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逆水行周 > 第三百二十七章 食铁兽(续)
    午后,洛阳宫,御苑,观景阁里,宇文温和即将返回幽州的儿子宇文维翰座谈,谈话间,宇文温看着书案上的炼铁高炉模型,向儿子提起一个消息:

    “大冶制铁所,到今年十一月,预计出铁量就会达到一千万斤,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宇文维翰答道:“孩儿知道,若按去年的数字,这意味着大冶制铁所一家的铁产量,就比其他铁冶产量之和还要多。”

    “没错,但就在二十年前,全国的铁产量,才一百余万斤。”宇文温说完,指着这个高炉模型:“二十年间,铁产量翻了几倍,冶铁能力总不是凭空变出来的。”

    “二十年,冶铁工艺不停改进,耗费无数钱财,还有无数人的心血,无数技术难关被攻破,才有了今日的成就,这炼铁高炉就是最重要的成果之一。“

    “大冶制铁所的炼铁高炉,单座高炉日出铁量最高可达万斤,需要消耗大量燃料,靠烧木炭是不行的,所以,必须烧焦炭,必须强力鼓风,你看看这里...”

    “烧煤比烧木炭火力强,但用煤来炼铁,含硫量大,铁会变脆,所以要用焦炭,也就是闷烧过的煤炭,这需要额外建炼焦工场...”

    “火要烧得旺,就得鼓风,鼓的风还得先预热,确保炉温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林林种种,都是技术难点,解决起来不容易。”

    宇文温说着说着,仿佛一个父亲在夸自己的宝贝儿子:“所以,你莫要小看这座炼铁高炉,它的技术含量很高,贵是贵,但值得。”

    “现在,你说说,大冶制铁所发展成如此规模,意味着什么?”

    面对父亲的提问,宇文维翰想了想,说:“这意味着,相关产业的发展也很迅速,大冶制铁所就像一匹马,拉着一车人向前走,带动了许多周边产业...”

    “对,这就是煤、铁复合体的威力,尤其是焦炭炼铁,只要攻克技术难关,可比用木炭炼铁高效多了,你在幽州,要继续按着这个路子发展...”

    “辽西边贸,铁器很好卖,而辽东开发,需要大量铁制工具,这都是幽州铁冶行业的机会。”

    宇文温一如既往给儿子们宣扬“煤铁复合体”的威力,因为他希望自己百年之后,儿子们能接过接力棒,继续向前跑。

    “洗脑”要持续以恒,宇文温就怕自己一不留神松懈了,让腐儒把儿子们的思路带歪,日后想改都改不过来。

    所谓“煤铁复合体”,指既临近铁矿,又临近煤矿的工业布局,然后还得交通便利,以便矿石运输及产品外销,历史上晚清时期创办的汉冶萍公司,大概能算是这种复合体。

    “汉冶萍”其中的“冶”(大冶)代表铁矿,“萍”(萍乡)代表煤矿。

    以汉冶萍公司为模板建立的大冶制铁所,冶炼场地却在大冶,省去了“汉”(武汉三镇之一的汉阳),今年的铁产量终于能达到一千万斤,真的很了不起。

    但是,周国现在一年的铁产量,比不过明初永乐年间的铁产量。

    永乐年间,一年的铁产量大概在两千万斤左右,这个数字是杨济琢磨了许久,从“生前”所听各种传闻之中推算出的一个数字。

    这个数字是永乐年间某一年的全国铁课数(铁税,直接用铁做实物税),铁课大概是按五抽一来收(百分之二十),以此反推,得了年铁产量近二千万斤的数字。

    如此估算出来的产量,数据存疑,但好歹有出处,而明代的“斤”,和此时的“斤”肯定不同,所以这个数字仅供参考。

    即便如此,宇文温也觉得成就感满满,唯一的遗憾是以目前的冶炼技术,依旧不能稳定炼钢,但这无伤大雅。

    他拼了命经营大冶制铁所,并以此为模板,推动各地冶铁业的发展,随后催生了诸如徐州利国制铁所这样的“小怪物”出现,才有了现在的成就。

    铁产量暴增,导致铁价下降,为推广铁制工具提供了有力支持,农民可以开垦、耕种更多的田地,这意味着粮食产量的增加,长期收益就是人口快速增长。

    其他各种铁制工具的推广,让社会各阶层都受益。

    铁产量上来了,铁制工具的价格自然就走低,但对于许多平民来说,因为囊中羞涩,依旧舍不得买铁锅。

    所以为了让百姓都用得起铁锅,周国采取“双价格制”,靠着高价(相对)对外出口铁制品,以此获得的丰厚丽人,来补贴在国内亏本销售铁制品造成的亏损。

    铁产量暴增带来的利好,可能要到数十年后才能全部彰显,宇文温觉得自己等不到那一天,但现在一定要打好基础,为了刺激铁产量进一步增加,所以要继续发展铁制品出口贸易。

    最好能发展到年出口铁制品一千万斤的水平,以此带动国内铁器普及,那时候的周国,若能做到百姓家家都有一口铁锅、一把菜刀该有多好。

    百姓家里有菜刀怎么了?怕人家拿着菜刀造反?

    宇文温经常这么问儿子,他认为普及铁制品是社会发展的必要基础,所以没必要防这防那的,还要让儿子们意识到铁制品出口的好处,不要日后被人忽悠,觉得搞禁售铁器才是正道。

    周**队有了火器,没必要担心周边番邦买铁形成严重威胁,相反,他认为靠着外贸才能确保较高的行业盈利,进一步刺激铁产量增长,带动其他行业发展,进入良性循环。

    世界那么大,物美价廉的周国铁制品,一定会有不错的销路,那些无力大规模冶铁的番邦,就是一个个饥肠辘辘的食铁兽,什么铁制品都要。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铁锅。

    一口铁锅销往海外,对于制造商来说是数倍的利润,卖得越多,赚得越多,铁钉亦是如此,这样的利润足以让矿主和冶主们激动万分,由此增加的税收,也会让朝廷满意。

    朝廷要增加收入,与其不断加税、盘剥国内百姓,还不如扩大外贸,从外国人身上赚钱,这也是宇文温要灌输给儿子们的观念。

    见着时间差不多了,宇文温不忘交代:“唐山冶现在铁产量不怎样,但你不要小瞧,那地方大有可为,努力几年,一定会大变样。”

    “有铁冶自然有军器监,你是宗王,过度干涉军器监事务不好,有‘瓜田李下’的嫌疑,所以若对铁冶有什么改进建议,向朝廷上书,一定要按制度来。”

    “虽然海东三国买了铁锅、铁钉去,大部分都是熔了锻造兵器,但不能因此就弄劣质产品外销,口碑一旦砸了,想重建就很难,你是方镇大员,多派人抽查铁制品,省得有人偷工加料中饱私囊。”

    “还有,那....”

    宇文温话还没说完,窗外传来哭喊声,他循声望去,却见御苑里似乎乱起来。

    宇文维民和宇文维礼此时正在御苑里玩耍,宇文温顿觉不妙,快步走了出去,宇文维翰紧随其后。

    宇文维民和宇文维礼今年都刚满十岁,得各自母亲心疼,要是出了什么事,宇文温都不知道陈和尉迟明月会哭成什么样子。

    他有些担心,来到花园里,见着宇文维民和宇文维礼哭丧着脸,身上却没什么伤口,宇文温松了口气,问道:“怎么了?”

    两个小家伙似乎受了惊吓,咿咿呀呀说不清楚,带着弟弟们玩耍的宇文桂英,惊魂未定的指着旁边铁围栏内一头动物,有些害怕的说:“它...它..它把黑旋风吃了!”

    “嗯?黑...旋风?”

    宇文温闻言纳闷,他不知道‘黑旋风’是什么玩意,看向围栏内,却见铁栏杆内那毛色黑白相间的动物,正是蜀地进贡的食铁兽(熊猫)。

    这蠢萌蠢萌的熊猫此刻坐在地上,嘴里咀嚼着什么东西。

    嘴角沾着些许血迹,看来吃的是动物,而不是竹子。

    “阿耶!这食铁兽不是只吃铁和竹子的么?它怎么把黑旋风给吃了啊?”

    宇文维民哭喊着,抓着宇文温的衣襟不住摇:“我养的黑旋风啊,好不容易养大的!”

    “啊....”宇文温想起来了,‘黑旋风’是宇文维民养的宠物竹鼠。

    他差点想说“节哀”,但好歹把话吞下去,慢慢问清楚缘由。

    宇文维民和宇文维礼刚才在看食铁兽,本来投喂竹子喂得好好的,结果竹鼠‘黑旋风’从宇文维民手上跳下地,溜进围栏里,被那食铁兽一巴掌拍死,然后往嘴里放。

    宠物就这么被吃掉,把宇文维民和宇文维礼急哭了。

    “没事,没事,再养一只就好了...这食铁兽,怕是和那黑旋风是前世冤家....”

    宇文温忽悠起儿子来,让儿子以为宠物竹鼠“黑旋风”被食铁兽吃了是“前世注定”,然后让宇文桂英带着两个弟弟转到别处玩耍。

    随后,他看着围栏里蠢萌的熊猫,开始琢磨接下来要如何处置。

    这熊猫是公的,孤零零一个,宇文温觉得总不能再抓只母的过来作伴,在宫里养一辈子的话花费不菲,所以觉得还不如运回“原籍”放生。

    宇文维翰在一旁看了看,觉得这被父亲命名为“熊猫”的食铁兽颇为有趣,但有一事不明,便问:“父亲,这食铁兽名为‘熊猫’,可怎么看都更像是熊而不是猫吧?“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