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闺鸾 > 第三十一章 双倍奉还
    白锦瑶见园中花团锦簇,众女皆围着白静好说说笑笑,心中气愤之意更甚。

    她努力维持着笑容走过去,歉意道:“是我来迟,让各位姐妹久等了!我外祖母本是心疼我,为我在宗誉侯府里也办了个生辰宴,她老人家慈爱之心,我身为晚辈不可推拒,倒是惹得你们在家中等我。”

    她说着往白静好座位前一站,扬声又说:“有劳大姐辛苦替我招待宾客了,不过我既回来了,你身体不好,且先回房休息吧。”

    白静好纹丝不动,冷淡着答话:“二妹说的哪里话?你的生辰宴在秦家,这是祖母替我办的,何来替你辛苦一说?”

    “大姐莫不是糊涂了?这是我母亲替我办的宴会。”白锦瑶抿着唇瞪向她,暗含警告。

    白静好撇了眼对方还裹着纱布的眼尾,好意提醒道:“二妹眼伤未愈,还是别过度用眼了。母亲气病祖母,被父亲送回秦家反省,本是家丑,但在场的都是手帕姐妹,也不用担心大伙儿会笑话。

    秦老夫人顾全母亲和二妹颜面,特意在侯府替你补办。二妹若是真心回来祝愿姐姐的,我自然欢迎,但你若还是不肯放过我,倒要去祖母面前说说公道。”

    本给了她脸面,是对方自己不珍惜。

    白锦瑶闻言脸色煞白,没想到她居然会说出这样番话来。

    白静好再同众人福福身,不好意思的说道:“舍妹不懂事,让大家看笑话了。”又吩咐白锦瑶身旁的婢女:“花穗,还不快扶二小姐回兰苑休息?”

    花穗愣怔着,看看白静好,又看看自家主子,有些不知所以。

    “大姐口舌功夫渐长,颠倒黑白的本事也厉害。你不提醒我,妹妹还真差点要忘了眼角的伤是怎么来的了。”

    白锦瑶见威逼不成,改换了副委屈巴巴的表情,望向以青陇县主为首的诸位贵女,低声言道:“我从小是什么样的性情大家都是知晓的,”

    她话刚启,白静好抢言接道:“二妹不必难受,外面的风言风语大家都不会当真的。你素来知书达理恪守闺阁之礼,又怎会同人私会?福门酒楼是母亲名下的铺子,七夕花好月圆之夜,你在那与人吃饭也无可厚非。”

    “你!”

    白锦瑶的话没说完就被打断,又听她如此言语,感受到众人投来的怀疑目光,简直无地自容。

    白家二小姐七夕之夜与人幽会的事早就传得沸沸扬扬,白锦瑶本就没给出交代,后来还是六王府出面澄清,结果越描越黑,已是人云亦云。

    有好热闹的姑娘上前就问:“二小姐,你那晚真的和六王爷在酒楼里吃饭?”

    “就只是吃饭吗?”

    “嗳,既然是白大夫人的酒楼,那肯定会替锦瑶妹妹遮掩的嘛。”

    听着这些唏嘘声,白锦瑶恼羞成怒,抬手就冲着面前的白静好扇了过去。

    白静好就站在那,并不闪躲,结结实实的挨了她这巴掌。

    青陇县主原是不爱搭理这些官家小姐玩闹的,见状倏地站了起来,亲自扶住摇摇欲坠的白静好,冷声喝道:“白二小姐,长幼尊卑,你竟然敢这样掌掴你长姐?亏她还替你的那些丑事说尽好话,真真是好教养啊!”

    “县主您听不出来吗,她故意引你们大家来笑话我,本就是她欺我在先!”

    白锦瑶争辩道:“何况,在场的又不是不认识我白锦瑶的,我们白家何年给她办过什么生辰宴会,这就是属于我的!”

    在旁看戏的白锦珠瞬间站出来补话:“二姐,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你平时在家欺负大姐就罢了,现在明明有错在先怎么还敢动手伤人?”

    白锦瑶转首瞪去:“白锦珠,你闭嘴!”

    她急着同大家分辨:“你们不要听她们胡说,我是白家的嫡小姐,她们嫉妒我陷害我,在故意挑拨我与诸位姐妹的感情。”

    白锦珠走过去问白静好情况,“大姐姐,你没事儿吧?”

    白静好自然看得出她是有意落井下石,与她摇摇头,又捂着自己被打的脸颊改看向卫郦,言道:“县主,你别替我说话了,二妹妹她性子直,也不是故意要为难我的。”

    白锦瑶更气:“白静好,你不要演戏了。”

    青陇县主皱眉,“白二小姐,有白大夫人在,这府里谁能欺了你去?宗誉侯府既然都大摆宴席替你庆生,你在那边热闹便罢了,何苦还要回来寻你长姐的晦气?”

    她对白锦瑶很是不满,但已努力克制着情绪。

    其他贵女表现得自然更为明显。

    这里许多都是白珩在公主府马场上结交的勋贵子弟带来的女眷,虽说白锦瑶自命不凡是准备入主东宫的,但身为名满京城的才女,自然在意那些少年儿郎对自己的印象,享受他们仰慕的虚荣。

    她是真着急了,但正要继续说,却见沈世妍领着老夫人身边的翠芝过来了。

    沈世妍走近了,先是同青陇县主见礼,再望向白锦瑶,叹息道:“外祖母听说花园里闹了误会,让我过来调解调解。我还纳闷着,静好表妹是再周全不过的性子了,怎会让场面不受控制,原来是锦瑶表妹回府了。”

    她唇角擒着笑,故意询道:“大舅母呢,没和你一同回来吗?”也不等对方接话,继而自答道:“也是,舅父还没允许她回来,自是不能的。锦瑶表妹,你这大动干戈的做啥呢,听说还冒犯了青陇县主?”

    白锦瑶素来不喜欢沈世妍,没好声道:“这是白府家事,我与你说什么?”

    白锦珠积极说道:“世妍表姐,二姐姐刚回来就打了大姐一巴掌。”

    沈世妍改望向白静好,心有惊讶,话道:“锦瑶表妹素来任性。既然回了府,外祖母让你回兰苑闭门思过。”

    白锦瑶不信,“你胡说!”

    沈世妍身旁的翠芝即上前:“二小姐,您未禀长辈私自离府,老夫人很是生气,请您回屋闭门思过。”

    老夫人之令,当着众人,白锦瑶再不甘都得遵从。

    沈世妍让说书的娘子继续,在场坐了坐方离开。

    接下来一切还算顺遂。

    白静好亲自送青陇县主她们离开,便去了兰苑。

    刚进屋,就见满地碎瓷瓶片,白锦瑶怒不可遏的走向她,“你还敢来?”

    “啪!”

    白静好抬手狠狠的扇向她,在其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又用力反手一巴掌。

    白锦瑶跌坐在地,满脸的难以置信。

    白静好居高临下的冷笑道:“方才在花园里,打我打得可还顺心?白锦瑶,我的脸可不是这么好扇的。你记着,以后再敢欺我一次,我必都如今日这般,双倍奉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