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翊运 > 第280章 恻隐之心
    一开始,李付安只是无声的流眼泪。趁着抹眼泪的工夫,偷瞄了刘三石一眼,结果发现,刘三石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或者根本就没想着要搭理他。

    李付安心里生出一些恨,也有一点酸,于是便放声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哭声压抑当中带着一丝哀怨,就像是被人糟蹋了没给他钱似的。

    此刻,刘三石的心里也有这样的感受。

    “你哭啥哭?觉得自己很委屈是吧?”

    李付安立马止住了哭声,一双泪眼楚楚可怜的看着刘三石,带着哭腔说道:“我不是委屈,我是没法跟你解释清楚。”

    “解释不清楚就别解释了。”刘三石的心情有点复杂,一是心软看不得一个大男人在他面前可怜巴巴的样子,二是怕外人听到这里的动静会很尴尬。

    毕竟李付安现在跟他还是搭档,让别人知道了这像什么样子。

    “不行,这个事我必须跟你解释清楚。”李付安使劲抹了一把眼泪,一脸固执的看着刘三石说道,“刘主任,我真没有别的意思,姜易民非要让我跟你交接,我也是没办法。”

    “行了行了!”刘三石冲他摆了摆手,“这些话你刚才已经说过了,就不要再重复了。”

    刘三石的这个态度,让李付安想到了话说两遍淡如水,想到了解释就是掩饰。

    看起来,他楚楚可怜的样子,并没有打动刘三石,刘三石还是不相信他。

    这可不行,他得让刘三石相信他。

    “刘主任,刚才我让你办交接,你肯定会想,我想将你取而代之,为了得到办事处主任的位置,我表现的都有点迫不及待了,是吗?”

    难道不是吗?

    刘三石白了李付安一眼。

    “刘主任,你要是真的这样想,那就冤枉死我了。你想啊,我初来乍到的,在省城完全是一抹黑,我敢这样想吗?退一万步说,我就是有这个贼心,也没有这个贼胆啊!你真的冷不丁把这一摊子扔给我,我肯定得抓瞎啊!”

    这倒是句实话。

    看起来这家伙还有点自知之明。

    “老李,冷不丁把这一摊子交给你,你还真的玩不转。不过你有上进的想法也很正常,人都是追求进步的嘛!只要领导把你放在了那个位置上,你就能够担当起来。工作嘛,其实也无所谓,搞不好还搞不坏吗?谁也不会拿尺子去比量比量。”

    这一番话,每一个字都戳到了李付安的软肋,没错,他就是这样想的,害怕担不起来这个责任是真的,可他就是想在职位上能压刘三石一头。

    看起来,人家刘三石的眼睛不瞎啊!他内心里是怎么想的,人家都猜到了。

    李付安一害怕,眼泪又流了下来。

    “刘主任,我也不怕你笑话,这次到省城来工作,我得夹着尾巴做人啊!最近这两年,我都干了三个地方的副镇长了。最长的八个月,最短的四个月,最后就被镇长给踢了出来。每一次,都是镇长误会我想夺他的权,你说我冤枉不冤枉啊!”

    刘三石冷冷的看了李付安一眼,心里道:你特么脸皮还真够厚的,还好意思说这个?两年时间,你被踢了三次,都特么可以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每一次都是人家误会了你?

    李付安观察着刘三石脸上的表情,抹了一下眼泪继续说道:

    “刘主任,你心里肯定会想,怎么每个镇长都误会你,没误会别人呢?恐怕不光是你,所有的人都会这样想,这也正是让我感到苦恼的地方。要是你再误会了,把我一脚踢出去,我真的就没脸做人了。”

    刘三石的心里动了一下。

    他觉得,李付安的这些顾虑,应该是他内心里真实的感受。

    两年时间三次工作变动,而且每一次工作变动,都是因为被原来那个工作单位的顶头上司给踢了出来,他确实是没有继续折腾的本钱了。

    作为刘三石自己来说呢,也没有想过要翻腾什么。

    把李付安调到办事处来工作,是他向组织上要求的,不管李付安怎么对他,他都没有想过要把他赶走。

    真的要那样做了,大家会觉得他遇人不淑,甚至会留下不能容人的印象。

    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他第一次以一个单位领导的身份,来处理与手下的人际关系,如果给人家留下不能容人的印象,那他在仕途上就不可能会走很远。

    这,不是刘三石希望看到的。

    于是,刘三石就动了恻隐之心。

    “老李,你就安心工作吧,刚才的那点事,我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不管怎么说,你能到办事处来工作,是我向组织部门推荐的,这也说明你我之间有这个缘分。不管是你还是我,都应该珍惜这段缘分。”

    李付安立马表态道:“刘主任,请你放心,以后在工作上,你指到哪儿我打到哪儿,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会朝西,要是有半点违背你意愿的地方,我李付安就不是人。”

    刘三石摆了摆手说:“也没有那么严重,既然是搁伙计,工作上,咱们还是商量着来。我只想提醒你一点,如果在以后的工作当中对我有什么意见,可以明确告诉我,千万别憋在心里,更不能在背后嘀嘀咕咕。”

    李付安再一次表态说:“刘主任,请你放心,我李付安绝对不是那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在背后捅领导的刀子,那是畜生才干的事。”

    接下来的三天,姜易民没再给刘三石打电话,夏州市市委那边也没有任何动静,刘三石估计,那个事,可能已经过去了。

    这两天,刘三石多少有点感冒的征兆,体温倒不是太高,测量过几次,一直在三十八度左右徘徊,就是头疼的厉害,感觉就像被紧箍咒箍着一样。

    他只好推掉了所有的应酬,接连两个晚上都待在三石美食帝国,虽然已经习惯了晚睡晚起的生活,但能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倒是一份难得的清净。

    刘三石突然觉得这种清净的感觉真好。

    可这种清净也只是维持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被打破了。

    第二天晚上九点多,刘三石正准备上床休息,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打开房门一看,外面站着的是马清明,左手里拎着几个热腾腾的菜肴,右手里拎着一瓶五粮液。

    对马清明的突然到来,刘三石还真有点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