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燕堂春好 > 第0297章 差错
    沈采苡为自己和四皇子的一些默契觉得高兴时候,第二日,却收到了庆安公主遣人密送来的信。

    信中,庆安公主告知沈采苡,六皇子似乎想在俘虏身上做手脚,谋害四皇子,让沈采苡和四皇子多加戒备,并请求将来若是四皇子登基,还请放六皇子一马。

    毕竟,当年谋害姝贵妃的,乃是杨德妃,如今杨德妃已经得了惩罚,至于六皇子和四皇子之间的龌龊,历朝历代皇子之间,为争夺皇位,都曾有过,却也不曾听闻历朝历代的胜利者,会把失败者全都赶尽杀绝的。

    这会让胜利者留下暴戾的名声,也并非什么好事。

    沈采苡满心惊奇,她可真没想到,庆安公主竟然会给她写信,信中竟然还是告密,出卖六皇子。

    也没想到,六皇子竟然在庆安公主面前如此不设防,轻易让她察觉了此事。

    沈采苡立即把此事告知了四皇子,四皇子也是惊诧,不过他们都没有理会庆安公主。

    网已经放下,六皇子也即将落入网中,一旦他落网,便再无翻身可能,至于放过六皇子,沈采苡想,四皇子肯定是不愿意的。

    换了她,她也不愿意。

    她这人啊,虽然不会特别小心眼,也不至于睚眦必报,但也从来不是能够忍气吞声的人。

    庆安公主不曾得到四皇子和沈采苡的任何回信,心中焦急如焚。

    她对六皇子是有感情的,然而当她清楚的知道,这个世界的中心是沈采苡,拥有女主光环的沈采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时候,庆安公主便心生畏惧,却又心存侥幸,希望沈采苡和四皇子,为了名声,能放过她和六皇子。

    等不到沈采苡和四皇子的回复,庆安公主却也不敢告诉六皇子自己告密的事情,怕六皇子知道后,记恨于她,可她又只是偶然得知六皇子有谋算,至于到底是怎么的谋算,她也知道的不是非常清楚,只能惶惶等着。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

    献祭太庙此事,只有皇族及文武百官可参与,然午门献俘,却是最盛大不过,凡百姓者,虽不能靠近,却可远观。

    正是扬国威最好时候。

    是日,文武百官肃然侍立,隆安帝午门城楼升座,下面,黑压压跪了一片人。

    鼓乐大作,礼炮轰鸣,齐贺胜利,场面极是宏大肃穆,隆安帝不免更觉志得意满,但瞧了一眼站在身旁的四皇子,心底却有些不悦。

    胡蛮人性子桀骜,他们只敬服英雄和勇士,因为被收押时候,明明是阶下囚,他们却并不像是一般人那样惶恐,反而言语间,对隆安帝多有轻视,倒是对四皇子推崇无比。

    这些言论,隆安帝也听到了。

    被人轻视,这对如今自认为自己功绩足以彪炳千古的隆安帝来说,是特别难以忍受的,对被胡蛮敬佩的四皇子,便有些不服气。

    只不过隆安帝自认心胸宽大,不该为此生气,虽心底不悦,却并未说什么,面上更是不会表现出什么。

    今日看着那些叫嚣的人,只不过是自己的阶下囚,而被他们虽崇拜的四皇子,是自己的儿子,正恭敬站在自己深厚,隆安帝隐有些得意。

    隆安帝正要依着礼节,宣布把这些胡蛮部族首领,一部分顽抗的下大狱,杀无赦;另一部分早早投诚的另有封赏时候,却有胡蛮首领在城楼下,挣扎起来,造成一片混乱,虽然很快就被压下去,隆安帝却依然狠狠皱眉。

    午门献俘乃是大事,最是庄重肃穆不过,出了乱子,是死罪。

    且一般而言,为防止俘虏在这种重要仪式上捣乱,破坏仪式,都会提前做准备,或者下类似软筋散之类的药,或者饿到有气无力还要五花大绑,务必保证中途不出差错。

    这些俘虏自然也不例外,他们从到了大靖朝起,便几乎只能吃到将将够维持生命的稀粥,其他什么都没有,如今饿到头晕眼花,本该只能任人摆布的。

    便是这两日,有人偷偷给他们送了食物,但是食物也并不太多,很快便被精悍的御林军拿下。

    但混乱虽然片刻间便被压下,然隆安帝对午门献俘有多重视,这会儿见到有人坏事,就有多恼怒,但面上却不显,只是示意潘公公去宣旨。

    六皇子窥见隆安帝此刻面容,心底有些忐忑。

    当日幕僚所献计策,实则比如今情形更激烈些,竟然让他劝服这些俘虏,在午门献俘时候,拒绝跪拜隆安帝,只肯跪拜四皇子,说隆安帝不过一窃贼,窃取四皇子功劳。

    如此,便是把四皇子放在火上烤。

    他心中有所顾虑,不愿把事情闹太大,只想一点一点行事,日积月累,隆安帝与四皇子,会更加离心。

    故而把幕僚说的法子折衷,找人挑唆了那些首领,又给了他们少量吃食,让他们小小闹一闹,有这么个意思便可。

    六皇子本以为,逐渐移了性情的隆安帝,会因此勃然大怒,却不想,隆安帝竟然还能沉得住气。

    不过,六皇子想,隆安帝这是因为暂且还不知道底下为何混乱,待他知晓,怕是会更生气。

    如同六皇子所想,待得午门献俘完毕,隆安帝回到宫中之后,立即宣召相关人等,问清楚了当时情形。

    六皇子派人挑拨时候,便与那些部族首领说,他们是必死无疑的,既然如此,何必给与仇人最后一击,如此,便是他们死了,仇人也不会好过。

    胡蛮部族首领也不是傻子,几乎转瞬间,就猜出了挑唆的人,不是三皇子就是六皇子,这两人和四皇子争夺皇位,自然恨不能四皇子被隆安帝厌弃。

    虽然知道他们是被利用对付四皇子,但是他们就算是死,也不想让四皇子好过,故而便同意了六皇子提议,在午门献俘时候,闹腾着说些挑拨离间的话。

    不外乎是他们这些人,只认四皇子,不认隆安帝;四皇子才是真的勇士,隆安帝只会坐享其成,他们不服……等等。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