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

    震惊着,瑞嬷嬷不由得惊愕看向澜皇贵妃,她想要知道澜皇贵妃这是几个意思,她是认真的吗?

    一旦她去了二皇子府邸请夏国皇后娘娘入宫救叶知画的话,只怕二皇子很快也会知道消息。

    若二皇子知晓叶知画成了这个样子,他很可能会和澜皇贵妃母子决裂。

    “听本宫安排,快去,相信夏国皇后这点面子还是会给本宫,切记,不要惊动宫里的任何人。”

    微微蹙眉,澜皇贵妃心乱如麻,手脚冰凉。

    她一眼看到叶知画的脸成了那个样子,那样的画面带给的震撼,真的无法用语言形容。

    她想,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是,奴婢谨遵娘娘懿旨,奴婢这就去请夏国皇后娘娘。”

    眼含热泪,瑞嬷嬷快速转身,拿着澜皇贵妃的令牌便悄然出宫了。

    跟随在她身后的便是澜皇贵妃身边的暗卫,那是海皇亲自挑选出来的人,自然足以以一敌百。

    二皇子府邸云峰阁,凤凌烟眼皮子跳动的很厉害,她不由得蹙眉看向刚刚出浴的慕云澈,那八块腹肌看的她双眼放光,可是她心神却很不宁。

    “阿澈,你赶紧把衣服穿好,我觉得今晚肯定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会儿我右眼皮跳的很厉害,心神更是不宁。”

    不敢再看慕云澈了,凤凌烟僵硬的别开眼,赶紧催促着慕云澈把衣服换好。

    在这里,他们必须得警惕,一旦发生意外,他们必须得反应敏捷。

    “阿烟,是不是这两天太累了的缘故?这独孤铉大婚这么顺利,想来不会有什么大事儿。”

    抿唇,慕云澈微微一愣,却动作极快的把衣服换好,不由得拥紧凤凌烟安慰着她。

    可是他一个暗示,暗卫便悄然出去打探消息了。

    “唉,难道你忘了还有一个人很危险吗?”

    幽幽的叹息一声,凤凌烟想起叶知画,她有些黯然。

    如今她连叶知画人在哪儿都不知道,就算是想要帮她都无从帮起。

    “宝贝儿你是说叶知画?”

    蹙眉,慕云澈心里一惊,猛的想起他们知道的消息,不由得为独孤铉与叶知画担心了起来。

    他想,这一次宫绝或许好心办坏事了。

    只是事到如今,他也无力回天。

    最要命的是,他们到了沧澜国之后,至今也和独孤铉没有碰面。

    如今的情形,自然是没有办法帮他。

    “嗯,叶家五百余口人下了狱,你觉得知画会不会营救他们?再说了,叶家曾经帮着海后对了澜皇贵妃诸多刁难、添堵,说不定还有不为人知的构陷。我想,若非知画救了独孤铉的话,她再次出现在澜皇贵妃面前的时候,她就没命了。”

    叹息一声,凤凌烟很清楚这些宫里生活的主儿,尤其是女人的心一旦狠起来有多狠。

    可她没有权力去评判任何人,尤其是澜皇贵妃,她听说澜皇贵妃曾经失去了三个孩子。

    光是想想,凤凌烟都觉得毛骨悚然。

    她猜测,澜皇贵妃之所以能够成为宫斗高手,她也是经历失去孩儿的痛楚,才会彻底蜕变的。

    ☆☆☆

    今天更新到此,求月票、推荐票昂。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