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山蝴蝶 > 153、番鬼佬三蚊4
    驾驶室坐着个黝黑的男人, 睫毛浓密, 讲广东话和英文, 像是澳门来的,却是个混血的英国警探——女孩们又猜错了。

    他似乎是叫约翰还是麦克, 淮真不记得了。上车他打过招呼,便谁都不理,兀自看窗外, 自己生自己气。

    两人聊天也隐隐飘了几句进耳朵里:

    “热吗?”

    “一会儿回饭店换身衣服。”

    “女士也穿很多。没摸清香港天气?”

    “她……”西泽转头看她, 牛仔裤与力士鞋之间, 衬衫往上,皮肤白得离奇,像是第一天来热带。额头上涔了汗, 不知为何穿这么多,不肯换,也不肯理他。转头又问麦克,“哪里买得到女装?”

    麦克大笑, “浅水湾?应当买得到游泳衣。”

    他低头沉思。

    麦克又说, “我叫瑟蕾丝汀带几件来。”

    西泽沉默着,不知不觉朝她靠近,坐到后座中间,看向前窗外露出的海, 突然微笑起来。

    淮真也觉察到他笑了,但不知他笑什么,只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了。

    浅水湾饭店从海湾上冒出头时, 早他们十五分钟从宾舍出发的浅水湾巴士也才从丛林背后钻出橙红的影子来。

    麦克走了快捷通道,先于巴士在一条干净的碎石道前将他们放下来,立刻有穿白制服的仆欧从过人高的蕨类植物背后走出来,带麦克去停车。

    穿过道路两侧密密丛丛的绿意,碎石路尽头停着淡鹅黄色的房子。跟在他背后穿过昏暗走道,楼道间陡然开阔起来的窗户,树荫罅隙里头都是澄澈的天和海。香港的夏天绮丽漫长,早春蝉噪隐藏在饭店周遭的树丛里,掩盖住沙滩上男男女女的西崽们的**。

    陡然转过长长梯道,三二一号房门打开,哗!房间里三面窗户都是亮蓝色的海。

    早餐桌上的不高兴劲霎时间消失无踪,她看得目不转睛,惊叹出声:“好漂亮!”

    到底是全香港最贵的饭店,穿白制服的仆欧托着银盘从走廊渐次经过,身量气质大多都比中环的西崽高上几等。

    趁他们上楼时,麦克已经叫人送了女士的衣服过来,姜黄的无袖长衫,女学生常见的式样,只是旧的。

    峡湾里有风,却也比别处更闷热,光上一趟楼,衬衫已整个汗湿,鬓边碎发也已经黏在脸上。西泽让她换短袖,她不肯,从绣了香港大学校徽的黑蓝色布书包里摸出早餐锅里偷渡来的两只鸡蛋,兀自低头剥壳。

    他往屋里走,一边脱掉上衣和衬衫,解开皮带扣,连带裤子一起扔到椅背上,全身徒留一条内裤,躬身掀开沉重的行李箱,从里面翻找出一条红色短裤穿上。

    一背过身,见她坐在床边不错眼的盯着自己,不知是观赏,还是在走神。

    淮真当然在看他。只穿了一条短裤,下头是修长小腿。细腰瘦臀平胸,光滑的浅色肌肤,隐没的肌理,随动作隆起的线条……她也确实在走神,回忆着它们在自己手心里的触感,她知道摸起来有多结实。

    他很漂亮。但一想到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像刚才上楼道,还不忘回身多看他几眼的金发澳门女郎一样。还有早餐桌上女同学的反常,莫名令她嫉妒。

    那种瞩目,她是做不到势均力敌的。

    不留神间,那双窄长的脚已经停驻到她跟前。陡然回过神,将她吓了一大跳。

    更吓一跳的是,他一靠近,躬身就来解她衬衫扣子。

    她缩成一团,大声抱怨,想讲一句“光天化日之下”,英文她不懂讲,广东话他也听不懂,好容易琢磨出一句,气势衰减只剩下一成——

    “太阳那么大,你想干什么?”

    他笑了,也很纳闷,“是,太阳这么大,你不怕中暑?”

    紧接着,根本来不及反抗,她像一只蒸熟的虾,三下五除二被食客剥掉了壳。

    太阳光有点晃眼,低头去解牛仔裤腰时,他才终于回过神,觉察到她热到背心湿透也不肯脱掉长袖长裤,只是因为身上斑驳密布的吻痕。

    她更加不想搭理他,拿被子将自己兜头罩住。

    看她这样,他莫名喜欢得不行,钻进被子,搂着她不让动弹,却像做游戏,吻从眉心沿着鼻骨下来,快碰到嘴唇时被她推开了。

    他不管,接着往下,像只饿狼。早已光溜溜的躯体,不给他设任何阻拦,吻落到肚脐,窄紧小腹,掰开腿。

    腿缝儿给他昨晚折腾的还没缓过来,一用力便不由自主打着颤,于是她慌忙抵抗了一下。

    他又折返回来,趁她毫无防备以吻封缄,不留神,手沿着棉裤边缘滑进去。

    一点喘息机会也不给,她被上下其手弄得呜呜哀叫,不剩多少劲的腿儿在被子上乱蹬了一阵,没一会功夫,两双脚便无处安放,用小腿,用膝盖,毫无章法地去蹭他的大腿和腰。

    深长的吻里,呼吸都时断时续,更也没力气呜咽,只无助的抱着他手臂。

    一阵窒息里,脚趾攥着一层床单蜷缩起来。

    他抽出手,一股咸腥味在屋子里漫散开来。

    她脸颊泛红,不知是余韵未消,还是被自己身体的气味刺激到,觉得有点羞耻。脸埋起来,靠在他胸前大口喘息。

    他在她额头上亲了两下,伸手将她兜进怀里。

    两人躺在一块儿,望着天花板上,被玻璃窗隔得整整齐齐的三扇阳光。

    一时沉默,她醒过神来,想起什么,问他,“饿不饿?”

    他看了她一会儿,“刚才不,现在有点。”

    她想了想,“露西有请你吃早餐?”

    他接着说,“不是那个。”

    她想起他手仍脏着,起身,将床头剥好,搁在茶杯里的卤蛋掰成两半,塞进他嘴里。

    后半段的话给他噎没了,长着嘴艰难嚼大半颗鸡蛋,只能笑。

    见他吞了几口,她接着将手头剩下的喂给他吃,又就着他胳膊躺下来。

    充盈了阳光的屋里,蝉鸣叫从纱窗漏进来。

    两人无声的对视了一阵,她突然想起一件事,“你第一次送我回唐人街以后,我家人都以为,这个小女孩,年纪这么小,失贞给一个白人,还得感激他救了我,真可怜……我姐姐还特意来安慰,想使我觉得,和男孩上个床,在美国并不是什么大事。”

    他知道她没讲完,“接着呢?”

    “接着叫我打工还债,早点同你断了瓜葛。在唐人街做季家女儿,念书,工作,一样可以过得自在。后来第二次去你家,一整夜没回去,早晨六点到家,家人都没睡。本来会挨骂,见我一路哭着回家,以为你将我抛弃,便又什么都没讲,以为你离开三藩市将我抛弃。”

    他莫名抓错重点,“哭什么?”

    第一次刚搞懂自己为什么心旌神摇,却只能被迫接受立刻永远失去他,怎么会不伤心呢。

    但她故意说,“我不知道。”

    他敲了她脑门一下。

    她揉了揉额头,接着说,“你走之后不久,民主党突然赢了,撤销了克博法案。他们怕我伤心,四处托熟人牵线搭桥,着急给我相亲,一个暑假相看了好几个有为青年。”

    “陈少功。”

    “你怎么还记得他?”

    “还有唐人街中餐厅的儿子。”

    淮真有点哑然,总算悟出了,这记仇鬼记忆力出奇的好,再也不要得罪他。

    他想起什么,笑起来。

    接着又说,“难怪,飓风那天,我去找你,你家人开门见是我,很客气的请我离开,原来是生气。”

    她没听过这回事,也猜得到。

    接着又说,“在唐人街第二天,就听了个道理。‘欠了情,一辈子也还不清。’几月前我才想明白。”

    也不知她讲明白没有。

    “那你欠我什么?”

    她想了想,贴着他额头,悄声问,“我欠你一份生日礼物?”

    他拷问道,“你有祝我生日快乐吗。”

    “你说了谢谢。”

    他沉默了,手臂猛地收紧,用力让她贴得更紧。

    懊丧的叹息仍旧让她捕捉到。

    她接着说,“从南洋回来,我煮个鸡蛋面给你吃好不好?中式的,据说吃了可以长命百岁。”

    他说好。

    陡然响起的敲门声,将两人都惊了一下。

    她伸手扯过床上那件姜黄的裙子,但来不及了,连人带衣服被他一块儿塞进被子里。

    西泽说,“门没锁——”

    听到门锁响动,她飞快在被子里套上衣服,从被子一头钻进厕所整理了一下自己。

    衣服不知为何有点宽大,无袖长衫长过小腿肚,露出雪白一片前襟。

    她想起沙滩的太阳,对镜子照了照:身上红痕没消,但没关系,也没人认识自己。

    看到她出来,麦克表情很甜腻,“嗨,甜心,打扰到你们没有。”

    麦克已经换了条沙滩裤,怀里搂着个女郎:蜂胸蛇腰,匀称的腿包裹在丝袜里,一双高跟更腿型细长,戴着浆洗过的荷兰帽,身高简直和麦克相当。

    女郎大抵就是在车上时提及的瑟蕾丝汀,一睹真容,淮真立刻明白西泽在车上为什么笑。

    难怪衣服宽大过头,要是穿到主人身上,不知多婀娜性感。

    麦克和西泽在走廊上说话,没瑟蕾丝汀什么事。她只好走进来邀请她下去沙滩上玩。

    她一头金发,英文口音竟也是海峡殖民式的,大抵是从澳门过来的葡萄牙人。学着麦克叫她“甜心”:“甜心,一起下来海滩上么?那里有杜松子,马提尼和威士忌,可以和冰镇姜汁汽水的做的鸡尾酒。”

    她犹豫了一下,请教道,“有橘子汁吗?”

    “当然。男士们有一些明天去星加坡,一走数个礼拜,”她笑了,走进来拉她手,“来吧,陪大家一起玩一会儿。麦克和西泽很快就下来。”

    她想起两周后的考试,还有昨天教授的警告,从书包里摸出图书馆借来的李尔王和课堂笔记,才肯跟她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等不及更新的不用等了

    正文已经完结,这只是读者点的“想多看点小两口香港日常”

    属于不定时的小小福利,没啥剧情点可言

    想看就看,不看也罢,更不影响正文剧情

    今晚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