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

    李冉儿心里剧烈一跳。

    他来了她家?

    他来做什么?

    是来找自己吗?

    她抿了抿唇,跟了过去。

    “锦初上神!”锦初落在武场边缘,正信步往看台上走,李冉儿叫住了他。

    李冉儿不是一个懦弱的人。

    她决定要找锦初上神,跟他道个歉。

    锦初转头看到她,微笑道:“冉神女?”

    李冉儿走到他面前,深呼吸说:“我是来跟你道歉的!”

    “哦……”锦初笑了一下。“过去的事情,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冉神女也不必放在心上。”

    李冉儿闻言,心里却并没有放松,而是莫名堵得慌。

    “冉神女还有什么事吗?”

    李冉儿:“你……”

    “什么?”

    “没什么!”李冉儿深呼吸,直视着他,傲然笑道:“我只是想说,上神玩得好一手扮猪吃虎!”

    “扮猪吃虎?”锦初挑眉:“我以前很像猪吗?”

    李冉儿掩嘴笑了一下,说:“上神,我自己也知道,我这个人的确有些小性子。以前那样对你……我今天是诚心来跟你道歉的。”

    锦初说:“你真的没有必要跟我道歉。若真觉得心里过意不去,非得想要道个歉,不如就去给雕总管道个歉。”

    “好!我会去的。”

    锦初上神点点头:“如此”

    “今日,我和太子的婚约已经解除了。”李冉儿突然又说。

    “哦……”锦初眨巴眨巴眼睛。“冉神女也不必伤心,你可是龙渊最漂亮的姑娘,一定会觅得良婿的。”

    听他这样说,李冉儿一颗心似乎要飞起来一般,抿嘴笑道:“上神以为,我是龙渊最漂亮的姑娘吗?”

    锦初上神突然看向李冉儿的身后,笑道:“当然!最漂亮的姑娘……之一!还有萧媛公主,也是龙渊最漂亮的姑娘!”

    李冉儿回头一看,萧媛站在她身后。

    “公主?”

    “你跑这里来了?我担心你,到处找你!”萧媛说。

    李冉儿转身挽住她的手,笑问:“担心我什么?”

    “锦初上神,打搅了。”萧媛拉着李冉儿就走。

    “公主,怎么了嘛?”李冉儿被萧媛拉到旁边,问道。

    萧媛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祖母是不是找你了?”

    “是啊!”

    “难道她没有跟你说?”

    “说了呀!”李冉儿叹了口气。“我这辈子,是嫁不成师兄了。”

    “你没事?”

    “那我该怎么样?哭天抹地,寻死觅活呀?”

    萧媛怀疑地看着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豁达了?”

    “本神女向来就是这么豁达的!”

    萧媛转头,远远看向锦初上神的背影:“你该不会是……移情别恋了吧?”

    “你瞎说什么呀!”李冉儿却脸红了。“我没事,你放心好了!”

    “真没事?”

    “真的没事!太后娘娘还给了我个好东西呢!”李冉儿说。

    “什么好东西?”

    “隐信蜂。”

    “不会吧!祖母把那个给你了?”

    “嗯!”李冉儿美滋滋的。“我已经预感到,将来我一定会成为咱们龙渊的第一信报神。”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