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晚媚的话让我心动,同时也燃起了希望。

    “你真能弄来照片?”

    “不敢百分百保证,至少有八成的把握,只是你必须答应我不能冲动!”苏晚媚似乎真害怕我会冲动,点头的同时,又跟着叮嘱一句。

    我开始犹豫,毕竟我今天来这的目的就是寻找证据,如果能有照片,我这趟就算没白来。

    只是就在我准备答应的时候,我又跟着想到一个疑点。

    如果没记错的话刚刚这女人说过她没有办法帮我拍照,现在又这样说,让我立刻就有种被骗的感觉。

    “你确定不是在耍我?”

    “耍你?你难道不相信我?还是觉得我是故意这样?”苏晚媚很疑惑,尤其我一脸怀疑的样子,更是让她下意识想到了什么。

    虽然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想到了之前的话,但看到她有些不爽,我又跟着摇摇头。

    因为她说的没错,我要的只是跟闻可心离婚,只要能离婚,被耍一次又能怎么样,所以我就没再犹豫,直接答应下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算了,只要你能给我照片,今天我怎么样都可以!”

    看到我答应,苏晚媚的脸色立刻缓和。

    虽然没有出现我预想的生气,但看她一脸释然,我又不禁好奇起来。

    看的出来她刚刚很担心我会冲动,虽然知道她今天带我来这是有目的,但我却一直没有想到是什么,如果不是刚刚的冲动,或许我连照片的事都诈不出来,这就说明她带我来这应该就是为了让我看到闻可心背叛的这一幕。

    毕竟再真实的照片都比不上亲眼所见,这点毋庸置疑。

    而且不止如此,有了这个提前,事后她在拿出照片的时候,就等于拿到了下一次跟我交易的筹码,虽然我真想不出来她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以我这种迫切离婚的心情来说,只要不是送命的事,我几乎都会答应。

    只是她没想到,尽管已经几遍叮嘱,我的反应还是超出了预计,这让她的计划提前了。

    想到这,我不由朝苏晚媚看了一眼,并露出了复杂。

    “怎么,还有什么想说的?”

    苏晚媚恢复平静,可我却看得出来她应该带着猜疑。

    虽然不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但想到刚刚照片的事,我还是决定先把这疑惑收起来。

    “没什么,只是想问问你照片多久能拿到?还有,如果能出去,我想现在就走。”

    “照片的话最慢一周时间,快的话可能三天就有,只是你确定要出去?”苏晚媚不相信我的话,就刻意问一句。

    虽然我的确不想现在走,但我却明白来这的目的已经达到,再呆下去只会增加愤怒。

    毕竟我要的只是照片,至于接下来苏晚媚会怎么做,就不是我该关心的了,我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隐忍,然后等着离婚的实锤证据。

    “确定出去,只是可能今天我陪不了你,因为我还要回去,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听到这话,苏晚媚不但彻底放心下来,竟还跟着赞赏的看我一眼。

    “看来你的确清醒了不少,虽然今天没能让你陪着有点遗憾,但想到以后有着大把机会,我就先暂时放你一马!”

    苏晚媚跟着恢复之前轻松的状态,这让我惊讶的同时也明白这女人一样达到了目的。

    虽然这种被算计的感觉让我很不爽,但想到前后的事,我就没有再说什么,因为要不是她,我可能连这里都进不来,所以在没有资格说话的时候,我最好的选择就是沉默。

    “好,这个人情我会记着,以后一定会找机会还给你!”

    苏晚媚笑笑没再说什么,而是立刻带着我离开。

    虽然今天没能直接见到闻可心,达到离婚的目的,但我却不甘心的又朝台上看了一眼。

    此刻的闻可心已经忍受不住这种撩拨,正跪在那个男人面前继续哀求,那个男人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磨蹭了一会,就朝她点了点头。

    结果很快我就看到那个男人的裤子正在慢慢退下,接下来闻可心就凑了上去。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我看不清楚,但我的愤怒却在这一刻再次被放大。

    “行了,别看了,好女人多的是,只要你想,现在我就可以帮你找十个八个,就更别说离婚之后了,走吧,我送你回去!”苏晚媚看出了我的不对,就赶在我爆发之前提醒一句。

    虽然刚刚的画面的确让我抓狂,但想到听到提醒,我还是硬生生忍住了冲动。

    “走,这就走!”

    我彻底放弃了,心也跟冰冷起来。

    因为苏晚媚说的没错,只要离了婚,我就不会再受这种折磨,所以我就准备回去,可没想到就在我收回目光的时候,我却看到了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细节。

    不知道是灯光还是闻可心背对我着的原因,从我站的位置竟看到了她耳后的一颗黑痣。

    我很惊讶,因为结婚这么长时间,我从没有见过闻可心耳朵旁边有这东西,就下意识多看两眼,结果却没想到,这一次我竟越看越觉得台上的女人不是闻可心,让我立刻就站住了。

    “怎么不走了?难道你还想冲动?”

    苏晚媚没有我的异常,只是在旁边担心一句。

    虽然我很惊讶刚刚看到的,但为了再次确认,我连回答都没有,就再次朝闻可心看去。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再看,我不但连那颗黑痣都没看到,甚至刚刚那种不像的感觉也没有了,这让我又跟着疑惑起来。

    “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苏晚媚问的很及时,可我却没有回答,因为在回头看向她的一瞬间,我竟在她眼里看到了一抹紧张。

    虽然这紧张一闪而过,但却让我立刻想到了照片的事,就下意识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一来是对苏晚媚的不信任,二来则是我对闻可心的不了解。

    虽然我跟闻可心结婚两个月,但我却从没有碰过她,平时也没有注意她而后是否有这颗黑痣,所以一时间我也无法确定刚刚看到的是什么回事,就先把这件事压了下去。

    “没什么,走吧,不然晚了就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