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八百八十五章 请多关照
    田雄哲也的话是真诚的。自己服务的公司像一堆垃圾一样,被踢来踢去,最终落到了曾经的死敌手里,自己非但没有丢掉工作,还能够被委以重任,从前的所有待遇概不改变,这在经济日渐萧条的日本,可以算是万幸的事情了。田雄哲也知道,自己未来还能不能保持住这份工作,取决于自己能否让新的雇主满意。百万吨级对苯二甲酸成套装置,以池谷制作所拥有的技术积累来说,并不是什么无法攻克的技术难关,只是在池谷制作所并入三立之后,一些老工程师被辞退了,现在田雄哲也掌握的人手略有一些不足。

    林丹燕似乎是看出了田雄哲也的想法,她用手指了指自己身后,那里跟着七八名年轻的中国人,看上去充满了朝气。林丹燕说:“田雄先生,我们了解到池谷研究院的人员配备不足,决定从中国派遣200名工程师来加入你的研究团队。他们都是名校毕业,最低学历也是硕士,至少有两年以上从事化工设备研制的经验。请你妥善地安排他们的工作,并拜托你和池谷研究院的其他老工程师对他们进行悉心的指导。”

    “请田雄老师指导!”

    那七八位年轻人同时向田雄哲也弯腰致意,他们有的是说英语,还有几位说的是日语,从他们的外语发音来看,显然都是接受过良好教育的。田雄哲也连忙还礼,同时在心里默默地想着:这才是中国人的真实目的。

    中国人收购池谷研究院,看中的并不仅仅是池谷所拥有的专利技术,还包括藏在田雄哲也等人脑子里的经验。中国人留下田雄哲也和其他老工程师,主要目的并不是需要他们去设计什么对苯二甲酸装置,而是要让他们在设计这套装置的过程中,把他们的经验传授给从中国来的研究人员。

    换句话说,中国人想从池谷研究院获得的不仅仅是鱼,而且还有捕鱼的经验。等到这些年轻人学会了他们的经验,他们这些老人的价值也就被榨干了,届时研究院将没有他们的一席之地。

    不过,那毕竟是几年后的事情了。再过几年,田雄哲也也到了退休的年龄,他麾下的那些老工程师,有些将已经退休,有些虽然年龄不到,但也干不了几年,相信中国人也不至于连这几年的时间都不留给他们吧?

    这样想来,自己这一代人的晚年生活,倒是不用担心了。但是,把技术传授给中国人之后,日本自己的年轻人怎么办呢?

    日本自己的年轻人?田雄哲也向站在不远处的自己的同事们看去,入目之处满是白发,哪里有什么年轻人。研究院倒也不是没有招聘过年轻人,但他们往往工作了一两年之后就离开了,有的去了公司的财务部门或者营销部门,有的则离开公司,去了什么金融企业。

    田雄哲也曾经带过一位非常有潜力的徒弟,这位年轻人用手画出来的流程图简直比制图软件画出来的还要漂亮。田雄哲也一心认为这位徒弟未来可以继承他的衣钵,他也的确是倾尽了全力去指导这位徒弟。可最终,这位徒弟却转行去了漫画行业,他那绘图天赋在漫画界也是出类拔萃的,他因此而迅速成为全日本最知名的漫画家之一。

    田雄哲也曾经试图劝说徒弟改邪归正,回到化工设备设计行业里来。但徒弟告诉他,自己现在一年的收入相当于田雄哲也的十几倍,而且不论走到哪里,都有无数女性粉丝在围绕着他,他有什么理由回来做苦行僧呢?

    也罢,既然自己的毕生所学不能传给日本的年轻人,那么,能够传给中国的年轻人,也不算浪费吧。

    想到这里,田雄哲也也就放下了心结,他向林丹燕微微鞠躬,说道:“林女士,以后……请多关照。”

    内田悠适时地凑上前来,说道:“各位,快到中午了,我让助手订了便当,大家就在这里简单地用一顿午餐吧。”

    话音未落,就见一位穿着短袖和服的日本中年妇女推着一辆装了一个保温箱的小车走了进来。她向在场的所有人一一鞠躬,然后打开保温箱,取出一盒一盒的便当,低着头送到每一个人的手里。当她送到林丹燕面前时,林丹燕礼节性地说了一句“谢谢”,说完才发现自己用的是中文,正欲改口换成英语,却见那日本妇女抬起了头,与林丹燕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个人都下意识地“呀”了一声,那日本妇女手里拿着的便当盒差点就掉到地上去了。

    “倩霁,怎么会是你!”

    林丹燕脱口而出,这一句,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了过来。

    那送便当的日本妇女,可不就是当年随石化院的考察团赴日学习技术时滞留不归的杨倩霁吗?她偷偷脱离团队,并迅速地嫁给了一位日本人,还把名字改成了酒井倩霁。为了这件事,石化院当时的领导也挨了一个纪律处分。

    出国不归的事情,在90年代并不罕见。单位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深恶痛绝的,内部通报里也屡屡要求大家以此为戒,还上纲上线说什么政治觉悟不强、民族意识淡薄之类。但许多人对于这些出国不归的同事都是持艳羡态度的,只是碍于自己胆量不足,或者没有机会,从而无法模仿。

    在当年的人看来,能够留在国外,几乎就是一步登天了,能够脱离贫困的生活,享受西方世界的富贵。杨倩霁逃日之后,有几年不敢回国,后来见政策比较宽松,才时不时地回国一趟,既为了看望自己的亲人,也为了在昔日的朋友和同事面前显摆一下自己优越的生活状况。

    不过,杨倩霁的得意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90年代以后的日本经济几乎是处于停滞状态的,而中国的经济却是一日千里。杨倩霁每一次回国,都会发现国内的情况与上一次相比有了明显的变化,国内同事的收入不断提高,有了大房子,买了私家车,举家出国旅游也不算什么新鲜事了,随便吃顿饭也舍得拍出七八张大钞。

    杨倩霁最后一次回国,是受内田悠的指派,去探听国内在煤化工技术方面的技术进展。那一次,她专门邀了从前的闺蜜林丹燕一起吃饭闲聊,旁敲侧击地打听自己想知道的消息。而林丹燕却也正好接受了冯啸辰的指示,让她向杨倩霁透露一些假消息,用以迷惑内田悠。

    那一次的情报刺探,杨倩霁并不成功。但更让她觉得窝心的,是在与林丹燕见面的过程中,她看到了闺蜜富裕的生活状态,这让她感觉到了失落。

    在那之后,她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回去了,这其中固然有经济上的考虑,毕竟回一趟国也是需要花费不少钱的,但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她不想去看中国的现状,这种现状让她觉得心痛难耐。

    可谁曾想,在这样一个不经意的时刻,她却见到了林丹燕。此时的林丹燕,穿着职业装,一副白领、骨干、精英的模样,而且从内田悠和田雄哲也对她的态度来看,她应当是这个场景中的主角,集万千荣耀于一身。而反观她杨倩霁,穿的是日本餐饮行业女服务员的服装,低眉顺眼,像是任凭谁都能够踩上一脚的样子。

    “丹燕,怎么会是你啊,你这是……”杨倩霁强挤出一个微笑,对林丹燕问道。

    林丹燕说:“我们兼并了池谷制作所,我被院里委任到池谷研究院来临时负责,唉,其实也就是退休之前给我一个待遇罢了。对了,倩霁,你怎么……”

    说到这里,她停下来了,不知道如何往下说才好。

    杨倩霁尴尬地说:“这两年,日本经济不太景气,我先生的公司裁员,……然后我们就开了一个小饭馆,呃,今天负责送便当的服务员有事没来,我就临时顶替一下……”

    说这话的时候,她担心地看了看内田悠和田雄哲也,生怕他们揭穿她的谎言。因为她和丈夫开的小饭馆,并不存在什么送便当的服务员,这种事情都是她这个老板娘亲自做的。

    “这样啊……”林丹燕愣了一下,然后笑道:“这样挺好的,自己创业,说不定过几年就成大老板了呢。”

    “呃呃,是啊是啊,我也是这样想的……”杨倩霁明知闺蜜是在打圆场,也只能这样回应了。林丹燕毕竟没有当面打脸,这已经足以让杨倩霁感念闺蜜的厚道了。

    闺蜜……,以后我们还能是闺蜜吗?杨倩霁在心里悲哀地想到。

    两个人显然是没法再聊下去的,杨倩霁把便当送完,找了个理由便落荒而逃了。与林丹燕同来的一个年轻人上前来小声问道:“林总,刚才这位……欧巴桑,是咱们中国人?”

    “怎么说话的!”林丹燕假意地瞪了那年轻人一眼,然后转头向田雄哲也说:“田雄先生,刚才这位酒井女士,跟咱们研究院很熟悉吗?”

    田雄哲也说:“是的,她也曾经在我们研究院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公司裁员而离开了。现在她和她的丈夫在研究院旁边开了一家小餐馆,便当的味道倒是挺不错的,我们偶尔会订他们的便当。”

    “原来是这样。”林丹燕点点头,然后郑重地说:“这位酒井女士,是我过去的同事。如果可能的话,还请田雄先生和其他各位同事多多关照她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