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幸福武侠 > 第二十九章 能者上
    “书上讲章博通是花间派第一聪明人,能叫出花间派每一个人的名字,说出每一个人的档案资料,只是这么一个人……”秦朝打量着眼前的中年人,章博通聪明透顶,为人也不错,再加上不好色,不贪享受,可为花间派折腾了一辈子,却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成就。

    章博通微笑打量秦朝,只看了几眼,眉便一挑。

    “秦兄弟,张师叔和我在一起时,每每说起你,都是满脸赞色。”章博通笑说道。

    秦朝眼里闪过一丝讶色,章博通声线微微低沉,极富男子磁性,语亦是从容不迫,音调带着一种前世某些知名主持人那样的美妙音乐节奏感,让人光是听声音便觉得这人极有修养,产生信服和好感。

    “张师叔说你这人虽然年纪不大,可世事洞明,人情练达不亚于八十老翁呀!”章博通说着感慨一声,“她又说你聪慧天下无双,相貌亦是清秀出众,尤以气质最为高洁出尘,我每每听了都心生向往,盼着早日见到秦兄弟你,这一次听说你要来,我更是老早就到了这里,备好酒菜就等着秦兄弟,今日一见……果然风度不凡。”

    “过奖了!”

    秦朝淡淡一笑:“皮馕什么的,是女人该在意的,至于男人么,长相和他的才华是成反比的,不知阁下以为然否?”

    “反比?”章博通疑惑。

    “就是男人长相越好,才能越差,反之亦然。”

    章博通一怔,随即眼中冒光,笑道:“这句话倒是颇有道理,不过,放在秦兄弟身上是例外。”“阁下身上亦是例外。”秦朝说着瞥了王语嫣一眼,道,“至于女人么,长相和她的贤惠是成反比的。”王语嫣鼻子一皱。章博通笑了起来:“这话也没错,秦兄弟倒是风趣,我姓章,立早章,名博通。”

    “章兄弟,久仰,久仰!”秦朝连道。

    “大胆,章兄弟也是你叫的。”一道冰冷声音响起,只见章博通身后一妙龄美妇,冷冷瞪着秦朝,“你作为我花间派的人,对着花间派的少门主,有何资格称兄道弟?真是大胆!”

    秦朝脸色一冷,也不说话,只是淡淡看向章博通。

    “退下。”章博通向后喝斥一声,才向秦朝笑说道,“秦兄弟,她的话,你切不可当真,我虽然暂任少门主,可都是大家抬爱,郭师姐她们也只是称我为章师弟,你我兄弟相称反而痛快。”

    “章兄说话客气。”秦朝淡笑一声,意有所指的道,“你我都是聪明人,怎么做,做什么大家心里都明白着,没必要表演,你说,是不是啊!”这话一出,章博通脸上笑容明显僵了一下,笑道:“没错。”转头看向那女子,沉声道:“虽然门里是让秦兄弟今后辅助我行事,但我只会当他是兄弟,岂会当成手下?你以后切不可胡乱插嘴。”

    “可是门主……”美妇低声道,“该有的规矩还是不能乱。”

    “这……”章博通皱眉。

    “这两人倒是会演戏。”秦朝心中冷哼,章博通人还是很好的,可坏就坏在章博通是少门主,任何一个当领导的,面对着手下,自然都会有优越感,不可能真正将身份摆在平等位置。“这章博通一出现,便用心机,当我看不出?”秦朝十分敏感,章博通一出现就先施展先天功夫,而后又对着张巧争、郭媛媛、王巩等人一幅高高在上的神情,傻子都看得出他的身份有多高贵,可是这么高贵,天上神仙一样的身份,偏偏对着秦朝这凡人又露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对着秦朝又夸又赞,正常人面对这种情况,一定会受宠若惊,对他感激涕零,就算再怎么迟钝也会心生好感,觉得好像亏欠了对方什么一样。

    秦朝心里也有这种好感,只是秦朝知道这是不对的。

    秦朝转过头看向张巧争:“沈夫人,我听说贵派有一个蛮不讲理的人。”

    “贵派?”

    章博通眉一皱,秦朝称花间派为‘贵派’而不是‘我派’就是不把自己当花间派人,既然他不是花间派之人,那他这花间派少门主有什么好拿捏身份的,从何管束他?

    章博通心中叹息,又瞪了那美妇一眼。

    只听秦朝说道:“连东坡先生那样的好人,都被她害惨了,我就怕她把我也当成了苏东坡那样的老好人来欺负,不知这人?”说完秦朝冷冷看向那美妇,从一开始,秦朝便看出这妙龄美妇就是历史上名妓之一‘李念奴’,一个曾经逼迫苏轼入彀,为整个杭州所有**脱籍的强横女子。

    “他知道李念奴?”张巧争、郭媛媛眼露惊讶。

    “找死!”

    美妇脸色顿变,心中又气又惧。

    “我和博通的关系,根本没多少人知道,这一次我来到这里,也是刚刚才来,连张师叔都不知道,更不会告诉这秦盛朝,他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从什么地方看出我身份的?”李念奴心中想着,连声厉喝道:“姓秦的,你当真要撕破脸皮和我花间派作对?”

    “住嘴!”

    章博通喝道,随即看向秦朝:“秦兄弟,两根筷子才能夹住食物,一把筷子才折不断,你我都是难得的人才,将来为花间派效力,若是各自为政,未免也太过浪费,我们应该同心协力,把劲往一处儿使,而这必须有主有次,有领头做主的,我虽然添为少门主,但也并非以权压人,我们来个能者上。”

    秦朝笑眯眯的:“如何个能者上?”

    “这次龙神宫,入门考验,你是七级,正巧我也是七级。”

    “你也是七级?”秦朝诧异的看了章博通一眼,七级的难度秦朝是十分清楚的,若不是他经过李斯根方法开智力,别说那么短短时间,就是再加上十倍时间,秦朝也心算不出。

    “章兄,你的IQ怕是在2oo以上呀,佩服!”秦朝竖着拇指真心赞道。

    “IQ?”

    章博通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也没多想,笑道:“你我都能通过七级,也都是自负聪明者,聪明人向来谁都不服谁,我们亦是如此,所以,我们不妨以接下来的正式考验为赌注。”

    “正式考验!”

    秦朝当然知道章博通指的是这次龙神宫开启后的考验。

    “谁表现更好,将来做事,便以谁为主,你可敢?”章博通微笑看着秦朝,眼里有着一丝担心,“入门测验,七级可不是那么容易过的,这秦盛朝过七级……”

    章博通非常明白,同样是过七级,也是有强弱之分的。

    而天下事,越是到了极限,就像百米跑,1o秒以上和1o以下,只是差别o.ooo1毫秒,可这一点有时便能了不可跨越的天堑。

    章博通七级测验时,做出题时,沙漏还有一小撮没漏完。

    “我有一小撮沙子没漏完,而他,我询问了那负责测试的军爷,那军爷只是一声冷哼,眼露鄙视,显然他的成绩和毛文秀一样,都是堪堪过关。百尺杆头更进一步最难,虽然我沙子只多了一小撮,可表现在外,我比他强的不是一点丁点。”

    “他应该不知道我过七级时间,不知道敢不敢应赌?”章博通担忧看着秦朝。

    秦朝微微眯着眼。

    “章博通倒是一个好人才,我在花间派也确实需要帮手,不过他是少门主,若是赌输了不认帐或者到时又各自为战倒是麻烦,必须得把事情说死。”想着秦朝看向张巧争:“沈夫人,给贵派做事,非得那样么?”

    张巧争皱起眉,对秦朝她是既爱惜其才,又头痛无法控制。

    “秦兄弟。”张巧争小心说道,“并非我花间派要压制你,而是合则两利,这样才是最好的。”秦朝无语:“压制我?说得好像这赌我输定了似的。”秦朝看向章博通。

    章博通眼里有一丝紧张,道:“秦公子,这不是很公平么,你为何不敢?”

    “不敢?”秦朝微微一笑,“我只是觉得倘若小弟不幸赢了,怕章兄倒时……”

    “笑话。”章博通打断秦朝的话,“江湖人讲究一诺千金,言出必行,章某身为花间派少门主,若是说话如放屁,随意毁诺,这少门主也不用当了。”

    “这倒也是。”秦朝点头,“既如此,这赌我接了!”

    “痛快!”章博通一拍手掌,心中吁了一口气,他身后李念奴,中年美妇李满儿也脸露微笑。

    (谢谢‘会咬狗的人’‘炒土豆天下一家’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