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子扬拿着喇叭,当起了调解人,道:“各位先别急,请听我说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若是有人欠了各位的,日后肯定会偿还,做了坏事的人,总会有报应的,你们现在动手打了他,就不占理了,对你们不利呀。”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封子扬理智的劝说,全心全意都是为了工人们好。

    可是反观高海川呢,恶人做尽,他们所做的错事,都是因他而起。

    这就是对比。

    工人们心中已然有数了,再加上对于封家的敬重,自然也能听得进去。

    暴躁工人抓着高海川,怒气收敛了些,道:“行,我们就听封家大少的,先放过这个孙子,慢慢调查着,若是以后调查清楚,事情跟这孙子有关系,我第一个就不放过他。”

    “对对对,还有我!我跟高海川一个村子里出来的,要是这事跟高海川有关系,我回去,就把他的好事告诉全村人,我看谁还愿意出来跟他打工。”

    完了。

    这回是真的完了。

    高海川能够赚钱,全都是凭借着村子里的乡亲们,那些没钱的娃子,都想要出来打工,他这才利用廉价的劳动力,赚的钵满盆满呀。

    然而,现在有人要回村子宣扬真相。

    以后高海川还哪里来的人力呀,这不是断了他的财路嘛。

    高海川面如死灰,真是一颗想死的心了。

    果然是一步踏错,步步错,说的就是这么回事了。

    ……

    ‘呜嗷,呜嗷--’

    亮着灯的警笛声传递过来。

    白色的三辆警车缓缓的开进了别墅区。

    这是封家最初报警所致,这些警察也是紧赶慢赶,赶到现在才过来了。

    若是前世的这个时候,他们赶到已经来不及了。

    双方早就动起手,闹得不可开交了。

    不过现在。

    警察下了车,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场景,道:“谁报的警?”

    警察来了。

    工人们有些害怕,他们都往后退了退,他们有些紧张的看着封家人,唯恐封家把他们供出去。

    封子扬率先一步,道:“若是无错,应该是报的警了,我是封家的封子扬,很感谢几位警官先生的到来。”

    警察同他握了握手,开始了解情况了,道:“刚才电话里说,有人大规模闹事,这是怎么回事?”

    他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工人们,心中已有答案了。

    封子扬解释道:“这说起来,也是一场误会,这些人都是卫家的工人,卫家拖欠工程款,他们要钱无门,所以喊错了门,刚才我们聊过了,他们说都是有人骗他们到这里的,否则,也不会成为这样,我们封家也不是官方,没有断案能力,还想着怎么办呢,警官就来了。”

    这话倒是说了个明白。

    一来说清楚了事情的经过,二来把工人们摘出了一半,后又补上了一刀,给高海川套上个撺弄闹事的罪名。

    工人们见到封家人护着他们,心中一喜,他们二话不说,直接把高海川还有老吕推了出去,道:“没错,没错,就是他们撺弄我们闹事的,刚才我们跟封家少爷一对,就发现问题了,正想着怎么解决呢。”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