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行吧,我回去到大队里替你请个假,你好好照顾孩子。”王大民也不再劝说,既然木水自己不后悔做了这个选择,那他一个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就这样,木秀一家又匆匆的上了救护车,朝着省城医院赶去了。

    木秀前世因为婆婆的缘故,乘坐过救护车,比起后来装满精密仪器的救护车来说,现在的救护车可真是简陋不堪。

    只比面包车要稍微大一点,里面就可以放一副担架,连个氧气瓶都放不下,就只有一个抢救包和一个手术包。

    幸亏木秀和小婴儿都不占地方,不然这车坐着她们一家还有护士以及这些救护设施,还真有些坐不下了。

    救护车开的飞快,赶在天黑前到了省城的医院。

    省城人民医院的医生已经接到了刘主任的电话,明白了孩子的基本病情,也做好了救护的准备。

    救护车刚到人民医院,小婴儿就被医护人员抱着先去抢救了。

    木水听着护士指示,让他去办理住院,木水生平去过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了,连市里都没去过,更别说这么大的省城了。

    这里是省城最好的医院,木水看着都已经晚上了,还人来人往的医院里,头都懵了,他拿着单据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爹,钱给我,我去办!”木秀眼看着木水不靠谱,她接过木水手中的单据后,问他要钱。

    “秀,你知道怎么弄吗?”木水疑惑的看着木秀。

    “刚才护士不都说了吗?先拿这些单据去门诊一楼缴费,然后再带着收费条去三楼医生办公室吗?”木秀口齿清晰的把刚才护士说的话又从新重复了一遍。

    “对对对,护士是这么说的,可是门诊一楼在哪里啊?”木水拍了下脑门,他刚才听过就忘,木秀这么一重复,他立刻也想起来了。

    “前边不是有指示牌吗?爹,你就在这里陪着娘,我能行的!”木秀看了眼坐在一旁靠椅上,看着已经焉了的周水莲,对着木水说道。

    “行,你拿着钱小心点儿,这可是你妹妹的救命钱。”木水手伸进口袋里,摸摸索索数出来五张十块钱,递给木秀。

    “我知道了,你们先去三楼等我。”木秀拿过钱就顺着指示牌朝着门诊一楼跑去了。

    看着木秀灵巧的身影,木水一边搀扶着周水莲一边对她说道:“秀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啥时这么能干了?”

    “秀一直都能干着呢,就是在家里活太多,娘又严厉,这才不声不坑的看着不显眼......”周水莲语气虽然虚弱,但是却透着一股子自豪。

    木水听了周水莲的话,不由惭愧的低下了头,随后他心里暗暗决定,等回去了,一定多帮她们干点活,不让俩人这么劳累了。

    木秀前世的婆婆经常生病住院,对于医院这一套流程,木秀很是了解,她很快便轻车熟路的就把所有事情做好了。

    只是缴费时出了小插曲,那个时候还没有电脑,医院收费还是采取手工记账的方法,当天费用当天结算......

    木秀手上拿的收费单是十块钱,木秀不想来来回回的缴费麻烦,就说直接交五十块钱进去,结果却得了个大白眼......

    等到木秀一切办好去三楼找木水夫妻,一到三楼,就听到周水莲的哭声。

    木秀急忙顺着声音找到了医生办公室,站在门口,就看到周水莲歪在木水的身上,一副痛哭流涕的样子。

    “娘,别哭了,你还在月子里。”木秀看着周水莲两眼红肿,整个人憔悴不堪,同为女人,她真是有些可怜周水莲了。

    “是啊,只是说这个治疗起来有些困难,又不是说不能治疗,这位女同志,你可要好好爱惜自己,别孩子没事,你先垮了。”正在给木水夫妻讲述病情的医生也连忙劝慰道。

    周水莲在俩人的安慰下渐渐的止住了哭声,医生继续又说道:“我们医院前些日子也接诊过一例这样的患儿,最后患儿恢复了健康。”

    “医生!真的吗?太好了,我女儿有救了。”木水顿时喜出望外,听这个医生说了这半天,终于听到一个好消息。

    但是医生随后的话,却让木水又高兴不起来了。

    “患儿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眼下需要换血治疗,血的费用会有些昂贵......”医生边说边看了一眼眼前的一家三口,衣服全部都是灰扑扑的,妻子和女儿起码是衣服上打着补丁,父亲身上则都是补丁......

    这样的一家,能承担的起这么巨大的费用吗?

    “医生,就用我的血吧。”木水忽然想到一个办法。

    “不行,你是ab型血,患儿是a型血,你们血型不符,不能用你的血。”医生早就看了几个人的血型报告。

    “医生,你看下我可以吗?”木秀生怕因为要花太多钱,木水放弃,她赶紧举起自己瘦小的手臂,朝着医生说道。

    “小姑娘,你现在还未成年吧,而且你这么瘦弱,也达不到我们的献血标准。”医生看着木秀摇了摇头。

    “医生,你看,我们刚交过钱了,你们先给我妹妹治疗,钱我们想办法。”木秀先把手中的收据递给医生,然后快速的说道。

    “是的,医生,既然我们都来了,砸锅卖铁也要把闺女治好!”木水也态度坚决的对医生说道。

    “好,患儿今天先在监护室做换血治疗,等换血完后还需要光照治疗,治疗完护士会送她回病房,第二天继续治疗。”医生快速的说完后,就起身先去监护室,去准备给小婴儿治疗的器材了。

    “秀她爹,咱们还有多少钱啊?”周水莲开口问道。

    “爹,给,刚才交了30块钱,10块钱治疗费,20块钱押金,这还有20块钱,还有在县医院时,你给我的2块钱,还剩了7毛钱,都在这里。”木秀把口袋里的钱都掏了出来,递给木水。

    “唉,扣去救护车花去的钱,现在还有一百五十块钱。”木水有些沮丧的说道。

    “哎,你们谁去交个费,患儿需要150ml血,这是单子,交完费去取血,速度快些。”一名护士举着一张单子跑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