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魔禁之万物冻结 > 第2298章 决定(二合一)
    阳光逐渐升起,顺着巨大树木的枝条渗透进湖心的小岛,白井月和斗牙王沐裕着阳光对视。

    片刻后,两人再度开口,就具体的迁徙事宜谈了起来。

    大概半小时后,白井月起身伸了个懒腰。

    “行吧,大概情况就这些了,到时候你们跟着进入幻想乡就行了。”

    斗牙王微微叹了口气,和白井月的谈话让他有些心神疲惫,为了防止被坑,他不得不认真研究所有细节,这才能保证半妖之里的权益。

    眼看着白井月即将离去,斗牙王眉头一皱,问道:“这场大战对我们有什么限制吗?”

    “你说即将出现的大战?不,没有,什么限制都没有。”

    白井月微笑着摆着手,然而斗牙王一点也不放松,他印象里白井月可从来没这么好说话过。白井月只好耸了耸肩,说道:“这次战争的力量层级在我的控制下稍微有点高,需要你和杀生丸都出手的那种,半妖之里这几十个大妖怪不出手就算了,出手的话兴许就把自己搭上了。不过我说这个也没有用,到时候你们还是会选择插上一手吧。”

    斗牙王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他还真没想到在现在这种恶劣的规则环境下白井月都能弄出这么高层次的战争,半妖之里这些大妖怪强也是相对的,和他这样的规则级相比,这些大妖怪和炮灰还真没什么区别。

    其实半妖之里最好的选择就是如同之前几百年那样继续隐匿,坐看外界战乱风云,但这个选择从一开始就被斗牙王给否定了。

    现在不比往日,妖馆早已经和人类牢牢牵扯在了一起,白井月所言的战争,既然会波及整个日本,那必然会将妖馆也卷入其中。

    妖馆里那些半妖,很多都是半妖之里这些大妖怪的后代,还是血脉返祖的后代,有不少很受重视的,这些大妖怪怎么可能坐看自己的直系血脉在大战中就此断绝?

    所以半妖之里插手这场战争已是必然。

    “你还是如同之前那样恶劣,正常情况下,你这种将众生当作棋子的恶神,就是故事书中应该被主角们齐心协力阻止的反派。”

    “别逗我发笑了,豆芽,你可别说你信这个。”

    白井月知道自己的行为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偏向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反派了,但到底什么是反派呢?

    就如同很多故事中被主角摁死的反派所说的那样,有些时候,他们做的事情才是传统意义上的正确,反倒是击败他们的主角,太过天真。

    其实有时候好人和反派之间的界限真的很模糊,对于死在白井月计划中的诸多妖怪和人类来说,白井月是无可辩驳的大反派,杀生无数。

    但对于从更快稳定的局势中获益的诸多普通人类来说,白井月的功绩说是拯救苍生也不为过。

    白井月不自认为是英雄,也非所谓的恶棍,在他自己看来,他不过是为了能够以后在幻想乡无忧无虑地养老而加速这个世界的稳定化罢了。

    只是这个过程,对大部分人来说太过难以接受。

    “所以,我不否认我是反派。”

    对此,白井月很有自知之明。

    “若是最初的我,遇到现在的我一定会冲上来和我拼命,然后对我说,我是错误的,一定还有更好的方法改变妖怪和人类之间的关系。但很遗憾,过去的我终究已经过去了。”

    斗牙王摸了摸头,发出一声轻啧。

    “我又没说你这样不对。”

    对与不对,斗牙王自觉作为横贯几个时代的妖怪,还是有点资格去评判的。

    近千年前妖怪和人类之间只有猎杀与反猎杀,充斥着血腥和暴力,那时人类别说发展了,连自保都困难,妖怪虽然位于食物链的顶端却依旧过着茹毛饮血的日子。

    再看看现在,人类世界是何等繁华,妖怪虽然式弱却也不是没有生存土壤,人类势大却也无法随意杀戮妖怪,人类和妖怪之间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作为知晓世间规则变化的知情人来说,眼前的局势或许不是最好,却已是可以接受的结局。

    “至少,你已经尽力了。”

    “尽力?或许吧。”

    白井月知道,如果他真的全力出手全程把控的话,牺牲会要少上更多,但终究他是要离开的,人类和妖怪之间关系的衍化,终究只能靠他们自己。

    所以白井月更多的,还是起一个推进的作用,一步步将人类和妖怪推到了现在这种地步。

    “总之,我确实是反派没错,可惜,能够把我打败的主角团,到现在还没有诞生出来呢。”

    看着白井月那一副自得的模样,斗牙王很是不忿,他想起战国时代末期他们几个人联手对付白井月结果被白井月镇压的场景了,当时他们几个可不就是挑战白井月这个boss的主角团吗?可惜技不如人,最后获胜的是白井月这个反派。

    “行了,不扯这些没用的东西了,说点具体的,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听说仙台那边很热闹啊,是现在就已经开始了吗?”

    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的斗牙王摆了摆手,起身和白井月一起朝着岸上走去,同时询问着仙台市的情况,白井月连忙摇头:“还没到时候呢,我估摸着大概还有小半年才算计划开始,要发展到牵扯到你们的程度起码还要一年,那时候都已经是计划末期了。至于仙台市,纯粹是咒禁道自己作死。”

    “但你也无法完全把控计划不是吗?”

    如果白井月能够完全把控计划的话,白井月根本不需要亲自下场,只需要远远遥控就好了,白井月既然亲自出马,说明这一次行动确实是有超出控制的可能性。

    对此白井月并不打算否认。

    “没错,是有这个可能,妖馆的体量摆在这里,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被盯上。所以我不是现在就来和你通气了吗?”

    斗牙王白了白井月一眼,这算是通气?直接过来谈计划结束后的迁徙事宜也算是通气?

    不过在这方面争论毫无意义,所以在叹了口气,斗牙王便跳过了这个话题,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谏山冥三人。

    “如果说以后大战会涉及到规则级,人类能扛得住吗?这几个人,应该算是人类中比较强的了吧?虽然不如十二神将,但也是中坚力量,可”

    可是和规则级相比,眼前这几个人都差远了。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能够顶上去的战斗力不只是你和杀生丸,人类自然也会有触及规则级的战力出战。”

    斗牙王冷笑着看着白井月,他根本不信白井月的鬼扯。

    作为半妖之里的统率者,斗牙王和人类高层之间有过很多次交流,他很清楚现在的人类实力大概处于什么层次,或许人类有隐藏的力量,但那些隐藏的力量不可能超过现在人类展示出来的力量太多,斗牙王认为大战掀起后,人类根本拿不出可以涉足规则级战场的战力。

    除非

    想起白井月当年在犬夜叉的小队中做的那些事情,再看看一年这么个尴尬的时间,斗牙王看向谏山冥三人的目光微微有了些变化。

    或许现在人类一方是没有够资格参与规则级战场的人,但这不代表一年后白井月不能教出来一两个。

    有的时候,一两个规则级就足以改变战局了。

    “你不会真的打算这么做吧?要是失败了怎么办?”

    规则壁垒在无尽岁月中困扰了不知多少天才,白井月要如何能保证他教导的这几个人能够成功?

    要是到时候决战少那么一两个规则级,必然会对白井月口中的计划造成严重的影响!

    可让斗牙王意外的是,白井月对这件事情居然有一种迷之自信:“除非某个家伙突然脑子抽了,不然她们一定会成功的。”

    在世界意志仍将视线聚焦在她们身上,主角光环尚未失效的情况下,不管是此刻在这里的谏山黄泉和土宫神乐,亦或是不在这里的仓桥京子和奴良陆生,还有转世重生的土御门春虎,这几个人都会在很短的时间里获得极大的突破。

    如果是以前,白井月或许还会怀疑世界意志是否能够一次性兼顾那么多主角,但是在伦敦那一战后,白井月可以肯定,世界意志能够负担诸多主角的主角光环,哪怕这对世界意志来说真的是负担很重。

    为了或许只有世界意志自己才知道的原因,世界意志可是很疯狂的。

    “走吧,和她们打个招呼。”

    白井月如此笃定的态度,让斗牙王对谏山冥三人的态度也微微发生了改变。

    如果谏山冥三日只是普通的超灾对策室成员,那斗牙王或许理都不会理,但既然谏山冥三人成为了白井月计划的一部分,那么说不准她们以后会成为和他平起平坐的规则级。

    “谏山冥,谏山黄泉和土宫神乐。”

    依次将谏山冥三人的名字告知斗牙王后,白井月面向谏山冥三人,手指轻点斗牙王:“这家伙就是斗牙王,你们应该在档案里见过他的照片。”

    很是随意地将斗牙王介绍给谏山冥三人后,白井月拉着水银灯和符华朝着半妖之里的位置走去。

    对于斗牙王和谏山冥三人会见这件事情,白井月是无所谓的,反正对计划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

    不如说接触斗牙王这位货真价实的规则级,对白井月培养谏山冥三人会有很不错的帮助。耳濡目染之下,三人可以更接近规则级一步。

    不过这和他都没关系了,白井月现在只想找到玲丸,好好看一看杀生丸家的娃到底长什么样。

    很快,白井月的这个愿望就得到了满足,在半妖之里村口的位置,白井月看到了被凌月仙姬强硬拉过来的玲丸。

    玲丸长得和杀生丸几乎是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就是体型稍微小了一点,那副傲然的神态和白井月最初见到杀生丸时杀生丸的神态那是一模一样。

    或许是感觉到白井月的视线,玲丸双目扫过白井月,眼中冒着凶光,浑身妖力聚集在手掌上,显然是深得杀生丸华爪真传。

    “和你那个儿子还真的是像,不过话说回来,玲丸他不是半妖吗?怎么感觉半点人类的成分都没有?”

    “你要理解,母亲的死亡总是会让孩子有些变化的。”

    那边和谏山冥三人熟悉过了的斗牙王很是无奈地走过来。

    “虽然玲的灵魂还在半妖之里,但对于目前禁止参加见面会的玲丸来说”

    斗牙王其实很想让玲丸去和自己母亲的灵魂见个面的,但是玲丸现在这状态,就算让他去湖泊里也不可能看到其母亲的灵魂,没有发自内心的宁静,玲丸根本无法窥伺湖泊里的另一个世界。

    “你真是辛苦了啊。”

    白井月叹了口气,让凌月仙姬把玲丸带走了。这么个处于叛逆期的小孩,现在还真的看不出什么,不过白井月相信玲丸能够蜕变成优秀的妖怪。

    当年杀生丸比玲丸难搞多了,不还是在白井月和斗牙王的联手教育下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白井法师!?”

    就在白井月和斗牙王告别准备上车离开时,不远处传来的呼喊声让白井月微微有些讶然。

    这年头喊他白井法师的人,可没几个。抬头一看,一只穿着现代服装的狐妖正从车上走下来。

    狐妖

    “七宝?”

    有点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七宝的白井月有些发愣,为了防止身份被叫破,白井月赶紧给七宝甩了好几个眼色,然后也不管七宝看没看懂,直接是拉着水银灯和符华上了车。

    七宝愣了一下,而后看到谏山冥三人略带好奇的眼神,大概是明白了白井月的意思,只好将这次重逢暂时压后,微笑着目送谏山冥三人跟着白井月坐上车离开。

    在白井月坐的车消失不见后,七宝目光转向斗牙王。他这次回来,可是有正事要和斗牙王谈的。

    另一边,离开半妖之里后,白井月开口询问仙台市的情况。

    谏山冥在和总部联系后将仙台市那边的情况告知白井月,白井月沉思片刻后,做出了决定。

    “走吧,去仙台市。”

    都让斗牙王这个咸鱼关注了,仙台市的战斗闹得着实是有些过了。

    “咒禁道既然作死,那就彻底死在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