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多么希望他们打个哆嗦,好让她感同身受一下,但是这些人站在风雪中,对严寒偏偏没有一点反应,要么来回踱步,要么交头接耳的在那聊天。

    她感叹道,“看来还是小瞧他了,真不是普通家庭啊,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排场。你说他们家得多有钱?”

    柏悦婷道,“万一是有权呢?”

    蒋瑶瑶道,“那不可能,真有权的人不能开劳斯莱斯、宾利不是这排场,不会这么招摇。”

    柏悦婷笑着道,“你倒是了解。其实刚刚真应该拍个照片,然后网上搜一下的,是做什么的,什么身家,什么地位,一查就知道。”

    蒋瑶瑶掏出手机,一边打字一边道,“这有多难,搜富豪榜,看看有没有姓何的做物流的就是了。”

    柏悦婷凑着脑袋也盯着手机看,搜了一番,毫无结果,她摇摇头笑着道,“别做无用功了,算了吧,到时候直接问就是了。”

    蒋瑶瑶把手机收起来,笑着道,“我可不好意思问。”

    不一会儿,两人看到楼下的车子启动了,何舟跟着他老娘上了汽车,然后车子也没掉头,顺着路直行,从另一条小路走了。

    蒋瑶瑶好奇的道,“他们这是去哪啊?”

    柏悦婷摊摊手,“你问我我问谁啊,行了,时间不早了,回去洗洗睡觉,明天一早还得上班,最近接了个项目,累的要死,甲方事真多。

    没有做二代的命,只能自己拼了。”

    蒋瑶瑶瘪瘪嘴,心想能送孩子出国的家庭,怎么可能是普通家庭?

    即使不是富二代,也比她家强吧?

    她父母是苏北农村种地的,即使偶尔打个零工,收入也有限,她上面一个哥哥,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压力很大。

    她上大学的时候,还是办理的助学贷款,毕业后运气不错,进入了信贷行业,在第一年便还清了所有的贷款。

    “你们家应该不算差吧。”

    柏悦婷道,“为了我出国留学,我父母卖了在杨浦的房子,六十平才90万,按照现在的房价,我估计是买不起了。”

    蒋瑶瑶诧异道,“你是本地人啊?”

    两个人虽然住在一个楼道,但是平常也仅限于相互见面点点头,并没有多说过几句话。

    柏悦婷道,“是啊。”

    蒋瑶瑶一脸惋惜的道,“真可惜,当初卖了的房子,这会房价估计翻翻,想买回来是得费一点劲。”

    柏悦婷道,“只是苦了我爸妈,幸好我外婆留有一套房子,他们才有地方落脚。”

    蒋瑶瑶道,“那你没和他们一起住?”

    柏悦婷道,“在青浦乡下,离着我上班地方距离比较远,我偶尔双休日才会过去。”

    蒋瑶瑶道,“那也比我好了,你起码还有机会做拆二代,听说你们本地人不光分房,还有百万现金呢。”

    柏悦婷道,“那边很偏的,没个十年二十年是不用指望的,再说,那也是我父母的事情,我以后啊,全靠自力更生。”

    不但花光了父母一辈子的积蓄,还让他们失去了安身之所,如今一无所成,她心里更多的是愧疚。

    蒋瑶瑶道,“出国挺好,知识学到自己脑子里,一辈子就是自己的,你们设计行业最赚钱的,搞好了,一年说不定就是一套房。”

    柏悦婷道,“谢谢你了,可别这么安慰我,一个挣个几十万差不多了,我也没太多要求。但是呢,我真不后悔,大概是可惜吧,谁能想到现在的经济形势会发展到这个程度,人生总有很多意外的。”

    两个人聊了一会,她同蒋瑶瑶告辞,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卧室的面积很大,有四十多平,当初即使没有独立的卫生间的,冲着这么漂亮的房子和房间,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租下来。

    屋子里的布置很简单,一张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个芭比娃娃,一台咖啡机,再无其它。

    洗完澡后,她听见外面有动静,没有多去关注,毕竟楼道里不止住着她一个人。

    刚抱上一杯咖啡在电脑桌跟前坐下,门被敲响了,她起身去开门,蒋瑶瑶站在门口,令她诧异的是,黑后背着一个双肩包,身后还拖着一个行李箱。

    “你这是?”柏悦婷不解。

    “你不走?快点收拾行李啊。”蒋瑶瑶更是诧异。

    柏悦婷一脸迷茫的道,“我为什么要走,去哪里?”

    蒋瑶瑶搞的莫名其妙,她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

    蒋瑶瑶低声道,“刚刚没有人找你啊?”

    柏悦婷道,“没有人找我啊,我刚洗完澡,正准备喝点咖啡呢,你就来了。”

    蒋瑶瑶道,“何舟妈妈不准我们继续住下去了,刚刚一个女人进来,给我钱,让我把租房合同还给她,晚上搬地方。”

    柏悦婷道,“什么意思,撕毁合约?她们说搬我就搬啊?凭什么,她们也太霸道了吧。”

    她明白了蒋瑶瑶的意思。

    何舟的母亲是要赶她们走。

    蒋瑶瑶道,“话是这么说,可我跟钱没仇啊,有钱我什么好房子找不到,没必要在这里耗着啊,还得罪人。

    我的租房合同是一年,眼看到期了,到时候人家一样可以赶你,还不如现在走呢。”

    柏悦婷道,“给你多少钱,你欢喜成这个样子?”

    蒋瑶瑶伸出一个巴掌在柏悦婷的眼前晃了晃,“这个数,哈哈,我以前不相信天上有掉馅饼的事,现在我信了。”

    楼上出现脚步声,她转过头能看见楼梯转角出现的黑色高跟鞋,她立马低声道,“我先走了,有机会再联系。”

    柏悦婷刚要说话,却发现从楼上下来一个女人,手提皮包微信着站在了她的面前。

    在楼底下的时候她见过这个女人,一直跟在何舟老娘的身后,她记得何舟是称呼为柳总的,当然,也许是刘总。

    “你好,柏小姐,我是柳橙。”柳橙笑着道,“不请我进屋吗?”

    柏悦婷道,“请进。”

    她大概能猜想到,对方是来赶她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