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71-随便说说, 随便听听

    周青伟:“在常规的边缘织出一片自己的界线。挺好的, 希望晴幸也能像你这般坚定地为让自己过得高兴而努力。”

    我:“多考虑他人也不是坏事, 毕竟多数人离不开与人相处, 有时候还是需要妥协的。”

    周青伟:“不觉得这话与前面的矛盾了吗?”

    我:“在不同的情况说不同的话语,即使话语本身相互矛盾,但自己知道每一句话还内含了很多附加条件,于是虽然别人听起来矛盾, 可在自己心中并不。也不需要向别人仔细解释,反正外人要么不关心你的详细心思,要么即使关心了, 也与你走不到完全相同的那条思路里。”

    我:“随便说说,随便听听, 言语而已,它能交流的信息是有限的,不用太苛求。”

    ☆、04072-一个额外麻烦

    周青伟笑:“也许靛毅与你很有共同语言。”

    我:“我觉得我跟你也挺能聊的。”

    周青伟:“为了养两个孩子,我研究了很多青少年以及幼儿心理学,知道怎么与孩子们说话更合适。其实我自己小时候很规矩的, 规矩得可能都有些死板了。那时我真切地认为天天上房揭瓦的那些同龄人都是智障。”

    我:“不,周家大哥,这句话已经证明你曾经也中二得很常规,你千万不要太小看自己。”

    周青伟:“谢谢你的安慰, 虽然听上去颇为别扭?”

    我:“我觉得周靛毅和周晴幸会愿意给我点个赞?”

    我果然收获了两个赞,还有去周晴幸学校的许可。许可直接传到我的通讯器上,让我获得了与周晴幸同一等级的学校权限, 也就是在校内走动、坐在教室里、使用教学设备等正常学生行为不会触动警报。

    周晴幸的班主任莫亚荚说:“上课的时候一般不能直播,其他时间如果被放入直播画面的人都同意,那么允许直播,但是你的粉丝们不能进入学校,也不能让他们骚扰师生们。”

    我:“好像我很难控制粉丝们的举动,而只要我入了学校、粉丝们得知后,便可能来学校堵我?”

    莫亚荚:“是的,所以就我个人来说,不是很欢迎你来,尤其,我对主世界人类并没有特别的喜欢。不过既然校长批准了,各方面又都给你们这些珍贵宠物大开绿灯,我也不能赶你出去,因此,我只能希望事态不要过于失控。幸好周晴幸的监护人一向可靠。”

    这位莫班主任看起来才是一个真刻板的中年男……公……不知道什么物种。我跟他交谈时因为体型差距,我是坐在他面前的桌上,他坐在椅子上,依然高我一个多头——以他的头为尺寸标准——其他巨大生物当这么与我聊时,经常会聊着聊着就把下巴搁桌面上,然后我与他们的视线便差不多平齐了,但莫班主任不,他就一直那么坐着,后背在椅背上贴得紧密,只略微低了点头好能看见我。

    好在他看起来也不是很排斥我,他的不欢迎应该只是因为预感我的到来可能增加他的工作量。

    换成我在他的位置,我大概也不会喜欢突然来一个额外麻烦,毕竟麻烦源没戳中我的萌点。

    ☆、04073-已经经验丰富

    我问大师兄:“能控制宠物粉们不来学校添乱吗?”

    大师兄:“其实问题不大。你看你住在周家期间,别人也知道你的位置,但他们并没有把周家围得水泄不通,当你拒绝走出周家大门时,他们也不会硬冲进周家,最多就是在周家外徘徊。如果周家人要求这些徘徊者离开,他们也会听从——大不了离开后过几天再来。”

    大师兄:“这秘境在宠物问题上已经经验丰富了,场面基本都能控制得不错。”

    我:“所以莫压荚排斥的更多是我会让学生们分心?”

    大师兄:“可能。但只要我们在这秘境里,这秘境的官方便允许大众分心,就像是为了欢庆一个盛大的节日。一年时间,说长也算长,不过对比巨大生物们的寿命,又是一个可以接受的假期时限。关键是,‘让全世界自愿专注同一件事情’,这有很多可利用的地方,所以官方才会特别照顾我们。”

    我:“‘宠物秘境’是合理的名字吗?”

    大师兄:“这秘境的居民自己不好好取名字,对我们取的名字又没有异议,那就这么叫吧。即使将来发现它有其他更正经、更重大的特征,也可以继续保留这个听起来很不正式的名字,反正名不符实的例子太多了,再加一条也无碍。如果你愿意叫它为巨人秘境、蜜月秘境,巨大生物们也会应你。”

    我对莫压荚表示:“莫老师,我会尽量约束自己并建议同学们好好上课、认真学习。”

    莫压荚回给我不信:“同学们的状态不是你的责任,你不用勉强。”

    我:“至少我能保证自己在课堂上不出声、不乱动。”

    莫压荚:“觉得无聊时你可以在网络上玩,打游戏也行,只要不开公放、不带着我的学生们和你一起玩。”

    我:“是。”

    莫压荚顿了一下,说:“希望你说到做到。”

    我做到了。

    ☆、04074-包容一些吧

    在教室里,我获得了一套特制桌椅,与周晴幸的相邻。当周晴幸第一次带着我走进校园、走进教室时,她同学们的注意力明显放在了我身上,但正如周青伟所说,这是一群偏内敛的孩子,于是他们只是看我,并没有围上来。

    可能周晴幸的身体状况也是阻止他们靠太近的原因之一,怕挤着周晴幸,让这位好不容易来一次学校的琉璃孩子又立刻离校去医院。他们还得考虑,如果周晴幸离开学校,我也不太可能继续留在校内。

    上课时,孩子们依然往我这边看,有的是直勾勾地盯,有的是偷偷地瞧。第一堂课的老师白依怡也是一位主世界人类爱好者,她对我的态度比莫压荚对我的好多了。

    一开始白依怡就说:“今天我们这里有一位可爱的小客人,大家不要吓着他哟。如果这位客人有听不懂的地方,可以提出,我想同学们都愿意为他解惑?”

    同学们:“是。”

    白依怡:“好的。现在让我们打开课本,请都改为课堂模式。呀,小客人的操作很熟练,已经预习过了吗?很棒呢,同学们一起给他一点鼓励好不好?”

    同学们一起鼓掌。

    我:“……”很想问问周晴幸平常对这种教学风格是否适应,但当通讯器或者叫随身个人电脑调到课堂模式后,一般的通讯聊天功能会被限制,如果聊天,该堂课的老师和其他同学也会看到聊天内容,相当于是课堂讨论了。

    所以我不能与周晴幸聊。好在作为宠物,没人要求我处处遵守规则,还明确说了只要不打扰其他人我就可以不遵守,因此我开了课堂模式后,虽然能看到老师划的重点、标记的批注——没有黑板,所有需要板书的地方都是在临时连接组成群的通讯器上进行——也能看到其他同学提出的问题,也就是我能接收课堂教学的完整内容,但我的其他权限没受限制。我可以一边上课,一边切出去干其他事,比如玩游戏,或者找不在上课的人聊天。

    我找周青伟聊:“你给周晴幸选学校环境时,有没有考虑过老师风格?我觉得周晴幸在她的年龄段中偏早熟,莫亚荚适合教她,白依怡可能有点……低龄了。”

    周青伟:“我重点考虑主科,也就是上课多的那些老师,副科,一周甚至一个月才一次的课,就不能要求太多了,不然晴幸大概会没学校可上。包容一些吧,晴幸就很包容她的幼稚老师还有同学们。”

    我:“同学幼稚还好一点,可以避开,但老师幼稚,还得搭她的腔。我看到不止周晴幸,其他不少同学们也很是无奈,不过一边脸上无奈,一边也习惯了配合,和周晴幸一样很包容这位老师。是这个班的孩子心理年龄普遍偏大,还是白依怡老师没搞清楚她面对的年龄段?”

    周青伟:“白老师的课我旁听过,专业水平其实很不错,至于她与孩子说话时的低幼语气……习惯了之后也算是一种风格吧,还是,有点可爱的……”

    白老师教的是绘画,画仪器拆解图,就是把机械式闹钟什么的拆开,按规则编号,一个一个画零件。并不要求完全写实,比例上也允许误差,但大致上要能看出是什么东西。其实这课是学习事物结构的一部分,初期阶段属于定性学习类。

    正是这课堂内容让我格外不能接受白依怡的低幼语气,她要是教宠物喂养我就能接受很多——有宠物喂养这门课,授课人是莫亚荚。这俩老师的画风反了吧?还是我对课程内容理解有误?这秘境对待生物严肃,而对待非生物却偏浪漫?

    作者有话要说:  -+na 考试加油,不挂科,四级过~

    墨泽 的六级也加油,祝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