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神的贴身医王 > 第九百三十八章 哥哥之死
    医院。

    看见江宇走了进来,他立刻热情的说道:“江副县长,您怎么起这么早?”

    然后再看江宇的眼睛,却发现他双眼通红,又忍不住微微蹙起眉头说道:“是一晚上都没有睡觉吧?”

    江宇点点头说道:“伤害你的凶手已经抓到了。”

    “是不是那个胖子?他有没有说他为什么要杀我?”杨文志一听,有些激动地问道。

    “他说是有人,指使他的,”江宇定了定之后,才缓缓地说道,“你先别激动。”

    杨文志这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他没有说其他的吗?”

    其他人指使他做的,那就是别人跟他有仇了。

    可是,杨文志想破脑袋也想不清楚,到底谁会跟他有仇。

    他一向是与人为善,虽然交际水平很烂,但是绝对不会去得罪别人,所以,一向没有什么仇人。

    “没有,”江宇摇摇头,看着杨文志问道,“你仔细想想,最近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而且这个人很擅长说教。”

    “擅长说教?”杨文志微微蹙起眉头,仔细回想自己在生活中遇到的人,可是,很快,他就痛苦的摇摇头说道,“我认识的人,十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

    而且,喜爱说教的人很多,遇到这种喜爱说教的人,他一向是闷声不吭,难道闷声不吭也会得罪人?

    面对说教的人,闷声不吭的人多的是了,那为什么偏偏选上他呢?

    “这个人除了擅长说教之外,最厉害的一点是非常擅长洗脑,”江宇继续说道,“我看了警方的案卷之后发现,动手之人还算是有脑子的,依然是被这个人绕进去了,所以我觉得这个人在现实生活之中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而且这个人往往扮演的是正派的角色。”

    他只有在扮演正派角色的时候,才会让郑大龙觉得自己做的是一件正义之事,怕是没有收到一分钱,也乐意而为之。

    “一个擅长说教,洗脑,而且还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杨文志一一提取江宇话里的重要信息,想了很久之后,才仍然摇了摇头说道,“我还真的不认识这样的人,不过,或许我哥哥认识。”

    江宇微微一愣:“你是怀疑这个人跟你哥哥有关系?”

    杨文志沉吟片刻之后说道:“我哥哥是大学教授,照您所说的形象描绘,我觉得这个人更可能是教授。”

    因为在杨文志心目中,他哥哥就是这样一个形象。

    江宇沉吟了片刻,眉头微微蹙起。

    大学教授,擅长说教,还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这的确很符合他所描述的形象。

    “你说会不会是,我哥哥得罪了谁,所以那人因为我哥哥死了,找我报复呢,”杨文志猜测道,但是很快他就否认了自己的猜测,“应该不会,因为我哥哥一直教导我,与人为善,不要跟别人结仇,广交朋友,路才能走的长。”

    所以哥哥应该也不会有仇人。

    何况死者为大,哥哥都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了,那人为什么还没有放下呢?

    他想不明白,抬起头看向江宇。

    江宇蹙眉问道:“你哥哥是溺水死亡?”

    “是的。”杨文志回忆起那段时间,觉得简直是昏天暗地,这么多年过去了,总算是走出来,他不太愿意继续陷进去。

    “你觉得你哥哥的事有没有什么蹊跷的地方?”

    江宇之前听过老邓说过这件事,但是最了解这件事的还是当事人的亲属。

    所以他打算好好问问杨文志。

    杨文志想了想,才说道:“当时的确有两个疑点一直困扰着我,第一个疑点就是,他们都说我哥哥之所以会溺水身亡,是为了一个女人,还有第二个疑点,就是我嫂子到了哥哥宿舍之后,没有找到一分钱。”

    他哥哥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很清楚。

    他绝对不会为了女人轻生,何况他这么努力,就是为了让家里摆脱贫困的境地,又怎么会做出让家人伤心的事情呢?

    当时他也怀疑,但是毕竟是一个大学生,什么也不懂,于是只好将这些疑惑都压了下来。

    现在旧事重提,再想起,仍然觉得哥哥的死因很蹊跷。

    而且,一向勤俭持家的哥哥,死后怎么可能一分钱也找不到?

    “后来,哥哥下葬,嫂子因为遗产的事情,一直在闹,我也就没有精力应付这件事,”杨文志说着说着,忽然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看向江宇,声音有些发抖。

    “江副县长,您该不会是怀疑我哥哥的死……另有原因?”

    不是吧?

    虽然他也怀疑,但是之前只是觉得哥哥的死,绝对不是因为其他女人。

    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往深层次去想。

    此刻,听到江宇这么一说,他忽然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仔细回忆一下,在你哥哥死之前,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不同寻常的话?”江宇看向杨文志,问道。

    杨文志想了想,因为时间有些久远,想了很久之后,才苦恼地说道:“没有。”

    他和哥哥可能跟其他的兄弟不一样,每天都有很多话要说,比如是家里的事情,或者是学校的事情。

    每天几乎是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

    所以,每每想起最后几天,杨文志感觉跟平时并没有两样。

    “那他平时有没有抱怨过周围的人?”

    杨文志还是摇头:“江副县长,其实我哥哥的情况跟我一样,没有什么社交,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学术上。”

    根本就没有私人时间。

    “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段时间他正在和导师准备一个新项目,所以每天都是忙得脚不沾地。”

    “新项目?”江宇皱眉,问道,“那会不会是因为这个新项目呢?”

    大学并不是人人所想象的那样,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相反,这个地方也有着最残酷的竞争。

    “您是怀疑,他跟项目里面的其他人起了冲突?”杨文志摇头说道,“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并不是很大,因为当时我问过我哥哥的导师,宋教授,宋教授说,这个项目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所以,我觉得,我哥哥和宋教授之间应该不会起任何冲突。”

    宋教授是杨文涛的恩师,一直以来,对他都颇为敬重,所以杨文志觉得这两个人不可能出现任何冲突。

    “他们的关系很好吗?”江宇想知道为什么杨文志这么笃定。

    杨文志立刻点点头说道:“是的,我哥哥和宋教授的关系很好,他上大学的时候,就是宋教授一直在带他,宋教授经常说,我哥哥是他的得意门生,还说要把自己的衣钵将来传给我哥哥。”

    这些虽然是玩笑话,但是从这些玩笑话里面可以看出来,宋教授是真的很喜欢哥哥。

    江宇沉吟了片刻:“看来,你哥哥溺水死亡的原因颇有疑点,但也找不到什么确凿的证据,算了,以后你小心一点。”

    警方那边,应该一时半会还查不到联系郑大龙的人到底是谁。

    杨文志点点头,说道:“江副县长,我已经吃了一次亏,下次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的。”

    江宇想起郑大龙在审讯的时候说过的话,不由得看向杨文志说道:“我听说,当时劫匪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是这样吗?”

    提起这件事,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江宇,挠了挠头说道:“那个……是不是很傻?”

    他自己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很傻。

    估计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他更傻的被抢之人了。

    江宇看着杨文志的眼睛,毫不掩饰的说道:“没错。”

    杨文志更加不好意思:“江副县长,你也太直白了吧。”

    虽然他知道自己很傻,但是听着江宇亲口盖章,他是真的傻,心里便是另外一番滋味。

    江宇看着杨文志的样子,拍了拍她的身体说道:“你这身子骨实在是太弱了,这样吧,这段时间你住在我家里,我顺便教你一套强身健体的健身操。”

    “住您家里?”杨文志面色微微一变,不可思议地看着江宇。

    江宇说道:“怎么,不愿意?”

    杨文志连忙摆摆手说道:“不是不是,我就是觉得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江宇却无所谓的说道:“不会,这段时间,轻舞下乡了,家里就我一个人,你住过来,也可以热闹一些。”

    反正家这么大,空着也是空着。

    杨文志住在他家里,既方便他教健身操,也可以保护他,一举两得。

    杨文志感激地看着江宇。

    老实说,自从他哥哥去世之后,就再也没有感觉到人世间的温情,现在,在江宇的身上,他再一次感受到了哥哥般的温暖。

    “谢谢您,江副县长,我一定会努力工作来报答您的恩情。”杨文志真心实意的说道。

    江宇笑着摇摇头,半晌之后说道:“好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杨文志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江宇,温温吞吞地问道:“江副县长,您说,我没有死,他会不会又派人来杀我?”

    江宇微微一笑:“你放心,警察就在门口,他也不至于这么猖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