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未央坐了片刻,发现自己抓的小东西给跑了,就跑过去给捉回来,然后得意洋洋的骂着这个野鸡,“你说你,好好地跑什么呢,这山里的狐仙瞅着不像是会吃人啊,所以你不必紧张!”

    “……”

    野鸡睁着一双对眼,委屈的看着这个人类少女,心想,我是倒了多少霉啊,竟然被个人类捉住了。她还叽叽喳喳说一些我根本听不懂的话,呜,要被吃了……

    命不久矣!

    远远看着白未央的几只小狐狸,正有点犹豫要对付白未央时,却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森林内,不免有些诧异。

    “又来了一个人类,怎么办?”

    “先等一下,别着急。”

    “那个人类好像把这个少女认成狐仙了。有意思。”

    “那咱们先看看热闹,等会再出手。”“我也是那么想的。”

    几只小狐狸观察了片刻,其中一只稍微有些修为的低声说:“这个人类,是个修行者,快去通知大长老,来了一个高手。”

    “好像修为还不弱。”

    ……

    岂止是不弱。

    稍微感应一下,就知道这位实力绝对是顶尖。

    “这位的实力,有可能咱们根本不是对手。”或许大长老也不是对手。

    “那怎么办?”

    “快,将这个人类少女一起引到别处。”少女是没有实力的,可以单独对付。修行者的话就的单独请大长老来试探一下了。

    “可是你们说他实力那么强,正面对上肯定会被抓住的。”

    “傻啊,用那个人类少女,调虎离山。”

    用人类少女调虎离山吗?

    封颂桀躲在树后深呼吸了片刻,正准备出来探个究竟时,异变出现了,周围的银杏树一阵诡风吹来,紧跟着树影摇曳,眼前出现四五个鹅黄衣衫少女的身影,长得叫一个脸容秀美,清隽可爱。笑起来甜甜的,让人看的心情极好。

    那张脸……让封颂桀莫名的心弦一颤。

    不过,随着树影斑驳的晃动。

    少女的身影变得破破碎碎。

    封颂桀捏紧了树干,树干上立刻出现了一个五指深坑,他唇角泛起讥诮的微笑:“有意思!这些小东西竟然真的使用幻术准备跟我玩这套。”

    那看来刚才的少女真是个狐狸精了!

    还是这群狐狸的头儿呢。

    封颂桀勾唇一笑:“就跟你们玩玩。”

    顺着少女的影子跟上去。

    却说那边

    白未央远远地看到地上有东西在跑动,一片白花花,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就揉了揉眼睛,可随后仔细的看过去。

    真是一只……博美犬?

    不对。

    狐狸吗!!

    难道我真是踏破提携无觅处?

    白未央有些兴奋,立刻丢下野鸡跑过去,想了想,又回头把抓住的野鸡野兔给带上,这才奔了过去。

    这一路跑起来,就向南跑了大约有七八里,那只白色的生物才停下来。

    毛茸茸的尾巴晃了晃,回过头,冲她做了一个笑脸。

    旋即。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她感觉自己两只眼睛看到的事物不一样,左眼看到的是这只白绒绒的小家伙变成了一个漂亮的美男子,美男子还是没穿衣服的那种,在搔首弄姿,呃,算是在勾引她?

    然后右眼吧。

    看到的,仍然是一只小狐狸!小狐狸正在摆出各种诡异的姿势,搔首弄姿??

    这叫什么鬼。

    “……我到底该怎么吐槽呢。”

    白未央摸着下巴想了想,难道是我的幻觉不成?

    思索了半天。

    捂住左眼,只单单用右眼看,这该死的的确是一只小狐狸。捂住右眼,用左眼看,妈个鸡!这特么是一个一丝不挂的美男子啊!

    白未央眼珠子都快瞪出来。

    想了半响。

    脑中灯泡一闪。

    该不会我的右眼是什么阴阳眼,能看穿这种把戏罢。

    此刻的白未央并不知道,九爷虽然抹去了她的记忆,也封住了她的把脉,还拿走了随侯珠,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做个普通人,想看看她的命运。

    可是九爷毕竟心软。

    知道这个世界,神鬼横行。

    修行者不对普通人出手,这是规定。

    但是神鬼草木妖精,就不会对人类客气了……所以九爷怕她碰到什么鬼怪或者妖精缠身,就直接给她的右眼开了天眼,这个天眼并不是神宵天眼,算是一个小法术。九爷的法术,可破一切幻术,遇鬼怪也能立刻看破。且妖精鬼怪是无法对她附身使坏的。

    这样子给她的生存减少了一些麻烦。

    咱们家的蠢央央还以为自己天生阴阳眼,激动地不行。

    对人家小狐狸佯装一副严肃的模样。

    嘀咕道。

    “还是将计就计吧,省的对方以为我没中计就糟糕了。”

    她拍着手虚与委蛇的夸赞道。

    “哇,好美的……人啊。”

    边假装被美男子虏获,边一步步走近,那只小狐狸似乎以为她上钩了,摆姿势摆的更起劲儿了。

    等白未央走到那只小狐狸面前时,小狐狸兴奋的正要上来一口咬断她的脖子,她利落的闪开。

    拍了拍衣袖上的银杏叶。

    笑眯眯的看着这个还保持着幻术的小狐狸。

    “我说,你勾引我,好大的胆子。”

    她一把就抓住了狐狸尾巴。

    小狐狸一惊,法术失效,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人类少女。

    语气里充满了诧异。

    “怎么会……你竟然没有中招。”

    白未央心想,你真把自己当做聂小倩了!!还是男版聂小倩,但我特么不是书呆子宁采臣啊!还勾引人……逗比!

    “我为什么会中招,你们这种小儿科的行为,装神弄鬼!”

    “可可是……”

    可是他们狐仙的幻术没有一次失效的。怎么会对这个人类少女不起作用呢!

    白未央厉声打断:“没什么可是!”

    其他小狐狸急了。

    远远地看着被抓住的自家同伴。

    然后不顾大长老平时的教育,生怕小狐狸被怎么样,就一个个施展小法术打算弄晕少女,救回自家同伴。

    可惜。

    那些妖精法术打在白未央身上,全都……石沉大海,根本不痛不痒。

    白未央回头,感觉周围气氛怪异。

    “还准备用什么妖术打我??”

    那些狐狸发现法术根本对她无效,错愕的不知道说什么了,都躲在暗处面面相觑,用眼神互相问:这到底怎么回事!

    大家全都两眼一抹黑。

    谁知道啊。

    这个人类少女能看破他们的幻术,这也就算了。

    还特么能让法术无效!

    小狐狸当然看到空气中一道道小法术袭击而来,也看到由少女的右眼中释放出了某种强横的力量,形成了一道金色的防御结界,完全阻止住了任何攻击法术。

    其他人离得远,估计没看到这道诡异的金色结界。

    它可是一清二楚。

    白未央站在那里,逡巡了一圈四周,发现又是诡异的闪光袭来,带着一定程度的冲击波。

    白未央抬手下意识的阻挡,却发现法术在近前时,已经失去作用。

    那边还传来了吵杂的吵闹声。

    “为什么,为什么法术对这个女人不起作用?到底为什么?”

    还真特么用法术打我了?

    白未央直接抓起手中的小狐狸尾巴,倒着拎起它,开始跟打地鼠似的,直接把它往地上拍。

    这种捶打让小狐狸七晕八素。

    因为它还有点道行,所以不至于被拍死。

    可这样拍的头晕脑胀老眼昏花晕乎想吐就不值得了。

    连忙告饶着。

    “你别打了别打了。”

    白未央边拍着边狂笑着道:“你们不是狐仙吗?为什么这么乖乖的挨打?”

    我倒是想还手啊,你抓着我,我所有的力量都使不出来,还反击什么啊!小狐狸委屈的要死,被拍的两只眼睛都冒出了泪水:“呜呜呜,你不要打我了。”

    先下手为强的白未央可一点也不同情这只小狐狸精,狐狸最会骗人了,刚才还攻击她!

    “我不打的你半死,万一你等会爬起来又给我装神弄鬼,我又没法对付你,那现在只好先把你打个半死了!”

    “我认输!!我投降!”

    小狐狸不知道从哪儿拿过来一条白色手帕,举起来。

    白未央接过它的白旗:“我接受你的投降。”

    这才放开了小狐狸。

    小狐狸揉着被敲肿了的后脑勺,委屈的瘪着嘴,露出了可怜兮兮的眼神,试图博得人类的同情。

    但是这个少女完全不看它。

    还很大爷姿态的坐在那里,傲慢的道。

    “滚过来给大爷捶捶腿。”

    “好。”

    小狐狸又一次变身成人类男子,这回是穿着衣服的,结果立刻被敲了脑袋暴打一顿:“没事使什么幻术!变什么身!给我变回去!”

    小狐狸:……

    呜。

    这个人类果然能看破我的诡计。

    好惨!

    它只好乖乖地给她捶腿。

    白未央赞道:“真乖啊。”

    “……”

    小狐狸心想,还不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该死的。

    那些家伙去请大长老来了没有啊。

    还不快救救可怜的我。

    因为白未央抓了小狐狸的缘故。

    那群勾搭封颂桀的小狐狸有了第二重计划,顺利的将封颂桀引到了少女和小狐狸所在地,然后狐群迅速离去。

    反正小狐狸正在给少女捶腿。

    那位修行者要是误以为少女是个老狐狸精。

    他们的一石二鸟计划就达成了。

    白未央正享受着小狐狸的捶腿休息,感觉背后一阵风吹来,还有脚步声,回过头,就看到昨晚上得罪过的男子。

    那个人一身英式西装,笔挺英俊,浑身透着尊贵之气。

    光芒夺目极了。

    白未央瞠目结舌的还没想好怎么打招呼,或者逃走呢。

    对方一眼就看到她。

    二人四目相对间。

    男人勾唇冷冷一笑。

    “果然是你,昨晚上的狐狸精!”

    “……”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