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诡神冢 > 第一百一十五章:首脑见面
    要去北海寻找申公豹,这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古时的资料大多虚而不实,必须要慢慢的确定,慢慢的筹备,而且要找定对的方位。

    这件传说中的事情,历经了5000年的岁月,到底有几分真,这都是没准儿的事。

    也许到了那边之后,除了一片汪洋,什么都没有,所以他们现在必须要列举出一些真实可靠的证据,才能开展这次任务。

    而这一次,陈智必须要回组织一趟了,他要和鲍平见上一面,聊一聊关于北海海眼的事情,最重要的,也看看鲍平的状态!

    自从在地府中出来之后,穆赫忽然被刺杀死亡,鲍平的状态就一直消沉。

    他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哀痛,但同时也一直没有展颜。

    老筋斗说,大家平日里想见他一面都有些困难,普通的事情他都交代阿索替他代言。

    但陈智这次递消息进去之后,鲍平竟然立刻同意陈智进去见面了,看来鲍平经过这段日子的冷静之后,状态应该恢复了。

    这次跟着灯童回到组织之后,陈智清楚的感觉到,组织现在人心安稳,情绪都冷静多了。

    鲍平的禁悲令在西岐非常有作用,人在悲痛之下便会做一些非常极端的事情。

    而放弃了悲泣这种强烈的情绪后,人便会更加理智,没有大悲大喜,只有精确,明智,永远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

    他们一路走向王庭,远远的就看见姬盈和夏老武士正守在门口。

    陈智真的是好久没有看见姬盈了,从地府一别之后,几乎就很少见面。

    听说这段时间姬盈出去做了很多任务,都完成得非常漂亮。

    在武侯谷得到的那卷秘籍,对她非常有助力,现在她的体术已经有了几个质的提升,比过去更加厉害了。

    姬盈这次见到陈智之后,神色倒是很从容,她没有多说什么,美丽的脸庞微微的笑了一下,便为陈智开门:

    “首领在里面等您,族长请进去吧!”

    夏老武士也按礼节向陈智施礼,然后为陈智开门。

    陈智进入王庭之后,发现这里烟雾缭绕,那些熏染的青烟更加浓烈,同样在这些烟雾里,还充满了血晶的味道,分量很大,十分呛鼻。

    陈智顺着九鼎所在的正厅,向里面走去。

    很快在烟雾后,看见鲍平正坐在王座下面,阿索则陪在他旁边。

    鲍平见陈智来了之后,像他招了招手,让他坐在自己旁边的位置上。

    然后对阿索点了点头,“去办吧,不必说是我让做的!”

    于是陈智便走了过去,阿索先向陈智鞠了个躬,然后替他把椅子推上,便退出去了……

    “尝尝吧!这是新摘的茶叶……”,

    鲍平淡笑着对陈智说。

    他的脸明显瘦了很多,眼睛凹陷,黑眼圈十分严重,恍惚间,似乎看到他好像有些变了,变得更加老练,甚至沧桑。

    鲍平对茶永远有一种痴迷,他姐的茶叶那种淡朴的清香,可以让他变得冷静。

    他将茶壶里的水浇在茶具上,然后沏上新茶,递给陈智。

    “这叫雀舌,据说这些雀舌很有讲究!

    一个个形状小巧,就好像麻雀的舌头一样,因而得名,

    据说雀舌及难采摘,一亩茶园才得一小垅,其香气富含独特浓郁,是上等芽茶。

    连唐朝的刘禹锡也说:

    “添炉烹雀舌,洒水龙须。”

    看来我们喝这种茶,应该带着感恩的心~~”,鲍平生完后将茶杯放在口中品了品。

    “您现在加大了血晶的份量了吗?”,陈智看着鲍平问道,

    “我听说,您现在大量的服用这种东西,这东西毕竟是药,还是控制些好!”

    “控制它做什么?”,鲍平似乎对这件事情并不上心,将泡好的茶摇了摇,然后指了指前方的烟雾:

    “我现在在这些烟里也加注了这种东西,巫医告诉我,这种东西对身体没有坏处,只会让人感觉不到情感,这本就是好事情。

    我们人类因为情感这种东西,误了太多的事,还是没有的好!”

    陈智听到鲍平说这些后,便不再说话了。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在长白山下被压着的女人,想起那双璀璨悲伤的眼睛。

    他随后停顿了一段时间,品了品鲍平的茶,但没感觉这雀舌有多好喝,甚至感觉有些苦。

    “首领,我要跟你说一下西域兽人的事情!”,陈智放下茶杯说道,

    “旦玄法师……,我暂且这么叫他吧,他跟我说的一些关于姜子牙的事情!

    还有被锁在海眼里的人的事情……”

    陈智随后将在火焰山那里所遭遇的事情,详细的向鲍平说了一遍。

    这其中包括姜子牙当时所许诺的,以及他后来又违背的誓言。

    然后他从怀中掏出那封斗战胜佛的信,递给了鲍平:

    “您看看这封信!

    斗战胜佛在这里说,姜子牙曾经许诺,让西岐照顾兽人,将它们收纳并赐予尊荣。

    而后来,我在那里发现了很多猴族的尸体,从刀伤上看,应该是西岐的所为没有错。

    您回忆一下,组织内曾经有过那时候的记录吗?

    比如组织内阁的密档中,有没有那时候的记录!”

    鲍平拿过这封信展开仔细看了一遍,然后平静的将这封信放在了茶几上,

    “记录就不必查了!

    但我现在就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如果我是当时的组织首领,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辅助当朝政权,灭除异族,本来就是组织一贯的手法,否则你以为组织是如何延续着几千年不倒,又不涉及任何**的?

    至于这姜子牙的许诺,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一件事情!

    姜子牙也许的确曾经许诺了西域兽人,但并不代表西岐也许诺了他!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当时的姜子牙对于西岐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影响力了!

    他无法号令西岐,甚至无法与西岐通话。

    也就是说,他许诺了一件自己根本办不到的事情……”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