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gdao章, 1小时后见~  “没同情心。”

    “都不给我们吃两口。”

    “也不出手帮忙。”

    “爸比妈咪没教你们分享么?”

    莫易久受不了他们的哀怨劲儿, 大手一挥捞了剩下的人半夜出去吃手抓羊肉, 也包括那些留在这里的工作人员。反正不拍摄, 可劲儿花钱都没人管。

    曾今今本来想早点睡觉, 立即被莫易久嫌弃不好玩,最后还是绑上了车。几人打听到一家附近很有名气的羊肉店,开了个大包厢,特色菜全点上, 酒也要了不少。

    沈可欣一手抓了根羊排,一手抓着莫易久的手腕抱怨:“偶像你是不是欺负我, 我要保持身材的还叫我半夜出来吃肉, 啊呜……不厚道, 以后不能再这样了, 啊呜。”

    莫易久笑:“怕什么, 二十来岁哪里吃得胖。还有, 你手好油啊,吃多少了?”

    沈可欣撒开手,啃着羊排:“没吃多少啊, 不过给我经纪人知道的话一定要把我骂哭为止, 上次拍戏的时候连续吃了一个月宵夜, 胖了十斤, 她差点没把我直接拉去抽脂。”

    莫易久挑起眉毛:“那你就要向曾老师讨教啦,你看看她……”她顺手撩起曾今今的衣服下摆:“这样坐着吃腰上也没赘肉。”

    “啊!”曾今今冷不防被掀了衣服,惊得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易姐, 你这算是调戏良家妇女啊。”

    莫易久义正言辞:“我也是女的,怎么能算调戏?”

    丁正阳正在旁边和汤远吹瓶,听到这儿的对话,忙勾着汤远的肩摸着他的下巴道:“大天后,现在啊,除了男人调戏女人和女人调戏男人,还有男人调戏男人和女人调戏女人,都是很正常的啦你好落伍。”

    这话听得汤远一口啤酒差点喷出来,立即远离丁正阳和他撇清关系。

    “胡说八道。”莫易久翻了个白眼,揽着曾今今的肩膀问:“以我们两个的友情还不能看一下腰么?”

    曾今今汗颜,心道:这大庭广众的还给人留脸不?

    一群人玩嗨了,从晚上10点吃到了凌晨2点。本来这店12点就打烊了,老板娘发现这帮客人里有几个明星,硬是延长了营业时间。

    尤其是莫易久去刷卡买单的时候,老板娘大方地说这顿算是小店请的,务必留下签名合影。莫易久答应了老板娘的请求,却还硬是把单买了。

    坐车回酒店,大家都喝多了,不知什么酒后劲儿那么大,曾今今回房间没多久就忍不住跑进洗手间吐。莫易久听见她吐,像被传染了似的,也跟着进去吐。

    整个洗手间都是奇怪的味道,两个人洗完马桶和洗手台,就凑在一块儿刷牙,看着镜子里的对方,嘴巴鼓鼓的都是泡,还一副虚脱的样子,几乎要笑出来。

    第二天自然是起不来了。谁都记不起为什么前一晚两人会有床不睡打地铺,起来的时候就四仰八叉地躺地板上,背疼得不行。

    午饭之后,一行人踏上了前往机场的路。几位大明星包得严严实实,眼睛帽子甚至还有围巾,就怕被认出来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相反,曾今今、任甄和丁正阳就自在很多,轻装上阵毫无顾忌。

    从yc市飞到cq市,只需两个半小时,晚六点半,准时抵达。节目组包了大巴来接,说是先入住酒店,期间还会安排乘坐长江索道,而酒店就在江的另一边。

    辛浩歌说这里山好水好又有美食,准不会有徒步沙漠那样的坑爹安排。丁正阳说以节目组不厚道的尿性,绝对会让他们徒步翻山越岭。

    抓了跟来的工作人员一问,他们吱吱呜呜又不好多说的死样子立即闹得车内一片叫苦连天。

    一个小时之后,大巴停在了索道站口。本来大家都猜测这一环节节目组一定会整出些幺蛾子来,出乎意料的是,这一趟短暂的跨江之旅是纯游览,并没有安排任何游戏或者是竞技项目。

    一行二十来人占了一整个索道车厢,夏日的七点半,天还没有黑透。站在车厢里,透过玻璃窗,脚下是辽阔壮丽的江面,江上是璀璨如星的游船,与零星的游船光亮相映照的,是长江彼岸城市建筑的灯火辉煌,堪称人与自然的浪漫融合。

    木木架着摄像机,记录曾今今看江景的侧颜。他问:“美么?”她说:“当然美啊,美得让我想跳舞,哈哈哈……”

    五分钟,跨江之旅结束,工作人员叫了几辆出租车,不到十分钟就抵达了今夜的落脚酒店。

    晚饭时间,又是与第一站一样,在酒店餐厅开了包厢进行录制。想起第一顿的粉汤水饺,这一回,八人是做足了心理准备来的。

    按指示入席,又眼睁睁看服务员一盘接一盘上菜,每一道都极具地方特色,直摆得满桌尽是。

    大家都觉得这情况不太对头,迟迟不见有谁动筷。

    节目组居然这么大方,不可思议。

    果然,不多时,工作人员又递上一封信,火红火红的信封,拆开一瞧,字也不多,但足够让人吐血三升。

    【各位,这或许是本站最丰盛的一顿饭,好好珍惜吧……】

    摄像极尽所能地将餐桌上的菜拍得让人垂涎欲滴,然而桌边坐着的八位却出奇一致地沉了脸……所以说,珍惜最丰盛的这顿饭,怎么想后面都是要吃苦头了吧。

    最终,还是莫易久打破了沉默,举杯而起:“好啦,别想这么多!干杯先!”

    其余几个也算是想开了,又或者说是放弃了,纷纷举杯响应。

    一顿饭吃了很久,拍摄部分差不多了,工作人员也被邀请加入用餐。酒店经理很大方,不断给他们加菜,吃得一个个几乎要走不动路。曾今今、柴骏时和任甄都快被这儿几个特色菜辣傻了,还带着麻劲儿的,拼命灌水都来不及,喝了个水饱。莫易久向来无辣不欢,当他们面将红艳艳的食物塞进嘴里嚼得津津有味,还嘲笑他们真是没用,看得曾今今直嘶气,又灌了一杯水。

    听说该酒店得知节目组的来头与目的后,主动提出费用全免,只希望节目组能够尽量为酒店做一些宣传。住了人家手短,导演当晚就让八人将酒店服务享受了个遍,并且全程跟拍。

    八人住的都是豪华大床房,一人一间,这大手笔的样子果然全因为是免费的。

    半夜,拍摄工作结束,曾今今躺在床上硬是没睡着,也许是前一晚破坏了一直以来的生物钟的缘故。她一边玩手机一边寻思,这一晚上拍出来的东西估计可以直接给这酒店当宣传片,这么一算,酒店方也不很亏。

    打开微博,粉丝又涨了不少,自然是全因莫易久。她点开莫易久的微博,发现她在20分钟前发了个微博,照片是酒店房间的大床,配文字:

    【今天一个人睡,不嗨森╭(╯^╰)╮】

    “偶像都会用颜文字了,作为粉丝的你们嗨不嗨森?”曾今今自言自语地吐槽,突然又觉得这条微博配上之前那几条微博,味道好像不太对。翻了粉丝的回复,一个个都在曾今今今天很happy……什么情况!

    【给你捉了一只女神,上吧!曾卡丘!曾今今今天很happy】

    【快来侍寝啊今贵妃!曾今今今天很happy】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我真的想破脑袋搞来搞去想了好多才确定了这个姜律师!

    不过我还留了一个更好的,能让曾老师发挥舞蹈家才能的电影,嘿嘿之后安排上~你们也可以猜猜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