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都市写轮眼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来京
    政纪看着哭泣的众人,他虽然有能力保护他们的平安,可是却无从抚慰他们受伤的心灵。

    轻轻叹了口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这个给你,待在这里,等一切平息后我会回来找你,”政纪将手中的*交给美黛赛斯,还有两个弹匣。

    红着眼眶的美黛赛斯下意识的接过手枪,然后才回过神来,她忽然从背后抱住了政纪,声音有些哽咽的道:“你要离开这里?”

    离别总是痛苦的,政纪就好像是候鸟一般,时不时的会闯入她的生活,却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离开,这一次,政纪如同英雄般再次出现在她的身前,让她再也不舍让他就这样离开。

    美黛赛斯的声音有些高,其他人也看了过来,伯尼黛特等人眼中闪过些许不舍,虽然只有短短不到半个小时,可是政纪的表现已经成为了他们无形中的主心骨。

    政纪点点头,“我要去救人。”

    “可是外面很危险,你只有一个人,”美黛赛斯希望政纪留下,不仅仅是为了她。

    “对啊,现在那么危险,你虽然枪法好,可是只有一个人,何不在这里等待救援,我相信其他国家不会袖手旁观的,”伯尼黛特也站出来对政纪说道,抛开救她一命的情谊,政纪在这里总归是让人们多了几分安全感。

    “没关系,我不会有事的,”政纪摇摇头,坚定的说道。

    “那带我一起吧!”美黛赛斯看着政纪认真的说道,对她来说,没有比政纪身边更安全的地方了。

    “你在这里最安全,在我身边我无暇顾及,”政纪实话实说道,他有自己的使命和任务,最快的速度肃清这里的怪物。

    政纪最终还是在众人的注视下,离开了避难基地,剩下的人,复杂的看着政纪的背影,在这个人人自危的时刻,究竟是怎样的精神,让政纪选择了一个人出去面对这些怪物!

    重新返回地面的政纪,看了眼头顶的太阳,大致的分辨了方向,朝着市中心的位置走去。

    哨子,是一件有趣的东西,能够发出高分贝的刺耳鸣声,通常来说,哨子总会被赋予一些特殊的意义,代表着命令与服从,所以在军队中最为常见。

    路边,就有一枚这样的哨子。

    政纪捡了起来,轻轻的擦了擦,然后放在了嘴边。

    “嘶!”

    刺耳的哨声,在此刻没有车水马龙的街道上骤然响了起来,刺破了宁静的氛围,显得格外的明显。

    方圆千米,无数只隐藏在暗处的舔食者猛然抬起头来,看向了政纪的方向。

    政纪似闲庭信步一般朝着城市的中心走着,前方隐隐的传来了密集的枪声,而在他这里,哨声伴随着他的脚步似乎在彰显着谁的到来一般!

    两侧的高楼上,忽然出现了十多道黑色的身影,数十只舔食者,在下一刻朝着地面上走着的政纪飞扑而来!

    政纪的脚步停了下来,冷漠的看着空中朝着他扑来的那些面目丑陋的怪物,这些东西,很难看得出它们的前身是人类,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变异,才会成为现在这副样子。

    在变成这副样子之前,它们是谁,它们是自愿被雷迪改造成这副样子的,还是被迫的?

    它们是否有思想?是否有组织?能否有害怕,亦或是兴奋?

    这些问题,在政纪的脑海中盘旋,而空中的舔食者们,却已经近在咫尺。

    几百米外的一处阁楼内,莱纳德呼吸急促的看着这一幕,大街中心的那个可怜人,一定是被吓傻了,但是他死定了!

    莱纳德紧了紧手中的枪,他救不了谁,甚至他的妻子也在今天早上死在了这些怪物的手中。

    政纪并不知道,此刻在别人的眼中他已经是必死的可怜人,空中的舔食者,在下一秒忽然如同闯入了一层无形的屏障一般,瞬间凝固在了空中,在瞬息之间,忽然化作了尘埃一般,消散在了空中,仿佛它们从来不曾存在过!

    莱纳德手中的枪噗通一声掉落在地上,他的眼睛睁到了人体极限的大小,直勾勾的看着街道的中心,具体的说是街道中心的那个男子,他甚至有些怀疑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自己方才,莫非是出现了幻觉不成?

    然而,下一秒的场景,却告诉他这一切不是幻觉!

    政纪看着自己的杰作,终于能够控制原子间的万有引力了,所谓天地万物,皆是原子构成,大到星球之间,小到微生物原子,皆是逃离不了万有引力的相互作用,方才那些怪物的瞬间涅灭,其实是政纪在一瞬间破坏了它们细胞之间的万有引力,瞬间将它们分解成了最小的原子结构。

    然而,他却没多少高兴。

    只因为太慢了,按照m国方面提供的侵入瑞仕的舔食者的数量,最少都在三万只以上,分散在瑞仕的国土面积之中,按照他这样的速度,那得需要多久?

    只怕等到他杀光这些怪物的时候,瑞仕的人口也已经没有再拯救的必要了。

    想到这里,政纪转身加快了步伐。

    “嗨!兄弟!救救我!请你帮帮我!”莱纳德看着政纪要离开,顾不上想太多,从窗口处伸出了手臂,一边挥动着一边大声的喊着。

    他不知道政纪是什么人,为什么拥有如此神奇的能力,可是他无从担心,或者说顾不上担心,他只知道,现在站在街心的那个青年或许是自己活下来的唯一希望!

    政纪自然听到了他的呼喊,回头看了眼,却没做停留,身体消失在了原地!

    莱纳德愣在了原地,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神秘人会是这个反应!

    华国,燕京。

    “怎么突然让我们来燕京?”李雪梅惊讶的看着眼前自称蔡经的政府官员的男子问道。

    “主席想见见二老,请二老吃顿饭,在中南海住几天,”蔡京笑眯眯的说道,作为一号首长的秘书,此时没有丝毫的架子,谦逊的帮着李雪梅提着行李。

    “主席!”李雪梅一惊,和政学平面面相觑。

    “蔡兄弟,主席怎么想见我们了?”政学平组织了下语言,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蔡京,不过他倒是知道这个叫蔡京的男子肯定不简单。

    “没什么事,就是想和二位聊聊,看看二位怎么培养出政纪这样的优秀的儿子,”蔡京微笑着说道。

    说话间,车停在了中南海的门口,政学平和李雪梅有些紧张的互相看看对方下了车,这里可是名副其实的华国心脏,全国最重要的地方。

    “学平,雪梅,你们来了,一路旅途奔波劳累了吧,”一下车,宋老就笑着走了过来,拉住了两人的手道。

    看到是宋老,政学平和李雪梅的紧张感稍稍去了些,毕竟和宋老还是很熟悉的,一想到宋老,倒是想到即将面对的主席也不紧张了。

    “宋老,身体还好吧,”政学平扶着宋老笑着说道。

    “好,挺好的,你们来了燕京这两天陪我聊聊天,一会儿我和你们一起陪着河山一起吃个饭,尝尝中南海厨子的手艺,”宋老笑眯眯的拉着政学平说道。

    “那感情好,说实话啊,我一开始还有些紧张的,有您陪着,我就放松多了,”政学平笑着实话实说道。

    一旁的蔡京笑眯眯的看着政学平和宋老聊天,也不催促。

    “政伯伯,李伯母,您来了,好久不见了,”宋玉这时也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袋中药,看到政学平夫妇笑着走过来。

    “玉丫头越发的俊俏了,这药是?”李雪梅看到宋玉,眼睛微微一亮,笑着拉着她的手问道。

    “最近爷爷有些胃火上升,中医开了些清胃火的药,伯父伯母你们身体也好吧。”宋玉微笑着说道,说实话,她是有些紧张的,自己和政纪的关系,她不知道政学平夫妇是否知道,可是面对政学平夫妇的时候,她还是有一种儿媳妇面对公婆的错觉。

    李雪梅笑着点点头,越看宋玉越喜欢,说句有些心虚的话,她一开始相对于刘露来说,是比较中意宋玉的,毕竟宋玉的家室是将门之后,气质沉稳,有大家风范,比之刘璐多了一份锐气,和政纪挺搭的,再加上宋老也很对胃口。

    而这个念头,随着这么多年来政纪和刘璐一直没孩子也愈发的多了,她和政学平也眼看着快六十了,抱孙子已经是他们最期盼的事,说实话,儿子说没孩子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这是李雪梅半信半疑的,毕竟政纪身体很好,一直也没生病什么的。

    李雪梅有些走神,握着宋玉的手一直也没放开,让宋玉的脸微微有些发红,与此同时宋玉心中也有些高兴,虽然自己和政纪的关系或许不能公开,可是准婆婆喜欢自己,这自然是一件好事。

    “伯母?伯母?”宋玉提醒的喊道。

    “哎,对了,小玉,你今年多大了?”李雪梅回过神来问道。

    “二十九了,”宋玉微微一愣,没想到李雪梅突然问了这么个问题,她比政纪大一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