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瑶的灵魂好歹是个大人,被人帮忙穿衣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但第一日李瑶跟关馨月一起睡时,她拒绝关馨月帮她宽衣穿衣,却看到关馨月一脸伤心失落的样子,只好忍着害羞,让娘亲帮她宽衣穿衣,如今倒是有些习惯了。

    因为李瑶早晨要练武,关馨月倒也没有帮李瑶盛装打扮,帮李瑶穿上简单利落的衣裳,便把李瑶给放出去了。

    李瑶练了一个时辰武,才同娘亲一起吃早饭,早饭过后有人来禀报,牛富贵一家处置的结果。

    “启禀夫人,牛富贵、牛大柱、牛三柱、牛翠花和赵秀香,被判斩刑,牛凤珍赐毒酒,七日后执行。牛大宝、牛二宝、牛大妮、牛大虎、牛二虎和季思思的杖刑已执行完毕,除了牛大虎,余下的都活下来了。”那侍卫禀报道。

    牛二宝的年岁小,算是幼童,按大周律法本不该重刑,所以后来走时,关馨月又吩咐了只用竹板杖刑牛二宝十下,所以牛二宝的刑罚是最轻的,倒是没出什么事,反而牛大虎撑不住死了。

    “嗯。”关馨月点了点头。

    那侍卫又继续禀报道:“按小姐呢吩咐,知县大人销去了卢小兰的奴籍,又收回了牛富贵的六亩田地,分别放在了卢小兰和牛小虎的名下,每人三亩。”

    按大周的律法,大周百姓一旦犯了死罪,名下的私田都将被朝廷收回。

    牛富贵一家的田地如今都在牛富贵名下,所以那六亩田地自然是要收回的,李瑶想着还了卢小兰和牛小虎的一点恩情,便出了点银子,把那些田地分别划到卢小兰和牛小虎的名下,也好让这两人有些生存的法子,她以后便算同她们两不相欠了。

    下午李瑶是和李明远一起回村子的,因为过几日李瑶便要跟着娘亲一起回都城景阳,便打算去山上看看大黄和小黄。

    李明远一听李瑶还有两只老虎朋友,便兴奋地非要同李瑶一起。

    两人带着侍卫经过村子里,李瑶发现,村里的乡亲见到她时跟往常不一样,都不敢靠近了。

    昨日牛富贵家的动静闹得老大,加上季家和牛大胜一家那么多人在,难免之后有人泄露出去了李瑶的身份,所以如今村民们看李瑶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他们看李瑶的眼神带着些敬畏和恐惧,想是不止知道了李瑶的身份,也听说了牛富贵等人被判了死刑,许因此有些害怕李瑶了。

    李瑶想着以后还要回来,便主动上前笑着同一些人打招呼,那些人一开始还有也紧张,后来见李瑶还是同以往一样和善,这才有些放下心来。

    等李瑶和李明远往山上去了,村民们才偷摸地议论开来。

    “这孩子真的是大将军的闺女?”村民甲问道。

    “那还有假,牛大胜昨个不是亲口说了,她就是大将军府的小姐,看季家人后头连滚带爬走的,那吓得熊样,错不了!”村民乙道。

    “没错,我今个去村正叔家问了,看村正叔的样子早就知道了,肯定是的!”村民丙接着道。

    “大将军,那是多大的官啊?”村民甲又问。

    “这你都不知道,大将军,那就是数一数二大的官……最、最多前十能排得上号吧!”村民丁回道。

    “嘁!你到底知不知道啊,就会瞎说!我问了村正叔了,村正叔说,大将军是一品武官!就算不是最大的,但上头也排不了几个人了。”村民丙翻了个白眼道。

    “我哪里瞎说了?我说前十能排得上号,那不对吗?”村民丁顿时气道。

    “行行行,你说得都对,我不跟你吵。”

    “……”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