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儿,你刚刚不还说是小生意吗?你这小生意,未免太吓人了些。”李正杰却是没有立刻答应。

    “小叔可是还有什么疑虑?”李瑶见李正杰似乎话中有话,不由问道。

    李正杰也把身子靠到了椅背上,看着李瑶道:“瑶儿再聪慧,可也没经过多少事。大周虽不如旁的朝代那般轻商,甚至还鼓动百姓经商,但生意做太大了,也是祸事。”

    见李瑶认真地看向他,李正杰又道:“瑶儿可能未有听闻,三年之前,咱们大周还有一个富可敌国的萧家,一夜之间,萧家被抄家,满门被处斩,上下数百口人,无一人幸免呐。”

    李瑶闻言皱了皱眉,却突然听到一旁的李玉呼吸有些粗重,她扭头一看,只见李玉拳头紧握,眼眶似有些红。

    李正杰也敏锐地发现了李玉的异常,他扭头看向李玉,眼睛微微眯起。

    李玉察觉到两人的目光,垂下了眼帘,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李瑶眨了眨眼,又看向李正杰问道:“那萧家是因何事被灭门?”

    “私盐。”李正杰回了两个字。

    随即不等李瑶说话,他又道:“贩卖私盐虽是死罪,但天家向来仁厚,大周这样被抄家灭门的案子,极其少见。”

    李瑶皱了皱眉,随即点出:“是因为萧家富可敌国,无人能与其匹敌,故而引起了天家的忌惮,留不得他们了?”

    李正杰有些意外地看了李瑶一眼,随即又笑了笑道:“正是。所以,瑶儿,你若想做这门生意,也不是不可以,小叔能帮你,但是你要记得,凡事适可而止,你可能做到?”

    李瑶闻言想了半会,才道:“小叔刚刚说了,朝廷鼓动百姓经商,说明当今朝廷明白经商的好处,还是希望大周发展经济的?”

    李正杰闻言点了点头道:“可以这么说。”

    “那萧家惨案便并非是因为太有钱,而是因为无人能够制衡!”李瑶接着说道。

    李正杰反应过来李瑶说了什么狗,眸子亮了亮,微微额首示意李瑶继续说下去。

    “小叔,就像巧慧姨同我说的,祖父是太尉,主管军事,赵丞相主管朝政,御史台监察百官,三家相互制衡,哪怕一家再势大,只要不跳脱出余下两家的制约范围,天家便能高枕无忧。小叔,我说的对不对?”李瑶继续说道。

    李正杰没想到李瑶小小年纪,还能理解得了这种事情,但他如今也习惯了李瑶总给他惊喜,只惊讶一瞬便笑着点头道:“瑶儿说的没错。”

    “所以,要破除天家的忌惮,并非一定要瑶儿收敛。”李瑶一脸自信道。

    “嗯?那瑶儿的意思是……?”李正杰见李瑶突然不说了,不由挑眉问道。

    “瑶儿不开一家镖行,瑶儿开两家,两家争锋相对,相互制衡,可解此难题。”李瑶笑了笑道。

    李正杰看着李瑶眨了眨眼,随即竟仰头‘哈哈哈哈’地就大笑了起来,而且还笑了好长时间都不停下来。

    李瑶有些无语地看着李正杰,而李正杰直到眼泪都快笑出来了,才看着李瑶上气不接下气道:

    “瑶、瑶儿,噗嗤,哈哈哈……你、你可真是好样的,你祖父总说你小叔我胆大妄为,依着小叔看,瑶儿你比小叔还要胆大妄为,哈哈哈哈……”

    李瑶瞪向李正杰:“……”

    这到底是夸她还是损她啊?

    而且,她是在认真地想对策好不好,这到底有什么好笑的啊……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