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珊珊立即走出了房间,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长舒了口气。

    轿子抬出承天门,白珊珊掀开帘子,对太监说:“我不去将军府,送我去礼部尚书府。”

    “好的,曲夫人。”太监也不多问,立即吩咐轿夫往礼部尚书府的方向走。

    白珊珊的心情现在还难以平复,这件事她不敢告诉曲雷厉,以曲雷厉的脾气,肯定要冒犯圣上,为曲家惹来祸端。

    要不要告诉曲云睿呢?老婆遇到这种事情,是男人都会愤怒。而且她没有遭受到实质性的侵犯,或许不说出来最好。

    纠结中,轿子到了礼部尚书府。

    白珊珊快步走进府里,特意绕开办公区,回到卧室,吩咐下人送来洗澡水。

    被皇上触碰的地方,她都觉得脏。

    “你们打热水做什么?”曲云睿无意看到下人提着热水,随口问道。

    下人立即回道:“回老爷,夫人回来了,让我们送洗澡水去。”

    “珊珊回来了?”

    曲云睿心中一喜,快步往卧室走。

    走了几步,突然意识到不对劲。

    大中午的,珊珊洗什么澡?她干什么去了?

    曲云睿走进卧室,看到媳妇儿坐在梳妆台上,梳理头发。

    “珊珊?”

    “啊!”

    白珊珊吓了一跳,身体一弹转过身,喘息的看着曲云睿。

    “相公?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吓我一跳。”

    曲云睿眯起眼睛,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他走到白珊珊身后,拿起白珊珊一缕长发。

    一缕清香钻入鼻尖,是珊珊常用的胰子香味,但好像多了点什么味道。

    他弯下腰,凑到白珊珊脖颈处用力嗅了嗅。

    白珊珊心虚地推开曲云睿,佯装恼怒道:“你干嘛啊?”

    “你什么是什么味儿?”曲云睿想到什么,神色紧张,抓住白珊珊的双肩凑上去嗅了又嗅。

    “陌生的香味!你刚刚跟谁在一起?是不是被欺负了?”

    曲云睿竟然一针见血。

    白珊珊见藏不住,叹了口气,说道:“刚刚……九皇子接我进宫……”

    “不对,九皇子不用香料。”曲云睿说着,突然想起来什么,脸色唰地惨白。

    这是龙涎香!

    只有皇上才有资格使用。

    白珊讪笑了一下,握住曲云睿的手:“你猜到了啊?我进宫后,见到的是皇上……”

    曲云睿晃了晃,摇摇欲坠。

    白珊珊抱住曲云睿的腰,反倒安抚起他来。

    “没事的,我有能力保护自己。”白珊珊想把脸凑到曲云睿身上蹭一蹭,身体一动,想起身上有皇上的味道,又顿住了。

    她的反应曲云睿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是我不好,昨夜我应该坚定的不让皇上看你的脸。”曲云睿后悔地道。

    谁也想不到,皇上会这么做。

    有下人提着热水走进房间,将水倒进浴桶里。

    两个人禁了声。

    “夫人,热水准备好了。”

    “好了,你们出去吧。”

    白珊珊站起身,对曲云睿道:“我先洗澡,咱们待会儿说。”

    “嗯。”

    曲云睿在梳妆台前坐下,眼神深邃窥不见底。

    【哈哈哈哈,八章奉上】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