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影后古代生活录 > 第二百三十章 问候
    贺海蓝刚离开贺大爷和曹氏又吵了一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曹氏认为贺大爷不管贺海乔的死活,让让贺海乔一个人在宫中受苦,贺大爷和曹氏争执了几句,最后懒得看曹氏发疯,转身就往书房而去。

    海乔如果当初有海星这么让他省心的话,也不至于落得如今这个下场,如今也不能怪他不为他们求情,如今皇上正在气头上,他要如何去求情?去了也怕只能火上浇油了而已,但是曹氏这个蠢妇却根本不思考这些,她一心只有她想做的和她想让他去做的事情而已!

    这边贺海蓝先去贺老夫人的院子里面给晋安候请了安,晋安候正在和贺老夫人说话,看贺老夫人的脸脸色并不是很好,应该会在谈论贺海星的事情,所以晋安候没有留贺海蓝下来多说两句话,让贺海蓝先离开了,就连之前一心想着孙女回来了可以好好地吃一顿的想法都没有了。

    贺海蓝知道贺老夫人因为贺海星的事情耿耿于怀,也没有多留,只是应了一声,离开了贺老夫人的翠和园。

    甄氏的院子中,甄氏早就在院子里面等着了,贺海蓝刚进院子,甄氏就迎了上来,“总算是回来了,这些天在宫中可还习惯?”

    一边问贺海蓝一遍帮贺海蓝整理衣裙,贺海蓝要蹲下去行礼,甄氏拉着贺海蓝站起来,“自己家里哪儿来那么多规矩,快进屋吧,你父亲早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进去一起吃饭。”

    贺海蓝进去,贺二爷看到她回来,抿了抿嘴,贺海蓝笑着给贺二爷行礼,“父亲。”

    故作矜持的贺二爷笑着点头,“回来了就好,快过来坐着吃些东西,时辰也不早了。”

    今日皇后来然后走,接着母亲进宫,就折腾了一整日的时间,现在戌时了他们还没有用饭。

    秋日里的戌时天色还早,贺海蓝以前经常拍戏拍到半夜就不吃饭了,倒也没有觉得有多饿。

    她走过去坐下,“这几日让母亲和父亲担忧了。”

    “你自己是有分寸的,我们倒是不担心你。”贺二爷喝了一口酒,抬眸贺海蓝,抿嘴道,“只是这几日你在宫中可打听了你大姐的事情?她那边怎么样?你大伯父这几日不说,但是为父也知道他很是担心你大姐,如果你可以帮点忙的话…”

    “大姐的事情我没有打听到。”贺海蓝抿了抿嘴,心想贺海星的事情还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特别是自己这个脑子经常转不过弯的便宜爹知道了可能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她自然乐感多说什么,她抿嘴道,“我一直都在坤宁宫中,没有离开过,加上东宫的事情,宫中下了禁令不准提起,所以更不好打听。”

    贺二爷原本还想多问两句,听贺海蓝这样说,顿时也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甄氏轻轻地用手拐了贺二爷一下,笑道,“快吃饭吧,菜都要凉了。”又对贺海蓝说道,“这是碧儿亲自做的,就等你回来好吃上你最喜欢的菜呢,快尝尝。”

    当初贺海蓝被皇帝叫进宫中照顾贺海星,英儿和碧儿两人就跟着贺二爷还有贺大爷两人回府了。

    贺二爷也跟着说道,“是啊,宫中虽然都是御厨,可是自己吃惯的厨子才是最好的,加上碧儿又是你亲自调教出来的,自然做的更符合你的口味,你多吃一点,其他事情就别提了。”

    贺海蓝应了一声,夹了一口菜吃了起来,其实这两日她在宫中并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坤宁宫中有小厨房,御厨那边送过来的饭菜也是极好的,她没事的时候还会亲手做一些小食出来吃,这两日把皇后和太后都养馋了呢。

    “对了,你二姐快要生产了,你跟着去围猎那日送信过来说想让你过去陪她住一段时间,可是你又跟着去围猎了,我原本想等你回来之后就告诉你,你过去陪陪你二姐,好让她安心,但是你回来又入了宫,你看如果这两日没什么事的话,就过去沐恩伯府上陪陪你二姐吧。”

    贺海蓝扬眉,她才穿越过来的时候听说贺海韵已经快三个月的身孕了,但是这才过去四个月左右,不应该那么快生产的啊。

    贺海蓝微笑,“二姐大概什么时候临盆啊?”

    “应该是快到腊月去了。”甄氏笑道,“这些日子她的月份越发的大了,走路都不好走了,我不想让你大姐来回折腾,反正你这回来没事就过去看看她吧,不然你成亲,你大姐是不能来的。”

    “我又不计较那么多。”很多人是说,怀孕的人不能接近快成亲的人来着,但是她可没有那么老派的思想,“既然二姐想我了,那我就过去看看二姐,顺便给二姐诊诊脉,给她开一些药和安排一些运动,让她生产的时候顺利一些。”

    甄氏听贺海蓝这样说,面上的笑意更深了,她连连点头,“好好好,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有你在啊,你大姐生产肯定能够顺顺利利的。”

    贺海蓝抿嘴一笑,“所以啊,您快用饭吧,一直让我们吃,您可是一筷子都没有动呢。”

    一直被冷落的贺二爷趁机插话,“你母亲就是说的厉害,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

    甄氏嗔了贺二爷一眼,又给贺二爷夹菜,“老爷您在那边如何?学生们可都还听话?”

    贺二爷惆怅的叹了一口气,他都不知道皇上为何会把他调到国子监去教学生,他这半路出来的老师,人家虽然都说敬他几分,可是他总是觉得不习惯啊,特别是他教育的人还都是皇亲贵胄,可难教了,不听话的不敢打,骂呢,人家又不听,简直憋屈啊。

    可是这在别人眼里还是无上的荣耀,想象都觉得心好累。

    贺海蓝看着贺二爷的样子,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轻声道,“父亲如果觉得在国子监教书不习惯的话,就在家中玩也是可以的,或者还是像以前一样做一个闲差也挺好的,我觉得国子监教书那种事情交给国子监的老师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