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宠妃路第191章

    太后见乾隆如她所愿将招萨满法师入宫做法一事交由她全权负责, 太后满心欢喜之余, 便命李嬷嬷去将几年前曾经入宫为她做过法事的萨满法师请进宫来,并特意嘱咐李嬷嬷不要招其他法师入宫。

    由于李嬷嬷近些年跟在太后身边尽心侍奉,办事又极为妥帖老道, 更为难得的是李嬷嬷的嘴极严, 平日里话便不多,不该说的就连做梦都不会说出半个字。

    太后由于前些年被乾隆拔除了一大批心腹, 身边正无人可用之际发现了李嬷嬷,太后又冷眼观察了一段时间, 逐渐开始重用李嬷嬷,如今,太后早已经将李嬷嬷当成了自己最为器重的亲信了。因此此次太后才会将招萨满法师入宫做法如此重要的事交由李嬷嬷去办。

    太后又如何能想到她这边刚刚交由李嬷嬷去办的事, 千叮万嘱交代给李嬷嬷不许她外传给旁人知晓的话,不过半个时辰便已经写在秘折上呈到了乾隆的御案之上。

    乾隆沉着脸色看完了秘折, 心中便已经猜到了太后刚过了几天太平日子, 如今又开始不安分了。

    乾隆对于他这位亲生额娘也十分无语。实在想不通为什么钮钴禄氏好好的当她的太后不好么?每日含饴弄孙、悠哉悠哉的过她养尊处优的日子不好么?为什么偏偏要与他宠爱的妃嫔过意不去呢?

    从前他宠爱高芳的时候,太后便看高芳不顺眼, 如今他宠爱萧燕, 太后又看萧燕不顺眼了!总而言之,似乎只要是他宠爱的女人, 太后便没有看顺眼的时候!

    乾隆冷哼一声,心中对于太后的行为既感到厌烦,也觉得十分恼怒。

    明明他已经多次明示暗示过太后许多次了,提醒她不要再为难萧燕, 不要再找萧燕的麻烦,只可惜太后偏偏就是记不住,总是阳奉阴违的搞一些小动作,先是扶植海贵人,并且安排雨答应入宫与萧燕争宠,如今又故意将她自己折腾得卧病在床,安排与自己相熟的萨满法师入宫,必定有所图谋,而且,只怕这阴谋最终所要针对之人便是他宠爱的皇贵妃萧燕。

    乾隆沉思片刻,便在秘折上做出了批示,命李嬷嬷按照太后的吩咐招萨满法师入宫。他倒要看看,太后究竟有想出什么阴谋诡计来对付他宠爱的小丫头了?

    乾隆笔走游龙的写完了批示,便一扔朱笔,站起身子踱步至窗边,望着窗外生机盎然的春色有些失神。

    乾隆不知怎么便又想起了他与萧燕那个尚未出世便被太后运用诡计害得丢掉了性命的和孝公主。他的和孝公主倘若活着,如今也该长成一个容貌美丽、活泼可爱的小丫头了。想必他的和孝公主应该也会很喜爱着满园春色吧……

    乾隆只要一想到当初是他亲自下旨让太医吴谦给萧燕配了堕胎药,令和孝公主未及出生便化为了一滩血水,竟至尸骨无存,心中便是一阵绞痛,无法遏制的涌起一阵悲伤,对于太后这位始作俑者,自然便愈加憎恶了几分。

    乾隆暗忖:有道是母不慈、子不孝。既然太后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不顾母子之情,多次下手暗害他心爱的女人与孩子们,那么,也别怪他作出不敬额娘、罔顾孝道的事情了!

    李嬷嬷办事稳妥,很快便将萨满法师入宫做法的事安排得妥妥当当、井井有条。

    为了祈求太后尽快痊愈,恢复健康,萨满法师在慈宁宫举行了跳神仪式。

    萨满的跳神一般在三种情况下进行:其一,为人治病;其二,教新萨满;其三,举行祭神仪式。太后为了使自己能够尽快痊愈而安排萨满法师在慈宁宫跳神,倒也符合满人的传统习俗,令人挑不出什么问题。

    傍晚,在太后居住的慈宁宫正殿内,太后按照萨满跳神祈福的规矩,以病人的身份坐在了东南的位置上,萨满法师身穿神衣,头戴神帽,左手持鼓,右手拿槌,盘腿坐在西北角的“塔了兰”的专门的位置上,纯贵妃苏佳容惠、娴贵妃乌拉那拉景娴、嘉妃金佳婉华等高位妃嫔皆围坐在周围。

    宫人们在跳神前点燃一种特定的木本植物制成的香料,散发出阵阵香气,相传有净化污浊空气,以便神灵能够到来的神奇作用。

    跳神开始时,萨满法师在请神前,双眼半睁半闭,打几个哈欠后,开始击鼓,然后起身,边击鼓,边跳跃,边吟唱,音调极其深沉。

    萨满法师唱一句,扎列和参加跳神仪式的妃嫔们便伴随着合唱。随着鼓声渐紧,萨满法师的下巴开始哆嗦,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双目紧闭,身子不停的摇晃,当地神灵附体时的痛苦情状。

    正在此时,扎列拿出一团烧红的火炭,放在萨满法师的脚前,为神引路。萨满法师鼓声突停,混身大抖不止,俨然一幅已经被神灵附体的表现。

    据说此时附体的乃是祖先神,借萨满法师之口询问道:“你们请我来有什么事?”

    扎列及纯贵妃等人答道:“因太后娘娘患病,久咳不愈,因此才惊动祖先,望祖先来给太后娘娘看一看病。”

    此时,萨满法师又再击鼓吟唱,通过逐一恭请诸神,探寻太后娘娘究竟冲犯哪位神。

    按照萨满跳神的规矩,萨满法师每提到一位□□字,只要患病之人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则认为是此神在作祟病人。有时作祟之神亦会借萨满法师之口,自认是他所为,要求供祭某种牺牲,只要患者家属在此时赶紧应允,答应病好后就还愿,患病者便可迅速痊愈。

    诸位妃嫔皆等待着萨满法师要求供奉何种牺牲品,打算迅速安排妥帖送到钦安殿供奉起来,以便太后的病可以尽快痊愈,却没想到萨满法师忽然说道:“由于宫中如今位份最高的妃嫔娘娘并未到场为太后娘娘祈福,患病之人的家属心不够诚,是无法感动祖先为其祛病的。”

    萨满法师此言一出,众人皆面面相觑。

    皇后富察氏虽然仍但着皇后娘娘的虚名,却早已经被皇上收回了册封皇后时的金册金印,并且一并收回了代表着执掌后宫大权的凤印,现在还被禁足于长春宫寝殿内不能外出一步呢,因此,也算不得是宫中位份最高的妃嫔娘娘吧。

    若论名至实归,如今宫中位份最高的妃嫔娘娘必然非皇贵妃娘娘莫属了。

    可是,皇贵妃娘娘如今的身子可是金贵着呢,自从皇贵妃娘娘怀有身孕以后,可是一直被皇上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的。

    皇上担心皇贵妃娘娘劳累辛苦,在刚刚得知皇贵妃娘娘怀有身孕以后便免了娘娘每日请安的规矩,并且命纯贵妃与娴贵妃二人暂代皇贵妃娘娘掌管后宫事务,为的便是让皇贵妃娘娘在储秀宫内安心静养。

    如今萨满法师竟然暗指若想让太后娘娘的病可以尽快痊愈,恢复健康,便需要皇贵妃娘娘亲自来一趟慈宁宫,与诸位高位妃嫔娘娘们一起参与萨满法师跳神仪式。

    可是,如今皇贵妃娘娘正怀有身孕,此时请皇贵妃娘娘来慈宁宫参与萨满法师跳神仪式,除了皇上亲自下旨以外,谁还敢在此时开这个口命宫人们前往储秀宫请皇贵妃娘娘过来呀?

    说句杞人忧天的话,倘若皇贵妃娘娘此后有个什么头疼脑热,又或是肚子不舒服了,今日这位大胆的开了口,命宫人们前往储秀宫请皇贵妃娘娘过来参与萨满法师跳神仪式的这位妃嫔,必定会遭到皇上的憎恶与责罚的!

    太后眼看着众位妃嫔娘娘们心里明知萨满法师所指者正是皇贵妃娘娘萧燕,且皆因惧怕乾隆的威仪,不敢开口说一句话。

    太后心头火气,越发期盼着尽快扶植海贵人坐上嫔位或者妃位,如此也不至于令她陷入此种孤掌难鸣的尴尬境地。

    太后心中本就有气,又担心倘若皇贵妃萧燕不来慈宁宫参加萨满法师的跳神仪式会坏了她辛辛苦苦谋算了几日方才确定好的计划,心中一急,便又开始咳嗽起来,而且一直咳嗽得脸红脖子粗,也未曾止住咳嗽停下来。

    萨满法师一看太后此种情况,又开口道:“依照太后娘娘此种情况,病情可是不能再拖下去了。还不尽快将如今后宫之中位份最高的妃嫔娘娘请到慈宁宫来?如此耽搁起来没完没了,你们再继续这样耽搁下去,究竟还想不想然让太后娘娘的身体尽快痊愈了?”

    听闻萨满法师所言,从刚才便一直纠结要不要开口的嘉妃金佳婉华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足够充分的理由,唇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弧度:“虽然皇贵妃娘娘如今怀有身孕,正是需要好好在储秀宫体和殿休息养胎的时候,但太后娘娘可是皇上的亲生额娘!太后娘娘如今凤体欠安,每晚咳嗽得都难以安睡,而今不过是需要皇贵妃娘娘前来慈宁宫里参与萨满法师的跳神仪式,为太后娘娘略尽一尽孝心而已,那可正是皇贵妃娘娘不容推卸责任呢!既然如此,便派个宫人前往储秀宫请皇贵妃娘娘来慈宁宫走一趟又有何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