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球高武 > 第786章 有点定力
    界域之地,狡身上金光大盛。

    周边,一群妖族都看着狡,一些七八品妖族,哪怕此刻惊惧方平,也不由露出羡慕之色。

    九品境!

    在外域,这就是妖王。

    狡的狐朋狗友,那头羊兽,也是满眼的羡慕。

    金角兽要晋级了!

    在它眼中,金角兽晋级尊者境,也就是前不久的事,一晃眼,要成就妖王境了!

    在妖族漫长的岁月中,几年那真的是眨眼而过。

    “吼!”

    狡痛苦地嘶吼起来,它的晋级和郭圣泉三人不同。

    郭圣泉三人晋级的时候,凭空凝聚一条大道,那也是踏出本源道的标志。

    不知道是狡没有踏入本源道,还是妖族晋级就是不同。

    此刻的狡,好像在换皮。

    一身金灿灿的甲胄,此刻正在脱落,接着又迅速生长起来,而脱落的外甲,并未掉落,而是瞬间破碎,再次融入了狡的体内。

    原本个头不高的狡,这时候身体急剧胀大。

    从2米高,到5米……10米……

    一眨眼,狡身高达到了15米左右,躯干更长,接近30米的长度。

    方平看的有些稀奇,骨骼胀大,是如何做到的?

    武者很多东西,都是有迹可循的。

    你骨骼是金骨,其实已经固化了,躯干胀大,那代表骨骼也要胀大才行。

    至于血肉,这个倒是简单,是可以滋生的。

    方平看了一会,大致有些看懂了。

    狡躯体壮大,未必是自愿的,是力量太强,强行将骨骼撑大了,它能压缩回去,变成原来的大小,那代表它掌控了九品境的力量,做到了力量随心所欲。

    同为九品,体型越大,不代表越强。

    除非是主动的,要不然体型大,其实代表力量掌控不够,无法控制躯体变化。

    “吼!”

    变成了庞大大物的狡,嘶吼声愈加痛苦了,也愈加威严起来。

    九品为王!

    它在天门城外,种树种了几十年,就是为了成就妖王,就是为了不受百兽林辖制,它是一头追求自由的妖兽。

    它不希望头顶上有人管着它,哪怕狡王林能量不足,还不如百兽林,它依旧选择了在百兽林定居。

    而今,它终于踏入了王境!

    成为外域最顶级的存在!

    “吼!”

    大吼声,传遍了整个界域之地,狡摇晃着尾巴,抽打着虚空!

    狡和狗长的其实很像,不过有金角豹纹。

    被称为金角兽,那也是因为它的金角极其强大。

    “狡……这可是瑞兽,这家伙怎么看都不像瑞兽。”

    方平看着嚣张的狡,心中嘀咕一声。

    狡这个称呼,来自于人类。

    因为这家伙和《山海经》记载中的狡长的很相似,可能就是古武时代,人类描述的那种神兽。

    不过《山海经》记载中,狡是瑞兽,这家伙感觉不太像。

    “不过还是有些不同的,按照记载,狡的叫声如同犬吠,这家伙可不是犬吠声……”

    方平正想着,狡忽然“呜呜”叫了一声,它的金角正在蜕变,好像有些痛苦。

    这一叫……方平有些傻眼。

    这惨叫声,真他么像狗啊!

    这家伙……不会一直在装吼声吧?

    ……

    金角正在蜕变的狡,惨叫了一声,急忙住嘴,换成了威严的嘶吼声。

    至于刚刚,那是太痛了,下意识的举动。

    这可不是它的叫声!

    叫唤了一阵,狡忽然扭头看向方平,巨大的脑袋,看起来比方平个头还要高。

    大眼睛看着方平,痛苦地嘶吼了一阵!

    方平脸色不变,一言不发,就当没听懂。

    这家伙……无耻到了极致!

    它居然要自己给它一点不灭物质,它不够用了。

    “扯淡呢!”

    方平心中狂骂,你逗我?

    千元的不灭物质,你跟我说不够,我信吗?

    南云月晋级绝巅,亏空那么多,方平也只是赞助了万元的不灭物质,就这样,南云月都差点吃撑了。

    狡不过是晋级弱九品,还不算本源道,哪用得着那么多。

    就在这时候,狡急了,也不吼了,忽然精神力波动了起来。

    “厨子……不够!要吃!”

    方平脑海中响起狡的声音,这家伙大眼睛一直盯着方平,接着视线投向周围的妖族。

    很明显在告诉方平,咱俩是兄弟,是一伙的。

    你说你是我朋友,现在不给我,你对得起朋友吗?

    方平似笑非笑地看着它,这大狗该蠢的时候蠢,该精明的时候也精明,这是吃定自己了?

    心中低骂了一阵,方平也懒得废话,随手丢了一团不灭物质过去,大概500元左右。

    几百万的财富店,对方平而言,也不算太多。

    狡一口吞下,大眼满是期待,好像还想再要,方平脸色一肃,狠狠瞪着它,满是威胁之意。

    再要,老子打死你,刚好弄一柄九品神兵!

    狡好像感受到了威胁,很快扭过头去,不再看方平。

    金角还在持续蜕变,方平也发现了,这家伙把大量的不灭物质都融入了金角中,看样子主要淬炼的就是它的金角。

    又过了一阵,狡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压。

    这一刻,金角也不再闪烁光芒,原本金灿灿的狡,此刻身上不再爆发金芒,而是黯淡了许多。

    当它身上金芒散去的一刻,周围,上百头七八品的妖族,纷纷伏地。

    “吼!”

    “吱吱……”

    “嗷呜!”

    “……”

    各种各样的叫声响起,这是在恭贺狡成就妖王境!

    狡也大吼一声,高声回应了一句,接着看向其他4位九品妖族,大眼中满是得意。

    本王成就妖王境了!

    如今,大家平起平坐,而你们现在还要面临厨子的威胁,而我……那是厨子的主人!

    起码曾经是!

    想当初,厨子那是专门给自己提供能量的存在,现在抖起来了而已。

    不管怎么说,这些妖王被厨子吓得战战兢兢,不敢吱声。

    而本王却没有!

    狡一时间有些自傲,这就是大家的差距。

    这4位妖族,也许比他还要稍微强一点,可地位却是远不如自己。

    狡还在得意中,方平开口笑道:“狡兄,恭喜突破!成就九品境,狡兄也可以找个地方,自立为王了!至于界域之地的事,狡兄就不要参与了!”

    狡吼了一声,这时候想起了正事。

    我要当真正的妖王,一域之王!

    狡开始和方平沟通起来,声音极大,希望厨子可以给这些妖族一处立身之地,要不然,天下之大,它们无处可去了。

    方平听了一阵,摇头道:“不行,我说了,妖族不受约束,很麻烦!我已经看在狡兄的面子上,让步了,要不然,按照我的性格,这些妖族都该击杀了了事!”

    “吼!”

    “你来约束?”

    方平有些为难道:“你能约束它们?狡兄毕竟刚晋级,而且狡兄之前一直在外面,才进来也没多久,它们会听你的?”

    方平狐疑地看了一眼周围的4位九品妖族。

    3头妖兽,一株妖植。

    这株妖植,方平其实见过它的同类,嗜血树妖。

    当初在天南界域之地,方平就见过一株七品的嗜血树妖,还带回了尸体。

    这种妖植,比较废。

    起码对方平而言,是如此。

    它不结果子!

    不结果子的妖植,在方平眼中都是比较废物的,因为杀了对方,除非留下妖核打造神兵,要不然几乎没啥用。

    更别说这里是界域之地,生命精华都未必有。

    要不然,换成大葵花那种,方平指不定第一个要杀的就是妖植。

    方平余光扫过几位九品妖族,这几位九品都是有智慧的,此刻都有些挣扎和纠结。

    它们好像听懂了一点。

    想在界域之地继续留下来,那就得听金角兽的。

    金角兽和眼前的人类有关系,可以说服他。

    如果不听,那它们只能离开。

    那些空间裂缝爆发,让这些妖族也是惊惧不已,加上两头九品妖兽被杀,更是让诸妖明白,这个人类不是善茬。

    不走,那就要死!

    “吼!”

    狡有些急切地吼了一句,都这时候了,还不臣服吗?

    奉我为王,那一切都可以解决了!

    一些七八品妖族,已经开始动容,不少妖族,也低声嘶鸣起来。

    它们不想走!

    许久,一头牦牛模样的妖兽,精神力波动了起来:“需要……吾等做什么?”

    方平淡淡道:“需要你们做什么?你们能做什么?我只需要你们离开,当然,事到如今,狡兄掺杂在其中,我也很为难!

    你们妖族,都是直性子,我也不拐弯抹角。

    在我人类世界,有个词叫投名状!

    你们想留下,其实也可以,但是需要证明你们的价值,以及证明你们不会给人类造成伤害!

    另外,我相信狡兄,而不信任你们。

    你们想留下的话,那就听狡兄的,这一点,也是我留下你们的基本要求。

    总之,妖族的事,我不想过多插手,你们想留下,那就听命,不想留下,现在也可以离开。

    可一旦留下,又不愿意听令,那就休怪我无情,斩杀了你们,制造成神兵!”

    方平说着,狡再次嘶吼起来。

    很快,牦牛妖兽精神力再次波动道:“让吾等听令于金角兽?它并非界域之地之妖族……”

    方平不耐烦道:“这个我不管!我时间有限,我现在马上要去忙别的事,你们到底如何决定?别逼我对你们出手!”

    几位九品妖族都很挣扎,让它们听令于狡,臣服于狡,这是它们有些难以接受的事。

    狡如果是老牌的九品妖王,那还问题不大。

    可一位刚晋级的九品妖王,凌驾于它们之上……

    几位妖族彼此对视,眼中血红色不断闪现,却是迅速消散。

    九品境,智慧不算弱了。

    如果可以杀了眼前的人类,它们肯定会出手。

    可一想到,这人可以操控禁制,以及内部还有一位强大的存在……

    最终,几位妖族朝狡嘶鸣一声,纷纷落地,不再御空。

    这是妥协了!

    它们还想继续留在这,继续修炼下去,界域之地,也是相对安全的区域,在这,妖族虽然无法随心所欲地修炼,可起码没有强者敢擅闯这里。

    包括真王境!

    万妖王庭都管不到它们!

    御海山那些禁地妖族,想御使它们,它们也毫不畏惧,直接杀出界域之地,征战御海山,乱杀一通再回界域之地,那些家伙根本不敢来这。

    “吼!”

    狡踏着蹄子,显得有些兴奋!

    这就成了!

    它梦寐以求的事,今日全都实现了。

    成为妖王,自立禁地,今日都做到了。

    下一刻,方平脑海中响起狡的声音。

    “厨子……本王成真正的妖王了!

    方平瞥了它一眼,刚刚老子还没在意,你他么叫我什么玩意?

    厨子?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做成神兵?

    方平看了一眼巨大的狡,忽然有些心动,我想骑你,可以吗?

    这辈子,还真没骑过妖兽。

    姬瑶还骑着凤凰,可凤雀也只是七品境,虽然凝练了金骨,可八品境大概还要等等才行。

    狡可是九品境!

    骑乘九品境妖兽,方平好像没发现有人做过。

    人类有人捕捉过妖族,当成坐骑,不过大多都是七品,了不起撑死了八品,而且最终结果都是杀了了事,妖族太难驯服了。

    “小狡,你后背上面好像有东西!”

    方平忽然传音了一句,狡瞪大了眼睛,什么东西?

    侧头看了一眼,没看到什么东西啊。

    方平笑道:“可能是刚刚晋级有些缺陷,我上去看看,千万别留下后遗症,你可是要成真王的存在,别耽误了!”

    话落,方平腾空而起,一眨眼,落到了狡的后背上。

    狡还没多想,就是有些意外。

    有东西吗?

    本王到了九品境了,难道自己发现不了?

    它继续扭头看自己的后背,想知道是不是真的留下了后遗症。

    ……

    方平不管它,此刻的方平,踩在狡的后背上,背负着双手,一脸的唏嘘。

    有些遗憾!

    居然没人给自己拍照!

    自己站在一头九品妖兽的背上,对方还傻乎乎地扭头到处看,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把它当坐骑看,连武力都不用动用的,这才叫人生!

    方平踩在狡的背上,俯瞰着那些妖族。

    几位九品妖族,看到了这一幕,都没吱声。

    金角兽和这个人类,关系果然不一般。

    金角兽难道准备成为他的坐骑吗?

    妖族,是有妖成为坐骑的。

    守护王庭的妖族,很多都是如此。

    这也是饱受妖族诟病的一点,守护王庭的妖族,都被视为叛逆。

    可现在……

    下一刻,几位妖族忽然想到了一位大妖!

    内围,有一头大妖!

    很强很强!

    对方好像不出来,或者出不来,不过每次生命潮汐爆发的时候,它们经常可以看到对方,对方甚至通过内部的河流,和禁忌海的妖族有一些接触。

    那位大妖,好像也是人类的坐骑。

    金角兽,难道想走那位大妖的路?

    ……

    这些妖族在想着这些,狡还在继续傻乎乎地找缺陷,给方平传音道:“厨子……有……问题吗?”

    方平听着这声音,有些别扭,传音道:“你别传音,继续吼!”

    这家伙的声音,跟娃娃鱼似的,听在耳中,感觉自己欺负小朋友。

    起码上百岁的妖了,装孩子好玩吗?

    方平懒得搭理它,在它后背上坐了下来,有个硌得慌。

    “这要是当坐骑,应该打造一副好鞍!”

    方平又扫了一眼狡的大鼻子,也许还要穿个洞,配上马缰。

    方平想着这些,狡忽然有些躁动起来。

    它好像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厨子在骑它!

    它不给人骑的!

    妖王也是要面子的,厨子再不下来,它要发飙了。

    方平见它躁动了起来,也不在意,随手在它背上丢了一点不灭物质,笑道:“差不多,应该问题不大!”说完话,方平这才从它背上飘落。

    狡继续扭头看了一眼背部,狐疑地扫了方平一眼。

    厨子真的在帮自己解决后患吗?

    总觉得他在骗我!

    ……

    方平状若无意,不再管它,看向周边诸妖,缓缓道:“既然你们和狡兄有了协议,那我就不再管你们!至于该做什么,你们随意!

    但是,接下来有些事你们还是要做的!

    还有一点,不许攻击人类!

    当然,我说的是主动攻击,如果有人类侵犯你们的利益,你们看着办。

    诸位也不是无智慧的低等妖族,我想我说的话,大家都明白!”

    方平说完,侧头看向狡,传音道:“你们做好准备,大战一旦爆发,你们就出动!这也是你立威和证明自己的时候,能不能坐稳这个妖王之位,还要看你自己的!

    我可以帮你一次,不能一直帮你走下去。”

    狡大脑袋点了点,很快吼了几声。

    方平听懂了,点头道:“那你自己看着办,至于你们内部的问题,也自己看着办!”

    说罢,方平开口道:“你们先撤吧,我还要办点别的事……”

    说着,方平环顾四周,冷冷道:“不要给我制造麻烦!有些事,狡兄知道,南七域,即将彻底成为魔武的地盘,以后,你们生存的地方都是魔武的地盘!

    地窟真王不入境,奈何不了你们,可这是我家老祖的地盘,他人就在内部!

    但凡有所逾越,定斩不饶!

    好了,都退下吧!”

    数百妖族,鸦雀无声,也没妖族说什么,很快,这些妖族,在狡的嘶吼下,一起离去。

    至于它们怎么商量,怎么安排,方平都不去管了。

    妖族这边,不能多接触。

    接触多了,容易出问题,保持高冷状态就行。

    ……

    解决完了妖族的事,方平想到了吕振。

    片刻后,一处大平台上,方平放出了吕振。

    吕振看到方平的时候,微微一滞,好年轻!

    “方校长?”

    吕振不知道方平是真的年轻,还是特意保持了年轻状态,一时间也不好细问。

    方平没急着说话,看了一眼吕振,不太像武者,更像是学者。

    他有吕振的照片!

    当初第一次下地窟,吕凤柔就给了他一个怀表,其中就有吕振的照片。

    当初第一次下地窟的时候,吕凤柔就寄希望方平可以遇到吕振,结果几年过去,一直都没吕振的消息,连吕凤柔都觉得父亲已经死了。

    却不想,这一次居然遇到了对方。

    方平手中出现了一个怀表,吕振看到怀表,愣了一下,接着连忙道:“方校长……这是凤柔给你的?”

    “不错。”

    方平笑呵呵道:“吕宗师……”

    “不敢当,方校长叫我吕振即可,校长实力强大……”

    吕振还没来得及客套完,方平干咳一声,笑道:“别人可以这么叫,方平可不行!吕宗师说起来,和方平渊源极深。

    您的女儿,吕凤柔导师……其实是我的导师!”

    “论起来,我喊您师公都行。”

    “……”

    吕振呆滞了。

    师公?

    女儿的学生?

    你逗我!

    女儿有九品境学生?

    哪冒出来的?

    我才出来三年,又不是三十年……

    不过很快,吕振眼神变了,急忙道:“方校长,这……今年是哪年?”

    山中不知岁月,他虽然觉得自己到了此地只有三年,可谁知道是不是界域之地一年,外界十年,武道通神,无奇不有,未必没可能的!

    难道真的过去几十年了?

    “2010年,12月份。”

    “……”

    吕振继续呆滞,我没记错,的确才过去三年!

    那这是什么情况?

    吕振顿了顿,有些艰难道:“方……方校长,今年贵庚?”

    “不敢当,吕宗师叫我方平就行,我今年20岁,不过马上就21了……”

    吕振脑袋轰鸣作响!

    他觉得自己真的被人打傻了!

    20岁?

    九品?

    还是可以斩杀九品的九品!

    我不在的日子,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成就九品,觉得已经可以镇压动乱,威震地窟了。

    可这才出来,就遇到了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

    他被人打的半死不说,还被自己女儿的学生给救了,女儿的学生才20岁?

    20岁……九品!

    吕振越想越迷糊,我是不是还没清醒过来?

    ……

    方平看吕振呆滞的样子,心中叹息,这是被打傻了啊!

    20岁的八品,这你都接受不了?

    好歹也是九品境武者,多少有点定力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