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良宠 > 第427章 骗不了为父
    里面放着的,是他的亲笔书信,若有所求,去找信中所留的人,必能帮他一帮。

    对于这些忠心耿耿,留到现在的老人,这是他能给的,最后的东西了。

    当年之事,他并非全无记忆,上次与沈君茹说的,也并非是假的,只是隐了其中一些事情罢了。

    梁有德有些怔愣,那个沈姑娘到底是什么人,竟能叫秦王和小主人一同护着。

    当初赵润之因科考入狱,都未动用任何旧关系,如今因这一个沈君茹,竟主动联系了他。

    想必,那沈姑娘对赵润之来说,必然是极为重要的。

    “公子,此后路险,老奴不能伴您左右,万望您,多多保重。老奴,拜别公子!”

    说着,梁有德对着赵润之重重跪拜而下,良久,才起身离开。

    此去,路漫漫兮无归期,三里清风三里路,再无人伴他左右。

    ……

    校场,沈钰和沈诗思两人将林良笙一人给围了住。

    林良笙方才从校场上下来,着一袭束袖骑马装,一头墨发高高挽起,被两人缠的那叫寸步难行。

    “林三哥,你快帮忙想想办法吧,我阿姐一定是冤枉的。”

    “这人还在宫里,事情到底如何,谁都不晓得,你这样叫我也不好办啊。”

    林良笙一阵头大,他不过是一个小小校尉,平时也难见圣颜,哪里能说得上话啊。

    偏沈钰和沈诗思,此刻除了他便找不到旁人了。

    这几日,沈尚书也日日黑着张脸,他们那里敢去叨扰沈尚书啊,那不是找骂么。

    “林三哥,你便想想办法吧,或者你带我们去求秦王殿下,你与秦王殿下不是挺要好的么?”

    “那殿下也不是我能差使的动的啊。”

    林良笙顿了一顿,说道。

    “不是我不想搭救,只是人微言轻,圣上面前我确实无能为力,只不过秦王这边,我倒还是能说上个一二。只是我也不敢十足十的保证。”

    “实在不行,我便带人去劫了那大理寺监牢,誓死也要将阿姐救出来!”

    沈钰熬红着眼,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只是话音刚落,便被沈诗思训斥了。

    “你莫要胡说八道,那是大理寺监牢,你当是你家地窖?届时阿姐救不出,还将整个沈府都搭了进去。”

    沈钰气恼的哼了哼。

    “三妹妹说的对,你啊,就是太冲动了,容易坏事,凡事多过过脑子。”

    “那不然怎么办?大理寺是什么样的地方,那些人会不会对阿姐用刑?吃不好,穿不好的,阿姐一定很害怕。偏还不允许任何人进去探监,便是爹都不让进。”

    “事情还未调查清楚之前,你们是家属,自然是要避嫌的。”

    这厢正说着,沈家的小厮便寻了连,一路小跑着,喘着气儿,一边挥着手欢呼道。

    “大少爷,三小姐,快快回去,快快回去。”

    “怎的了?可是阿姐出了事?”

    沈钰一脸担忧,连忙抓了那小厮的领子,紧张的问道。

    那小厮被他领着脖子,险些断了气去,连忙摇头,咽了咽口水,说道。

    “不是不是,大小姐没事,大小姐平安回来了,差小的来寻少爷和三小姐回去呢。”

    “阿姐回来了?无事?”

    “是,无事,而且小的还听说…唉唉唉…少爷您慢些,慢些…”

    沈钰一听沈君茹平安归来,哪还听的下去他的嗦,连忙便跑了去,身后的沈诗思心中自也是急的,只是比之沈钰来沉稳端庄了几分,还不忘跟林良笙福了福身子,见了礼之后才跟在身后小跑着离开。

    沈钰直接跳上马车,将沈诗思拉了上,叮嘱道。

    “三姐你可坐稳了。”

    “不用管我,速速回府。”

    “唉。”

    沈钰应了一声,扬起鞭子,驾马而去,带起一阵风.尘。

    ……

    这厢,沈君茹方才回了院子,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用了膳食,还未歇下,前院便来了人,说是沈尚书请她过去一趟。

    她这个爹,可真是掐准了时间,让她只是稍作了休息。

    “晓得了,你先去吧,我稍后就来。”

    小厮应了一声便回去传话了。

    冬梅将一盅银耳羹递给沈君茹,不明所以的问道。

    “老爷这么急着唤小姐过去做什么?小姐这才刚回来,怎么说也该让小姐好生休息休息才是。”

    沈君茹浅浅的笑了笑,接过银耳羹,捏着勺子尝了一口,一边说道。

    “去捡一些糕点包起来与我带上。”

    “小姐还没吃饱?那吃饱了再去便是了,又不着急。”

    沈君茹只是笑了笑,并未多作解释。

    用了食之后,沈君茹才慢悠悠的去了沈尚书的院子。

    沈尚书板着一张脸,双手负在身后,越等越是气闷。

    这些个孩子,一个一个的,都大了,翅膀都应了!便都不将他放在眼里了!

    远远的瞧着这样的沈尚书,沈君茹忽然有些恍惚,仿佛看到当初手里握着藤条,冷着脸,等着责罚她的父亲。

    如今,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沈君茹,而父亲……似乎也已不似当初那般偏颇。

    沈君茹快步上前,微微屈膝,福身道。

    “父亲。”

    沈尚书转身,冷哼一声,道。

    “跪下!”

    沈君茹半点也不意外,直接跪了下去,身板挺直,虽是微垂着眉眼,骨子里却是熬着的。

    沈尚书瞧着心里那团火便越发烧的旺盛!

    那沈香凝在府里的时候,他那般疼宠她,如今入了东宫,尽连老父都不见了!

    还有这沈君茹,如今是翅膀硬了,他管不动了!

    “你可知错!”

    “父亲何意,君茹不知。”

    “你竟会不知!”

    沈尚书冷哼一声,负在背后的手指紧握成拳,因为太过气氛而微微颤抖!

    “你说,你四妹妹的胎,是不是你推没了的!”

    “四妹妹如今入了东宫,便是皇室中人,她肚腹中的孩儿,便是皇室血脉,若真是丧于女儿之手,您觉得,今日女儿还能平安归来么?”

    “你糊弄的了别人,糊弄不了为父!”

    沈尚书冷声道,而跪在地上的沈君茹却只是挺直着背脊,再无辩驳。

    “父亲若是不信我,那君茹辩驳再多,在父亲眼中也只是狡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