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珠彻底激动了,当即叩头谢恩。

    “多谢王妃!”

    “奴婢以后生是王妃的人,死是王妃的鬼!”

    “肝脑涂地,无以为报!”

    朱氏看着她,满意地笑了。

    “好了,快起来吧!”

    “没什么事的话,樱桃,你先送她回去吧!”

    “哎!”

    她身边的贴身婢女樱桃应了一声。

    走到盼珠身边。

    “盼珠妹妹,先请吧!”

    朱氏也赶紧笑道。

    “这个是我身边的大丫鬟樱桃,以后要是本妃没空见你,找樱桃也是一样!”

    盼珠赶紧行礼。

    “樱桃姐姐!”

    樱桃赶紧客气地笑了一下。

    “盼珠妹妹,快走吧!”

    “嗯!”

    盼珠点了点头。

    “奴婢告退!”

    两人一块儿离开。

    约有一炷香后樱桃才回来。

    进门屈膝向朱氏禀报。

    “主子!!”

    “奴婢过去瞧了,那夏氏院子里一个人也没了,晕倒了大半天也没人知晓!”

    “药碗也碎了一地,模样十分凄惨!”

    “这样下去似乎……”不妥啊。

    樱桃没往下说,总之,出人命了可不好。

    朱氏冷冷一笑。

    “你放心,本妃已经问过医女了,不过是热疹而已,还死不了人!”

    “顶多受些罪过罢了,也是她活该!”

    樱桃就没话说了。

    朱氏又摇着扇子冷冷一笑。

    “到底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人,身边的奴才为了几十两银子就能出卖主子,本妃也是头一回见!”

    “哼!”

    “还以为有什么手段呢!”

    “没想到这么不堪一击!”

    在后院没有心腹,就像苍鹰没有翅膀,任凭你浑身都是本事也绝对飞不高。

    所以……

    夏氏基本是废了。

    思及此。

    朱氏也终于放下心来。

    樱桃也笑了。

    “恭喜主子!”

    “不过……”

    “主子,您说不打算要夏姨娘的命,那岂不是还要一直养着那个胖猪?”

    朱氏笑容更加灿烂。

    “养胖猪?”

    “樱桃你怎么越来越笨了!这么简单的事都想不明白!”

    “那女人什么都没有了!不必本王妃下令,底下的下人就能折磨死她!”

    “真以为她能活多久?”

    “至于那个盼珠?也不要紧!”

    “百十两银子我还是能拿出来的!”

    “暂且留着,等那个夏氏死后,一并送她上西天!”

    “主仆两个在黄泉路上也能做个伴儿!”

    “哎!本妃还是那么善良!”

    樱桃抿唇而笑。

    “王妃啊王妃,您真是冰雪聪明,怪不得太妃娘娘那么喜欢您呢!”

    朱氏一脸傲娇。

    “那是!”

    “我自小和表哥一起长大!”

    “不但姑母喜欢我,表哥更喜欢我!”

    樱桃闻言,又笑着奉承几句。

    主仆二人越聊越欢。

    ……

    夏如意这里。

    盼珠得了银子回去,欢喜无比。

    到了晚间又有人送冰过来。

    还有几个小厮说,过几天来给她修屋子。

    晚膳的时候,膳房又亲自将膳食给她送来。

    有一只烧鸡,几只大白馒头和一碗银丝红枣燕窝粥。

    好些天没吃过像样饭菜的盼珠。

    看见这些都快哭出来了,一边啜泣一边狼吞虎咽。

    进府这么久。

    她头一回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人了。

    用过晚膳收拾完,她倚在窗前享受着冰块带来的丝丝凉意。

    不知不觉间很快就睡了过去。

    再一睁眼,就是第二天早上了。

    她看了看早已化成水的冰盆,脑中渐渐清醒过来。

    “对了!”

    “主子!”

    她昨天中午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去看过!

    不知道怎么样了赶紧去看看吧!

    想罢,她洗了把脸匆匆收拾一下就出了门。

    一路脚步匆匆。

    还没走到前头主子的屋,盼珠就听见一阵由远及近的嘶哑喊叫声。

    “贱人!”

    “想害死我!”

    “你们都是贱人!”

    盼珠莫名松了口气。

    ‘还有力气骂人,看来身体还好!’

    ‘王妃说的果然不错!热疹而已死不了人的!’

    这么想着脚步更快了,来到屋前一推开门,她吓了一跳。

    “啊!”

    盼珠尖叫着跑了出去。

    屋子里有个浑身是血披头散发的女人,像女鬼一样恐怖地大喊大叫。

    伴随着嘶叫声,还有浓重的血腥味、极度的闷热和恶臭。

    没跑几步。

    盼珠扶着屋前的大树就吐了起来。

    连同昨夜的一顿饱餐,全都吐了个一干二净。

    “谁?”

    “是谁?”

    “来人啊!”

    她颤抖着身子。

    但回答她的只有空气。

    盼珠渐渐清醒过来,那个疯女人,莫非就是主子了?

    她不可思议地回望室内。

    见那疯女人跑了出来,一边癫狂一边喊,时不时还扒下自己的衣服狠狠挠几下。

    她瞳孔渐渐放大。

    “八成……就是了!”

    她陷入极度震惊。

    许久后终于回神,目光也逐渐恢复平静,甚至还带着一点点狠厉。

    “是又如何?”

    “她想让我死!我不必同情她!”

    于是……

    盼珠起身,面无表情走向室内。

    把东西收拾干净,把碎药碗清理干净,把所有脏的臭的全都清理干净。

    又把夏如意带回来给她梳头洗脸换衣裳。

    做这些的时候,盼珠连一丝感情也无。

    整个人就像是提线木偶,连动作都像是冰凉的器械。

    其实夏如意没疯。

    洗洗漱漱一阵清凉过后,她感觉好了很多。

    折腾了一夜也累极了。

    盼珠再次出门的时候,她再次彻底昏睡了过去。

    ……

    盼珠的背叛,炎热潮湿的天气。

    蚊虫叮咬、湿疹侵袭。

    馊掉的饭菜,一顿饱一顿饥。

    再加上心里的不平衡和愤怒。

    夏如意整个人迅速变得恐怖起来。

    瘦骨嶙峋,皮包骨头,脸色蜡黄,眼圈乌黑,像是中毒了一样。

    就在她陷入水深火热,眼看再无出头之日的时候。

    海枫郡主,大楚朝的五王妃。

    像九天上下来拯救生灵的玄女娘娘一般。

    在一个神秘的夜里,悄无声息下临到武王府的后院。

    夏如意见到她。

    不敢置信地愣了片刻之后,瞬间就撕了上去。

    “贱人!”

    “是你害的我!”

    “都是你!!”

    海枫轻巧一躲,嫣然一笑。

    “如意妹妹这话可不对了!”

    “我说过让你嫁给六王爷,可从来没说过是正妃哦~”

    “你……!”

    夏如意气得吐血!

    “你把我骗到这鬼地方,究竟有什么目的?!”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