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锦途 > 第两百六三章 登基(一)
    新皇登基的很匆促。

    因是国丧,这个年算是不能过了。

    整个京城都是白绸遍布,随处可听见百姓的哭声,这是大周子民的义务,他们要哭,而且要比家中亲人去世时哭的更伤心,更撕心裂肺,才能不被抓住小辫,未免牵扯全家。

    原本新皇登基最快也要一月后,可是晋州灾民拥堵,虽拦截了大批灾民在城外,加上鞑靼原本已经下了请降书,岂料听闻大周皇帝驾崩,伺机暗中窥探,在贝尔加湖一带蠢蠢欲动。

    还有萧阳煦在大周的余孽一党,也在四方鼓吹朝廷无能,煽动农民起义。

    就些因素这让大周内忧外患,朝臣们都忍不住了,日日奏请新皇登基。

    终于在半月后,礼部与钦天监共同定了吉日,朝中也操持新皇登基的事,其他的再焦头烂额,也要随之停一停了。

    只是宫中许久不曾这般冷清了。

    先皇薨逝,嫔妃们,除了圣母皇太后,太后还能稳居宫中,其他妃嫔除去陪葬的,有子女的就迁去寿康宫居住。

    玉妃自然随着她的儿子晋王一同去往西南肥沃的封地,不得再留在京城。

    而文王周楚涵由着太后扶持登基,力压朝中争议,将先皇遗旨昭告天下,废太子周楚靖,贬为楚王,迁至西北封地,永世不得出封地。

    成王败寇。

    先帝临终之旨,就算朝臣有争议可是太后威望并重,无人敢与之争辩,如有抗旨,当场绞杀,以及祸及家人。

    在外面跪着的太子,文王,朝臣等还未回过神来,就已经被御林军团团围住,是胁迫也是给大家台面下了。

    太子从头至尾一声不吭,到众人对着周楚涵朝时,他终于对着周楚涵低下了头,没有不愤不甘,只有屈服。

    “陛下驾到”

    随着宣表官高声唱和了一声。

    奉先殿外百官齐跪,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半月周楚涵过的是恍惚,他日日守孝灵前,他不知道为何在先帝薨逝之前,留了遗诏,还让太后来宣读,他从来不知道周衍对他有这心思,纵使他想过,也察觉机会渺茫,他能做的不过是不辜负自己的才能罢了。

    然望着地上匍匐了的众臣,他顿时感觉有一股寒意吹来,和暖的春风看来还未吹进京城。

    春寒料峭啊。

    身旁的领事官暗中提醒催促了一声,周楚涵宽阔的龙袍袖口一挥,似拂去前尘过往,早早就听过一句话高处不胜寒啊。

    脚步很坚定,一步一步踏入高耸的奉先殿,等待他的是一把金光闪闪的龙椅,他马上就能知道坐在那把椅子上先帝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他耳畔起此彼伏的风声掩盖了宣表官念的遗诏,他目光逐渐明晰起来。

    是的,从今天开始,他是一位帝王。

    如同先帝一般杀伐决断的帝王。

    宝座就在眼前,周楚涵停了脚步,转身稳稳的坐了下去。

    众臣忙行叩拜大礼。

    “众卿平身。”

    还好,还不算拗口。

    周楚涵想着,面上的神情与他作为亲王皇子时截然不同,是的,他才刚坐上这个位置,就已经需要戴着一副任何人都不能看懂的面具了,他的喜怒哀乐都会隐藏在这冷酷的面具之下。

    而且,这龙椅太硬了,左右前后也没有支撑,让他极为不舒适,然后他想到先帝长年累月的坐在此,只是做皇帝可不是只辛苦这件事。

    接着又是繁琐的登基仪式,等祭拜太庙,昭示上天,终于礼成!

    天色已经暗了。

    新皇也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来到了御书房。

    这刚刚登基,后宫虚空,林蓁与顾婉之还未正式入宫,这名分位置下来后,才由王府迁入宫中居住,后宫的一切暂由圣母皇太后与太后打点着。

    “陛下,皇太后等候您多时了。”

    周楚涵入了宫,这身边还是从前的小厮书信跟着也不合适,伴驾左右的当然是领事太监的差事。

    这太监是允海的徒弟常贵儿,生的还算周正,人也精灵,允海自从随先帝去了,常贵儿就顺理成章的执掌了这领事太监的差事,主要也是太后抬举,看在他从前侍奉过先帝,算是有点眼力劲的。

    “嗯。”

    周楚涵只觉得这一身龙袍太过紧了,只想去换身常服,也好轻松自在些批阅折子,明日早朝还有不少麻烦事。

    今儿趁夜就须得处理,听闻皇太后来了,自然得先尽孝道。

    “孙儿拜见皇祖母。”

    周楚涵还是如寻常一般先行了礼,皇太后倒是一脸喜色,“快,来坐下,这劳累了一日。”

    “谢祖母。”

    周楚涵也不推辞,便坐在了一旁,连喝了几口茶,才觉得清醒了不少。

    “祖母就是来瞧瞧你,与你闲话几句。就算你不爱听,祖母也是该叮嘱你几句。”皇太后现在也是宫中最尊之位,她既然要叮嘱,周楚涵自然要恭顺的听上一听,何况朝中不少老臣是十分敬重皇太后的,她的话也有些分量。

    “朝堂上的事哀家也不敢多置喙,只是楚王与晋王相继离开了京城,去往了封地,这京城中就更冷清了,你皇后的位置与后宫中的嫔妃也该安排进来了。”

    皇太后愈发慈爱,从前她可从未与周楚涵这般亲近,如此局势变了,她变成了一力排除众议,扶持他登基的祖母。

    “是,祖母安排了就是。”

    周楚涵点点头,算是应允了。

    “皇后之位想必不用说也是文王妃林氏,贵妃嘛……自然是顾氏,还有一人,你母后也提过,你母后家的表侄女吴氏,小你三岁,便召进宫来封为德妃,还有几位重臣的女儿也该进宫,为皇家绵延子嗣……”

    皇太后说什么,周楚涵没有仔细听下去,他自然知道皇太后的手段,无非是怕朝廷局势不稳,忙将权臣的女儿召进宫来,一方面示恩德,一方面也是稳固这帮权臣的心。

    权术在皇太后手中耍弄的早已经是游刃有余,不过她的权术也只限于后宫之中,周楚涵没有道理不听从她的建议,便一一应了。

    待皇太后一走,他便令常贵儿将堆积成山的奏折呈上,奉了些宵夜上来草草吃了,再无暇顾及其他,今夜怕是无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