28票赞成,8票反对。”而后李士奇、闻士达等人立即组织起九合会的事宜,本来九合会最小的人数只需九人即可,可是为了将事情闹大,为了公平,整个武道院,三成人都被叫到大堂,这些人中大的十岁,小的是太极社的,各个年龄段的都有。

    一道道长生诀公式出现在大堂中的挂纸上。

    这种九合会。

    由推选出的九个人上前台进行演算。而后这九个人每一步关键推理,演算结果都被人即时公示出来。下面监督的数百人也人人身前有着纸墨纸砚,对着九人展示的演算步骤进行着自己的验算,以确保没做手脚和出现逻辑错误。

    九合会持续时间最少也是数天。

    这时另一种风暴也在爆中。

    保定帝坐在桌案前处理着一天的政事。

    “又是弹劾。真是荒谬,段海峰不就是年纪太小了么”保定帝将一封折子摔入旁边案上,那案上堆得山一样,一堆堆折子,如果翻开,里面长篇大论的内容中心都是两个字弹劾。

    “圣上。其实也怪不得各位大人,老话不是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么,段公子的存在,可是威胁到了他们的名誉地位。”旁边站着的老太监说道。

    “你倒是有些见识,这些人以段海峰合性本恶为由,说其存心不良,内心阴暗,不值大任,可朕看,真正内心阴暗的是他们自己才对,段海峰的存在,只会映照出他们一个个的无能和尸位素餐,所以都慌了,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为了不让人说其尸位素餐,沽名钓誉,只有砍掉拔尖者,可朕偏不让他们如意。”

    一封封飞向皇宫弹劾的奏折全都被保定帝愤怒的留中。

    这更激怒了道院的老人,于是弹劾奏章更是如雪片一样飞向皇宫,同样被保定帝不作理会。而后早朝上。

    “圣上,为何留中不批”

    “圣上,段海峰有才无德,不能重用,否则灾祸不远。”

    “圣上,段海峰不是普通小民,而是大理人人称颂的新一辈领袖,小民德行有亏,不过是癣疥之疾,可他那便是大事,此事若不正视听,难免我大理国人人效仿”

    那些没参加九合会的,资历又足够的便直接上朝,在朝会上当着保定帝的面呼天抢地,再加上动各级台谏官疯狗一般咬向秦朝

    可是无论这些老人多么疯狂,无论动多少台谏官对段海峰进行弹劾,保定帝都死死维护着秦朝,半点不松口。

    这也让众人疑惑了,这一次秦朝合性本恶,对于大理国来说是祸非福,众人弹劾秦朝也是为了保定帝着想,这道理保定帝不可能看不出来,可为何还死死护着秦朝,难道合成的性本恶真的没有错误,保定帝为何如此笃信

    大理皇宫每天的朝会都十分热闹。

    武道院的老人们也不是很急,反正九合会正在进行中,只要九合会成绩一出,论证了性本恶合长生诀有错误,再动总攻,保定帝也不可能坚持下去,除非他想得罪整个天下。

    一个个都在等候着九合会的结果。

    皇宫不远处大街上,写着巢府的府邸中。

    巢美雁正要出门。

    “美雁,你去哪里”巢笑禅虎着脸冷瞪着女儿。“爹,我去外面逛逛。”巢美雁心虚的道,虽然孩子都已经成年了,可巢美雁对着威严的父亲总有些害。“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是去天龙寺吧”巢笑禅双眼如电瞪着女儿。这些天他早就现自家这个女儿不对劲,成天成天的呆在天龙寺,眼神来来回回总往武道院出口处瞥。

    “啊爹,你怎么知道了”巢美雁说道。

    “跟我来。”巢笑禅带着女儿进了后院密室。“爹。”巢美雁叫道。巢笑禅虎着脸瞪着巢美雁。许久一句话也不说。巢美雁心中更怯:“爹,你要说什么女儿听着哩。”

    “说吧,你看上谁了”巢笑禅突然开口。

    “啊”巢美雁花容失色,很快便恢复平静,低头道:“爹你胡说什么”

    “你娘早就看出你不对劲了。你以为瞒得了我们这一族,庙中刻花,命犯桃花,当年你在天龙寺胡乱刻划,得罪神明,你娘提心吊胆了几十年,稍一放松,你就你整天神思不属,无事可做便往天龙寺跑,不是和人私通。就是看上某人了,这事,你跟爹说实话,说清楚,爹还能帮你,否则闹出事来,可别怪父母心狠。”巢笑禅声音阴森森的。

    巢美雁手心都冒汗,微一沉默。

    “女儿没有看上谁。”巢美雁轻声道,“只是常年听你们说天龙寺出了一个神童,走在外面。随便在大理城哪里都能听到这人名字,女儿心里一时起了好奇心,所以想见一见这个人的真面目,这才一直守在天龙寺内。谁知爹,你知道他为何总不出现么”

    巢笑禅冷笑瞪着巢美雁,他当然知道巢美雁嘴里的神童是谁。

    “真是此事”巢笑禅沉喝。

    “女儿绝无虚言。”

    “无虚言,为父看你就是在说谎。”巢笑禅断喝道。

    “没。”巢美雁咬着唇,“女儿真没说谎,事实就是这样。真的,女儿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做出那种事来。”

    “知女莫若父,你会不会做,为父岂会不知美雁,你得罪神灵,天生该有桃花运,可是为父想把这祸事的影响消除到最小,我希望你有什么不要隐瞒,另外为父已经写信给你公公家了,如果没意外,很快他们便会将休书送来。”

    “啊”

    巢美雁脑中刹时一片空白,许久眼泪从眼角浸了出来,她慢慢回过神后,狠狠瞪着巢笑禅。

    “怎么,有意见为父也是为了你好,他们休了你,你就是单身,你看上天龙寺武道院哪个人,我自会派媒人说亲,这样至少你还能有点面子,否则,我巢家千年名声都得毁在你手中。”巢笑禅喝叫道。

    “父亲,女儿真的没有”

    “不需狡辩,为父和你母亲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为了你好。”巢笑禅语气缓和很多,看着女儿仿佛失魂落魄一般还在流泪,心中闪过一丝不忍。“美雁,你不是想见那个什么神童段海峰么,他最近半年是在城外闭关,这些天又因一件事,闹得武道院,整个大理国上下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如今武道院中有一个会,就是针对他闹出来的事,这个会结果也快出现了,一旦出结果,总之,他最近不可能去天龙寺,不过你放心,若是为父知道他哪天会去天龙寺,自会告知你的,其实那人也没什么三头六臂,就是清清秀秀一个少年,只是比常人聪明一点而已,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能不能渡过这难关还很难说。”

    “好了,你在静室好好反醒。”

    巢笑禅背着手出了密室,室外站着一打扮入时的富贵女人。

    “你进去陪陪美雁,你这做娘的说的话她比较听得入耳,你在一旁劝劝她,免得她想不开。”巢笑禅说道。富贵女人微微一叹:“都怪我当年太过惯着她了,没看住,才让这野丫头在庙中划下了那朵莲花,作孽呀”

    巢笑禅也是长长一叹,背着手出了后院。

    “今天朝会上,圣上又是为段海峰说好话,还说性本恶未必一定是错误的,真不知他哪来的底气。这九合会也是,到现在都没现段海峰公式中的错误,嗯”巢笑禅看着前面小跑着过来的仆人。

    “老爷,段公子来拜访了。”仆人恭敬道。

    “段公子哪个段公子”巢笑禅心中一跳连询问。

    “是段海峰公子。”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