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芩夏,今年17岁,性别女,爱好无,七岁后的我,是为了父母而继续活着的。

    “妈妈,我还要吃麦芽糖~”七岁的我最喜欢吃麦芽糖,总是向母亲撒娇来讨糖吃。

    “不行哦,小晞,你已经吃了很多了。乖,去玩吧,妈妈要去和爸爸谈论事情了。”

    我故作听话的样子,点了点头,看到母亲走到客厅后,悄悄地溜进厨房,寻找我的挚爱。

    认真找糖的我,由于太过专注,没有注意到客厅传来的吵架声……

    正当我沉浸在“甜蜜的喜悦”中时,花园里出现一片亮光,映红了整个落地窗。

    哇,好漂亮啊!

    我抱着手里的糖,激动地跑到客厅,将一脸愁容的母亲拉到窗前,眨巴着眼,问:“妈妈,是有人在园子里放烟火吗?”

    母亲望着窗外,目光呆滞。

    突然,她抱起我,跌跌撞撞地跑向客厅,“一定是他来了,怎么办!”

    父亲坐在地上,一身颓废的气息。他吐出烟圈,怏怏地说:“我们逃不掉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被我视为英雄的父亲不像自己的样子。他不停地抽着烟,不停地咳嗽。

    母亲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抱着我跑向书房。她用力向右推动书架,直至被掩盖的墙壁上出现一个黑漆漆的洞。

    母亲将我放下,俯身亲吻我的脸颊,微笑着说:“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去,一会有人来接你。无论怎样,一定要活下去。”说完便摘下自己的吊坠,温柔地戴在我的脖子上。然后将我塞入暗洞中,又吃力地往回推动书架。

    不知为何,当感觉到眼前光亮在逐渐消失,我的身躯不自主地开始颤动。心脏处,传来微小的疼痛。

    终于,伴随着“咔”的一声,我彻底处于黑暗之中。这里的空间很大,但黑暗如同深渊巨兽,撕扯着我幼小的心灵。

    我极力克制住内心的恐惧,双手握住胸前的吊坠,在脑海中一遍遍回忆着母亲对我说的话。仿佛这样,会给我带来一丝勇气。

    突然,外面传来东西被砸碎的声音,。正当我打算出去时,想起母亲的话,便坐在地上等待着。

    声音停止了。

    过了几秒,又传来墙壁倒塌的声音,“轰隆――”。

    我握紧手中的吊坠,拼命地告诉自己要听妈妈的话。我不能哭,要乖乖地在这里等着别人来接我。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身边还是一片黑寂。

    这一刻,内心的防线全部溃败,我蹲在地上,抱膝哭喊着:“妈妈,你在哪,我害怕。”

    “你们是不是不要我了,我再也不偷吃麦芽糖了,再也不跑出去玩了,我不要一个人在这里,呜呜呜――”我小声呜咽着,泪水从脸上不断滑过。

    良久,我站起来,摸索着,感受到了头顶上方传来的灼热。突然,一双冰冷的手攀上我的后脖颈。

    我转过身,眼前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他一只手提着小洋灯,另一只手,向我伸来。

    年幼的我鬼使神差地牵住他的手,任由他带着我不知是往哪里走。

    许是眼部适应了黑暗,在朦胧灯光的映照下,我只能看到他脸部的轮廓与眼睛。这双眼,真美。似夜空里最闪耀的星。

    “我来接你,之后我会把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他的声音很好听,像融化千年冰封,拯救了迷茫中的我。

    “我父母呢?”

    他没有回答,只是将我抱起,继续向前走。

    不知为何我有些困倦,缩在他瘦小的臂弯中睡着了。醒来时是在一辆车上,天早已亮了。

    他发觉我醒来,轻声询问:“要不要回家看一下?”

    我点点头。

    他带我来到一片废墟前,告诉我,这就是我的家。

    眼前的残败,让我恍如隔世:院子里的欢声笑语不在了,园里美丽的花朵也早已焦黑,只剩下残砖断瓦,它与记忆中的样子毫无瓜葛。可是远处的路标表明,这确实是我的家。

    少年还说,我的父母是被人害死的,他们放火毁了一切。母亲提前通知了他,让他带我走。

    满山红叶,尽是离人眼中血。

    他说:“等我长大了就帮你找到杀害父母的凶手。”

    然后将我带到了一个陌生却安全的地方,在那里,我学会了保护自己。

    只不过七岁以后,我再也不喜欢吃麦芽糖。

    再也不敢关灯睡觉。

    再也不是曾经那个我了……

    ―――――作者の分割线―――――

    没错!这就是芩夏小时候的故事,还没有更完哦~要记得继续关注!

    至于少年是谁,答案已经很明确了吧?(坏笑)

    emmmm为什么芩夏被母亲唤作小晞呢?请看下回分解。