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桀对白欣雨的这一顿折腾有点猝不及防, 以前的白欣雨从来不是这个样子的。

    准确的说,穆桀从来没有见过白欣雨和自己发火的样子,不过这好像也没什么大碍,这段感情本来也不是自己想要的。

    如果不是当初父亲非要把白欣雨介绍给自己,也就不会惹出这么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既然是她选择分手,那就随她去好了,这件事情对于穆桀来说无关痛痒罢了。

    白家。

    白欣雨下了车,嘭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屋里的灯还亮着,周楠没有睡,因为白欣雨还没有回来。

    “妈,你还不睡呢?”

    “这不等你回来,厨房里给你留了饭,去吃点吧。”

    白欣雨没有心情吃东西,“不吃了,我先上去了。”

    白欣雨说完以后就迫不及待的上楼,周楠当然能够看出来自己的女儿有些不高兴,做母亲的总是了解女儿,除了因为工作,她很少有这样的时候。

    周楠端着饭上了楼。

    咚咚咚……

    “欣雨,开门,是妈。”

    白欣雨正坐在房间的床上,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心里面气不打一处来。

    “怎么了,看你这刚一回家,情绪有点儿不太对劲。”

    白欣雨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自己的母亲,因为毕竟这段感情是父亲介绍来的,再说了两个人现在仅仅是吵架而已,没有确定是真的分开。

    “没事,就是公司里的工作太忙了,难免有点烦,你把饭放那儿吧,我待会就吃。”

    周楠看见她一脸疲惫的样子,也懂得给她自己的空间,于是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白欣雨心里面解不开,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富家千金吧,身边也不缺乏追求者,凭什么自己的情绪由他的摆布呢。

    第二天一早,白杰早早的起床了。

    “听说昨天晚上欣雨回来的时候就已经不早了,刚刚公司的助理打电话来给我,说这孩子好像又因为情绪化,差点给我丢掉了一单生意。”

    白杰有些不高兴。

    “毕竟她还是个孩子,难免有些情绪化,昨天晚上我看她状态就有点不太对劲,今天就让她在家里好好休息休息吧。”

    周楠在一边劝着。

    “这孩子,行了不说了,我去公司了。”白杰开车去了公司。

    在家里,白欣雨被父母宠爱着,虽然父亲已经让自己开始接手公司的生意了,但是她工作起来非常情绪化,有的时候就像一个工作狂,有的时候就想罢工。

    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快到了中午时分,她感觉头有些晕晕的,并不想去公司。

    叮铃铃……

    她眼睛朦朦胧胧的去接电话。

    “欣雨,好长时间也不见你出来玩儿了,今天晚上我们一块儿聚一聚啊,没有你,我们都不热闹了。”

    是好朋友迪可打来的电话,她的父亲也是经营着自己家的公司,虽然公司不是特别大,但也小有名气了。

    迪可幸福的地方就在于他的父母没有打算让她接手公司,也主要是因为她还有一个哥哥。

    所以迪可在平时生活上自由的很,想去公司工作的时候就去,不想去的时候就自己搞搞音乐,自己想什么时候出来逍遥,就什么时候出来逍遥。

    “这不是这段时间工作太忙了嘛,正好我也有事情打算跟你说,今天晚上老地方不见不散。”

    挂掉电话以后,她注意到墙上的挂钟已经快指到了12上。

    赶紧换上衣服下楼。

    “不用这么着急忙慌的了,我看你昨天状态不是很好,今天你爸早上还说,你差点给他搞丢了一个单子,我已经向他请过假了,你今天就好好的休息一天吧。”

    白欣雨这才算松了一口气。

    “谢谢妈,我正打算今天晚上和迪克一起出去放松放松,还好你在我爸那里提前打过了招呼,不然不知道回到公司之后又该怎么说我了。”

    白欣雨兴冲冲的上了楼,在房间里呆了两个小时左右,换好了衣服,打算晚上和她出去玩儿。

    自从自己和穆桀在一起以后,这种和朋友在一起欢聚的时刻,的确是少了很多,有的时候,因为他牺牲了自己娱乐的时间。

    既然现在两个人暂时分手了,那对于自己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晚上白欣雨开着自己的跑车去了商业中心的一家迪厅。

    这是她和迪可以前特别爱一块儿来的地方,看到了门前停着一辆红色的跑车,她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迪可的。

    刚刚一进门,就在不远的吧台前看到了她。

    “我来迟了,自罚自罚。”

    白欣雨吩咐酒保给自己倒了一杯高酒精度的伏特加。

    “怎么了?一块儿出来玩儿,这种事情都不积极了,听说你最近恋爱了,和穆家的少爷,怎么样啊?”

    迪可问她。

    “唉,别提了,都不是省油的灯,这不前几天两个人刚刚吵过架,现在谁也不肯搭理谁了。”

    “以前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以前强调什么自由主义,逍遥主义,现在竟然因为一个男人唉声叹气的。”

    迪可故意和白欣雨这么说,她知道白欣雨不论平时做什么事情,都有自己的一套计谋,根本没有人可以做她的情敌。

    “别提了,感情这种事情可不是一厢情愿的,再说了,我之前身边也不缺乏追求者啊,这你是知道的。”

    “既然不是一厢情愿的,那我就敢说,只要你一出手,没有搞不定的人,事在人为,就看你怎么做了。”

    白欣雨摇摇头,面前只有酒精,可以麻痹自己的神经,让自己暂时先忘了这些。

    “不提了不提了,喝酒吧,男人有什么好提的,别把这么好的酒给浪费了。”

    “好了,你说不提,那我们就不提了,来,好不容易有这么难得的时刻,喝酒喝酒。”

    白欣雨觉得当自己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才是快乐的,几杯酒下去,她的眼睛有一些红彤彤的。

    对于盛韶,她是不会轻易放过的,敢和自己抢男人的女人,如果让自己碰上了,到自己的手里就是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