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双魂战 > 第787章 鼓动再背叛
    一声清脆悦耳的女子笑声自东南方的天空中传来,好似从月亮之上传下的笑声一样,女子以清脆悦耳的声音说道:“寻衅者,在挑衅的时候应该找个合适的人质才为明智之举。”

    “你千不该,万不该,愚蠢地拿硕山之巅的王氏族人做为人质。立即放了我硕山之巅的王氏族人,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过错,你也可以继续找天柱山神明的悔气。”

    “既然我开言说话了,就不得不多说两句公道话,那天柱山神明根本就没有开辟过你的巫山,你却说谎话,诬陷天柱山神明开辟了你的巫山,更是说你恢复了天柱山神明开辟后的巫山,你这种谎言的用意何在?是想找个寻衅的理由吗?”

    “其实,你的巫山完全在天柱山神明划定的版图之外,是你施展移山倒海的神通,硬是把你的巫山搬迁到了天柱山神明所划定的地盘,挡住了天柱山神明开辟的金光大道通往北海之路。”

    “你强占了天柱山神明的地盘,挡了人家的道路,又故意把门人弟子撤出了巫山,在巫山之中布下巫术,好叫天柱山的贵族中人入山,然后再以巫术控制天柱山神明的那些子民。你的这些行为,许多的神仙都看着呢。”

    “你把谎言说出,意在你占了一个理字,其实,只要看到你行为的人,全部都认为你很理亏。”

    巫山之上的所有人听到突然出现的女子声音后,都抬头望上了东南方的月亮。

    巫山老祖也望向了东南方天空中的月亮,冷声道:“你是谁?为何管我的闲事?纵使是我挡了天柱山神明开辟的金光大道又如何?这片沼泽地乃是属于我巫山派的,他天柱山神明凭什么一句话,就把这片沼泽地划入了天柱山的地盘?”

    女子以清脆悦耳的声音说道:“我乃硕山之巅神明座下的红鸾右使。因为你挟持了硕山之巅神明的子民,我不得不管你的闲事。如果不是你挟持王兰馨,我这个深居月宫之中,闲来看尽世间百态的闲神,才懒得管你的闲事。”

    “我不为你和天柱山神明的事情说理,当评判;不要问我你们的地盘划分的事情。”

    “当你招惹到我们硕山之巅的王氏族人的时候,当你敢傲慢地还不放开我硕山之巅的王氏族人的时候,你激起了我主持正义的思想,今夜就把你给正义了。”

    巫山老祖哼哈怪笑道:“你敢正义本老祖?那你就现出正义的化身吧,看你怎么来正义我?莫说你一个红鸾右使,纵使硕山之巅的神明现身,本老祖也不放在眼中。”

    红鸾右使道:“何需要我现出正义的化身?你完全可以看看你现在的巫山居于何处了?再说是不是叫我现出正义的化身?”

    巫山之巅的人们立即四处观望,只见整座巫山在不知不觉间,竟然被移到了金光大道之东百里之外。

    巫山之西的山脚下已经不再是沼泽地,竟然是金黄色的五十里宽的金光大道,金光大道之西是十五里高的悬崖绝壁。

    在正对巫山所在的正西方,十五里高的悬崖绝壁向下迅速塌陷五里。沿着金光大道,从十里高的悬崖绝壁再向北行五百里;十里高的悬崖绝壁再向下方塌陷五里。

    从五里高的悬崖绝壁再向北行五百里;五里高的悬崖绝壁再向下方塌陷五里,直到失去了悬崖绝壁对沼泽地和地平面的分割,金光大道再向北伸延了五百里才到了尽头。

    在巫山的北部,金光大道以东的地方,东西千里之地,除了数十群拿着灯球火把的人群还在沼泽地中搜寻着猎物,绝对看不到其他的人烟,因为那里本是沼泽地的东部边缘地域,数十群人,足有数百万之众,都被无形的力量挪移到了金光大道东部的沼泽地中还浑然不知。

    巫山老祖看到如此神妙的神通,立即探出干枯的左手抓向了王兰馨的脖子。

    一道红光以比巫山老祖更快的速度,瞬间击中巫山老祖探出的左手,只把巫山老祖的左手击成了虚无,与此同时,王兰馨母子二人被无形的力量挪移到了贾征的身边。

    巫山老祖被一道红光把左手击成虚无,急忙出右手一掌切下了左臂,被切下的左臂迅速被红光包裹,急速地焚烧成虚无。要不是巫山老祖及时切下左臂,怕是他的整个人都要跟着一起被焚烧起来。

    巫山老祖惊恐非常地道:“你,你竟然是天神级以上修为的神人?你为什么要不顾身份的干涉我的事情?你们硕山之巅的人从来都不过问世事,为什么要过问我的事情?”

    红鸾右使的笑声传来道:“你不是说,纵使硕山之巅的神明现身,你也不放在眼中吗?何况我这个红鸾右使?现在怎么怕了?”

    “我们硕山之巅的人虽然从来不过问世事,可是你挟持了我们硕山之巅的王氏族人。这和过问世事不沾边。”

    “再说了,天柱山神明虽然不成认和我们硕山之巅的王氏族人有关系,可是事实却不容质疑,同是王氏族人,天柱山神明可以无情,我们硕山之巅的王氏族人却不能无义。”

    “天柱山神明是一个才先天一重修为的小孩子,能有和我硕山之巅的神明做对的勇气,确实算是可造之才。有着无限生命的我们,都希望看到一个后起之秀的出现,我不愿意看到你这个歪门邪道使用下溅的技量来为难天柱山神明。”

    “我出手一次,是为了解救硕山之巅的族人王兰馨,并不算干涉了世事。歪门邪道,你说我干涉了世事吗?”

    巫山老祖惊恐之极,又气愤之极地道:“你以大欺小,还振振有词,全把理字占上了。我没有你的神通大,自然也就说理不过,这次我认栽。”

    红鸾右使的声音传来道:“不认栽也行啊,拿出你手中的天神级的神器来和我较量一番看看,你依仗天神级的神器欺负一些弱小,你怎么不说以大欺小?”

    “你对那些人所施展的凝血巫术虽然防不胜防,却因为那些人都吃过四灵炎鱼肉,有着本能的抵抗阴邪之物入体的本能,你的阴邪巫术对他们全然无效!”

    “妄自尊大的你还以为胜利在望呢,却不曾想,因为你选错了挟持的人质,最后是满盘计划皆输。”

    巫山老祖愤怒之极地道:“我手中何来天神器?你这是对我的诬陷!”

    红鸾右使的笑声传来道:“如果不是你有神器护体,对你身周领域的时间流速的加乘,你怎么可能躲得过贾征那一道雷电光柱的轰击?”

    “贾征那一击看似抬手发出,实乃是经过了其掌中的辅助神器的加乘。贾征掌中的辅助神器,只能为贾征的攻击力加乘到傲神巅峰级的攻击强度,而你却可以轻易的躲过贾征的攻击,说你身上有天神级的神器,也就显而易见地证实了。”

    “刚才,我废去了你的左手,叫你的实力在短时间内至少减弱三成,以你如今的实力,要在洪流世界保住你的天神器,怕是不容易了。”

    红鸾右使的话语是向着洪流世界中的人说的,对于巫山老祖怀有天神器的事,也是向着洪流世界中的人说的,通过红鸾右使的话语,把巫山老祖原来强势凌人的气势,立即逆转了过来,反而叫巫山老祖因为拥有天神器,成为了过街老鼠,成为了极度想拥有神器的恶狼们要猎杀的肥羊。

    巫山老祖愤怒之极地吼叫道:“你们硕山之巅的神器无数,为什么不允许别人拥有神器?再说了,天柱山神明手中不是一样拥有天神器吗?为何偏偏要说我手中有天神器?你这是居心叵测!”

    红鸾右使哈哈大笑了数声,说道:“我们硕山之巅确实是神器无数,只可惜没有人进得了硕山之巅抢夺。”

    “天柱山神明手中的神器虽好,却没有谁愿意去天柱山神明手中抢夺。”

    “你就不同了,你既然是巫山老祖,很显然,你们巫山派就你是最强大的神仙。你没有强大的神仆,更没有可以像天柱山神明一样拥有五行雷珠防身。天柱山神明使用冰火神鼎炼制的五行雷珠,足可以威胁到天神级的神人。”

    “你除了有一件天神器防身,你能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天神级神人的武器?你没有强大的实力,所以你不配拥有天神器。如果你能把你的天神器献出来,我可以保你在洪流世界平平安安;如果你不献出天神器,怕是你从此要在逃亡之路上过完余生了。”

    巫山老祖气得浑身颤抖,怒吼道:“你这是巅倒黑白!你这是明抢!”

    红鸾右使笑说道:“你本来就是一身黑,何需要我巅倒黑白?”

    “要说我明抢,谁见到我抢你的天神器了?既然你不献出天神器,我红鸾右使郑重声明,你所拥有的天神器,我们硕山之巅的人不稀罕,我们硕山之巅的王氏族人绝不会去抢夺你的天神器,就是你再献出天神器,我硕山之巅的王氏族人也不收了。”

    “同样是拥有天神器的你,为什么会这么害怕?”

    “你看贾征手中就有一件神器,虽然我不知道那件神器是什么级别的?至少现在贾征可以借助手中的神器把攻击力加乘到傲神级的攻击强度。”

    “为什么贾征不怕别人抢夺他手中的神器呢?原因只有一个,人家不怕抢,因为要抢夺他神器的人,必须做好被毙杀的准备。”

    “你这个歪门邪道没有这么足的底气,那些平时想神器都想得发了疯的人们,不抢你的天神器,还要抢谁的天神器?哈哈,你这个歪门邪道的凝血巫术虽然叫人防不胜防,可是吃过四灵炎鱼肉的人就不怕你的凝血巫术了,你好自为之。”

    巫山老祖气恼之极,一个瞬移离开了巫山之巅,再不走,怕是红鸾右使还要把他的秘密和弱点道出几项来,他还真就走不出洪流大陆了。

    红鸾右使在巫山老祖瞬移离开之后,从月亮上再次传来笑声,说道:“王兰馨,你们现在所在的那座山已经不在天柱山神明划定的地盘内了,从此那座山属于你了。”

    “如你所言,那座方圆半径百里的大山从此称为圣母山,你王兰馨从此就是兰馨圣母。”

    “你是天柱山神明的姨娘,又是洪流商会贾征总管的妻子,我们硕山之巅的王氏族人。你占有圣母山,无人敢为难于你。”

    “至于刀轮帝国的刀家之人,不会过问圣母山之事,因为刀轮帝国得我们硕山的流沙河之利,不会因小失大,为了一座圣母山而为难于你。”

    “圣母山已经被我发出的神力洗涤过,剔除了那个歪门邪道所布的一切巫术,以后,你王兰馨可以在圣母山广招门人弟子,建立一方势力。”

    “你要叫你的圣母山,尽快地成为刀轮帝国百宗万派之中举足轻重的一方势力,如此,才不枉我出手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