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衍继续招呼男客去了。苏云锦也去帮着招呼女客。

    大家彼此寒暄,苏云锦很快在人群中看见了二姐她们。

    沈氏和大哥她们都来了。

    苏云锦欢喜的走过去,“二姐,你们来了?”

    苏宁秀今天穿了通身的红色。衬的整个人都很是明艳,或许是怀了身孕的缘故,苏宁秀整个人都有点慵懒的样子。

    苏云锦又道:“二姐,今天府上的客人多,你腹中的孩子又不足三月,还得仔细些才是。”

    王猛道:“小妹,有我看着呢!姐夫不会让你二姐和孩子有事的。”

    苏宁秀回头去看着王猛笑,一脸的甜蜜。

    苏慕哲也跟着打包票,“大哥也会保护二姐的。”

    苏宁秀打趣着,满脸的促狭。

    “大哥,二姐有你姐夫护着就够了,你还是多护着郭姑娘些才是。”郭秋兰今天也来了。

    郭母和郭家人听说苏云锦家今天会宴请镇上那些有钱的贵人,早早的就撺掇了郭秋兰,让她也跟着苏慕哲去见识见识。

    最好可以也趁着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多在苏云锦家结交上一些夫人小姐啥的,在郭母看来,多让郭秋兰结交镇上的夫人小姐们,对以后女儿女婿的将来总是有益无害的。

    除了撺掇郭秋兰,郭母也打扮的通身体面的带着郭家人来了。现在郭家和苏家人姻亲,她去苏云锦家恭贺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郭母知道今天去苏云锦家恭贺的多是有钱人,怕穿戴太过寒酸被人瞧不起,郭母还把年轻那会儿压箱底的一对金镯拿出来套在了腕上。

    郭母尽量学做有钱人端庄阔气的模样,一来就到处说她是苏云锦大嫂的亲娘。

    别人一听郭母的身份,虽然对郭母的乐意巴结逢迎有些不悦,却也没有表现出来。

    这些人早就修炼成精了,应付郭母那样的人不过是信手拈来的小事。

    郭秋兰被苏宁秀打趣,顿时红了小脸。

    沈氏嗔怪苏宁秀,“你可别看你未来嫂子老实,就一个劲的欺负。”

    苏宁秀俏皮的吐吐舌头。

    “娘,有你和大哥护着,我哪儿敢啊?”

    苏宁秀嘴上说不敢,却整个人靠在王猛的怀里笑。

    王猛怕小媳妇儿站久了不舒服。

    这会儿怀着孕呢!不比以前。为了小媳妇儿和孩子着想,王猛提议送苏宁秀去坐会儿。

    苏云锦知道怀孕确实不宜久站,当即安排了二姐她们去内堂休息吃茶。

    发现园子里还搭了唱戏的戏台子,苏宁秀一下来了兴致。

    “小妹,二姐就在这儿坐着听戏好了。你还有客人要招呼,就不用管我们了,你去忙你的。”苏宁秀选了个角落不易被人碰到的地方坐了下来。

    这会儿还早,戏台子这边的人不多。

    还空了很多座位。台上的武生在翻跟斗,引得台下看戏的人一阵喝彩叫好。

    苏宁秀见台上的人连翻了一串跟斗也跟着一起拍手叫好。

    郭秋兰自从来到苏云锦家的宅子后,心中的羡慕又再次抑制不住的涌了出来。

    “秋儿,你怎么了?”发现郭秋兰的不对劲,苏慕哲一脸关心的询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