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少帅,夫人又退婚了! > 第761章 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一)
    白未央手一抖,手镯差点掉在地上,幸好她一个机灵,迅速蹲下身,抢救到了……

    说时迟那时快,封颂桀的反应也不慢。

    在手镯掉到地上时,封颂桀也立刻蹲身去抢救。

    结果白未央抢救到了……两个人却因此撞在了一起,封颂桀一个不慎,脚一勾。

    两个人摔成一团。

    向旁边倒去。

    封颂桀为了保护住她,自己的脑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但是那也无所谓。

    重点是,为什么没撞到那里。

    那里会剧痛啊。

    回神后,睁眼作势要起身,查看她有没有被撞得如何?

    就发现某个人的脸正好埋在他的裆、裆部……

    封颂桀:……

    怪不得他那里疼的要命。

    恐怕被她那么一个剧烈撞击,要断子绝孙了。

    但是他还不敢让她抬头,自己悄悄地揉揉。

    只好沉默的等待。

    白未央也龇牙咧嘴的回神,一边高兴着:“哎呀,我没撞疼。”一边迅速的爬起来就检查着手中的玉镯。

    完全没注意自己刚才撞在哪里的粗神经。心中只担忧着手中的宝贝。

    “幸好幸好,没摔坏啊……运气不错。”

    封颂桀也站起身,心中无数匹草泥马狂奔而过。

    她竟然没发现自己刚才撞在我哪里了吗?!!

    那趁她没看到,我就揉揉吧。

    封颂桀转身,悄悄地给自己揉了揉,减轻些疼痛。

    白未央:“你转过身干嘛呢?”就算讨厌我也不用这样把。

    封颂桀黑着脸回头,装作严肃波澜不惊的道:“没什么。”

    “呃……”

    这么冷漠吗?

    白未央虽然很想吐槽,但看看手中这个日后价值连城,准备做传家宝的帝王绿翡翠手镯,让我重重孙子孙女万一没钱了,到时候拍卖,能拍一个亿的玩意儿……

    她决定给他个面子。

    “谢谢礼物,不过这礼物太贵重了。”

    “没事,家里也没人戴。”

    “小月牙长大后可以……”

    “小月牙不是跟了你吗?”

    “……”

    白未央竟然无言以对。

    半响。

    憋出一句。

    “那就多谢了。”

    “不客气。”

    “嗯……走,进屋说话吧。”

    “嗯,好。”

    封颂桀有些满意能跟她这么和平共处,同时心中忍不住的吐槽,我到底多蠢啊,我刚才在她说多谢时,就应该说,大恩大德就该以身相许!!

    我干嘛要装大方的说不客气。

    我就应该说客气了,谢我该拿出诚意,就算不以身相许,也该吻一个吧!

    可恶,好机会都错过了……

    脑袋中有一万种想法的封颂桀,正准备跟她再发挥一下时。

    拿着手镯爱不释手把玩的少女,似乎心情很好,在进门时,回头,笑容天真无邪。

    “客人比较多,你随便坐。”

    “嗯,好……”

    回答了之后,就看到少女高高兴兴的离去了。

    封颂桀一直盯着她的笑脸,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厨房,他扼腕捶胸顿足。

    我刚才应该说客人这么多,我这么特殊,我该坐哪里,你领我过去吧!!

    对。

    我就应该这么说。

    顾长风发现他脸色古怪的摸着某处,悄悄地坐过来:“虽然大家都没看你,但是你在干嘛呢。”

    封颂桀:……

    我没干嘛啊……

    循着顾长风的视线看下去,封颂桀立刻住手了。

    肯定是刚才被撞疼了,无意识的揉了揉。

    顾长风无语到快崩溃的道:“就看了人家几眼,你不要告诉我,你就升旗了!!”

    封颂桀:……

    有苦说不出。

    无语凝噎是这种感觉啊……

    ……

    白未央回到厨房后,秦羽发现她脸色不错,想到刚才到来的一堆人。

    “心情很好啊。”

    “是很好。”

    得了一件宝贝,能心情差吗?

    秦羽眼瞅着她已经快哼小曲儿的节奏,“见到封颂桀了?”

    “嗯。”

    白未央继续指挥着下人整理蔬菜。

    说起来,白公馆多久没有过这种宾客满堂的盛况了?大概是从三年前白未央离开白公馆后,整个白公馆的气运就迅速的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了。

    这个衰落的速度从白红叶死后更是达到了巅峰。

    此后,白公馆一蹶不振。

    因此白公馆的下人也开始变得备赖懒散。

    三年后,白公馆又因为白未央回来,有这么多江城的大人物都在白公馆齐聚一堂,让下人们格外开心。

    今儿比过年还热闹高兴。

    做起事来都精神百倍。

    秦羽边腌制着肉和鱼,边酸溜溜的说:“他……怎么样?”

    白未央好奇:“你好好地怎么那么关心他。”

    秦羽咬着牙:“我关心的不是他,是他有没有在追你。”

    白未央摇头,高兴地道:“没有啊。他挺讨厌我的。估计人家也不愿意来,刚才来了,见面了,人家就转过身了。大概不想看到我把。”

    秦羽疑惑:“是这样吗?”

    那家伙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弃吗?看起来不像啊,但也有可能,当自尊被打的一点不剩,是个男人都会放弃,不像是我。

    我是太清楚这家伙的性格了,我是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白未央咕哝道:“大概吧。”

    跟封颂桀保持今天这样平静的关系,白未央是觉得还不错,但那件礼物,实在太贵重了……

    也许他是想借机送来,以后让她留给小月牙做传家宝?

    ……

    客厅内的众人,将白公馆前前后后给转悠了一遍,当看到后院内的白枫木长餐桌上两边坐满了人,九爷还坐在中央,宛若开会时。

    顾长风忍不住道:“就算走亲戚,这也来的太早了。”

    每个人面前还都摆了茶杯,这也就算了,还有人掏出小本子在做笔记,你们到底是闲聊还是开会啊!!

    封颂桀望着那边没做声。

    顾长风把沈婉静拉过来,小声的吐槽了一下来这么早,沈婉静翻个白眼说:“道长们说提前来是为了和老白讨论论道和佛。但是老白今儿要做大厨,哪儿有空,就把九爷拉来救场了,只不过没想到你们也来早了。难道是邀请函上时间写错了吗?”

    顾长风和封颂桀同时愕然。

    是这个原因吗?

    两个人。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