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极品农妃 > 第四二八章 郭鹏的一箭双雕
    “牛阁老,您看呢?”郭鹏笑眯眯的看着一直沉默的首辅大人。

    “皇上,这是您的家事,恕臣不能置喙。”牛阁老低头对着郭鹏一揖。

    “五天前,牛阁老您说天子无家事,天子之事,便是天下之事。”郭鹏假笑了一下,指了边上的一个太监,“你,去把起居录拿来,念给牛阁老听,看朕有没有记错。”

    大家呆呆的看着郭鹏,这么打脸一个首辅大人,这样好吗?牛阁老一下子脸涨得通红,摇摇欲坠。

    现在宫里郭鹏的威信比之前少帝要强多了,少帝从小就长在宫里,其实他对宫中的人是有点客气的。这是从小被欺负、压迫之后产生的客气,与生俱来的。但是,郭鹏不是,他自由自在的惯了,从小就没人限制过,他到宫里,敢拿捏他的,全都已经死了。根本不会看别人的脸色,冲出去拿了上周的起居录很快出来,翻到那一页,准备大声的念出来时,牛阁老伸手制止了太监的准备。

    “皇上,老夫年老体衰,头脑不清,请皇上恩准老臣乞骸归家。”牛阁老仆伏在地。

    “准,连自己说的话都记不清,留在首辅之位也是害人害已。你是要归乡吗?也成,朕也不罚了,准你在京一月收拾。”郭鹏点头,挥了一下手。

    下头的大臣们都惊呆了,老爷子可是首辅,他只说自己要乞骸归家,可是还没说乞骸归乡,就算是要归乡,您至于还限定时间吗?

    “是!”牛阁老很硬气,磕了一个头,冷冷的站起,头也不回的走了。

    “好了,仁亲王交回令箭,不允回归封地。散了吧!”郭鹏挥了一下手,自己站起大步离开了。

    朝臣们包括刚刚支持郭鹏的蔡尚书和柳尚书也惊呆了,他们今天要求仁亲王交回令箭也没有事先商量过,蔡尚书是真的觉得政军分离有损国体,而且之前少帝与仁亲王之争也是因此而起,但是之前,不能让仁亲王交出军权,那是太皇太后给仁亲王的保命符,也是安慰剂;现在郭鹏不可能杀了仁亲王,这是让仁亲王交还军权的最好时机。不过,一箭把牛阁老射下来,这是啥意思?

    蔡尚书想想还是到了辛家巷,辛家全部退出了,但这里还是辛家巷,辛家的作坊全部交给了蔡家,蔡关和作坊里的大匠们关系还不错,所以辛家巷的一切照旧,蔡关没事也会和辛鲲在时一样,没事去学堂里代课。

    蔡关在代课,蔡尚书就在学堂后头听课,想想看,蔡尚书也是听过辛鲲讲过课的,他讲课是要人帮忙,他只能静静的闭着眼坐在教室的前头,但是会有人站在边上,按着他说的,在前头的白板上写板书。现在蔡关跟辛鲲一样,用软木芯笔在白铁皮板上写着字。这还算了,主要是从蔡关讲课的样子,他竟然觉得很像辛鲲。并不仅仅是用白板板书,而是讲课的方式,说话的样子。就算辛鲲只能躺着,但是,很多东西是改变不了的。

    课完了,蔡关看到了父亲,也没有多说话,只是跟学生们告了别,带着父亲回了自己的小院。

    而辛家的大宅,蔡关让淑媛小心保持着,那里永远是辛鲲的家。这是蔡关当时说的,淑媛也觉得是对的,于是现在淑媛代替着李婶成为了辛家巷的女主人,这条巷子跟辛家在时,完全一样,除了没有辛家人了。

    淑媛的肚子很大了,扶着奶娘的手过来见礼,蔡尚书忙摆手,“你要不要回府里待产,这里人手够吗?”

    “已经都安排好了,巷里有经验的大婶很多。”蔡关拒绝了,让人扶着淑媛去后头。

    蔡尚书也不在意,这个他没那么关心,他来的重点是今天朝上发生的事。

    蔡关的手指轻敲起桌子来,蔡尚书眉头一挑,他记得辛鲲思考问题时,也是会做同样的动作。看来,儿子和皇上真的中了辛鲲的毒了。

    “皇上看来一点也不傻啊!朝臣和仁亲王只怕都小看了他。”蔡关终于抬起头。他在辛鲲“死后”一直没有跟郭鹏聊过,郭鹏一直很悲伤,他回京之后就进了宫,然后郭鹏连自己的父母都不想见,他怎么可能会见他。除了上朝处理朝政,郭鹏谁也不见,他也很急,他觉得现在,父子相残可能真的就在眼前了。

    他现在无比的想知道辛鲲在哪,他觉得郭鹏此时就是在自暴自弃。而能劝他的人,只有辛鲲了。没想到,郭鹏出奇不异的把牛阁老和仁亲王一把拿下了。

    “你是说,这些日子皇上就在等这个机会?”蔡尚书也不是傻子,听儿子这么一说,也灵光一闪。新皇登基之后,新皇表现得一直不尽如人意。而仁亲王表现得又有些过于积极进取了,不然,那些两边倒的朝臣们也不会那样。当然,他们敢那样,也正是出于,皇上是仁亲王亲生的,就算仁亲王反了,皇上也不能把仁亲王怎么样。千百年的孝道还是深入人心的,真的仁亲王要杀郭鹏,郭鹏也只能逃,却不能反抗。

    而今天,牛阁老的错在哪?其实他哪都没错,上回他说天子无家事,说的就是郭鹏提及辛鲲的功绩,牛阁老把辛鲲与郭鹏的私交说事,意思很明白,你和辛鲲私交好,但也不能拿到朝堂之上这么说。而这回,仁亲王与郭鹏是亲生的父子,两人不管闹成什么样,倒霉的,都是他们这些朝臣,所以他也以这是家事为由而拒绝回答。这是首辅的智慧,却也是无奈。因为他不能像柳阁老那么无耻,说一堆话,其实啥也没说。

    “您对军营刺杀怎么看?”蔡关换了一个角度,这个问题其实已经搁置了很久了,就是没有结论,最后逼得辛家拿回了金子,黯然退回老家。朝中人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丝疑惑,辛鲲到底是皇上的替罪羊,还是刺客原本就是冲着辛鲲而去的。

    “不是说有两批人,一批对着辛鲲,一批对着皇上?”蔡尚书可是出身蔡家,内幕他比别人还是知道得多一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